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贱与欠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10日

《贱与欠》最新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倾玖echo小说

贱与欠

作者:倾玖echo分类:重生小说类型:相爱相杀

狐妖谛听来到了人界,选择了妖警这个职业,每次都拼了命地去平复各方大妖怪惹出的麻烦。与此同时,使谛听对自己过去的记忆愈发好奇,直到记忆彻底恢复的那一刻。他还能到达自己渴望的死亡吗。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值得去相信。一切都该重新开始了。比如我和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 严毅

(有没有听到打脸的声音,没错这章还是第一人称。)

“什么?为什么?”胡媛媛从厕所出来后又接了个来自飞哥的紧急电话。

“行行行……真是服了……”胡媛媛极其不耐烦。挂了电话后,她把目光转向我。

“哎,飞哥让我让我带你四处转转,想去哪?”

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并且狠狠佩服了自己的这位同事。“都行,反正我哪也没去过。”

“哎呀,忘了,”胡媛媛一副老年痴呆的样子,“那咱们先去酒吧?”

“我都行啊,反正我哪也没去过。”我无辜耸肩。

“走走走。”

地下二层。

酒吧里处处散发着文艺的气息,紫色的窗纱随风飘荡,马赛克风格的黑白的相间的墙壁,深沉而高贵。

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呢。我在心里默默想着,同时悄悄咪/咪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再往里一拐,看到了吧台,里面有个酒保在细细擦这杯子,他的旁边,有一个摇椅,上面躺着个用报纸遮住脸的男人。

“这谁?”擦杯子的男人看起来并不友好。

“这位是我们新来的同事,谛听,人家可是狐妖,你嚣张个屁。”胡媛媛跟这个人说话时就换了种更欠的语气,夹杂着嘲讽和白眼。

“这位是周三金,那位看报纸的是张一波。”胡媛媛转过头,向我介绍道。

我立马反应过来,乖巧道:“你好,我是谛听。”看着这货不亦乐乎地擦着杯子,也没个要握手的意思,所以我也就没动手。

“你也别嚣张,胡二蛋。”周鑫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谛听的问好。

“滚你/妈的。”胡二蛋愤怒怼回,又看向另一边,“哎哎哎,张一波!叫你呢。”

那个名叫张一波的男人终于露出了掩盖在报纸下的脸。

其貌不扬,但给人一种亲切感。

“哎呀,抱歉抱歉,我耳朵不好,”张一波的眯/眯眼看起来很友好,“你好啊,我是张一波。”

“你好你好。”我看起来很规矩。然而看到他的脸,心里却感到很不对劲,尽管表面渗漏不出一点异常。

不适感。

就像,你在一个屋子里,啥也没干,但屋内所有人都在盯着你。

你懵了。问别人的话,他们也只是说不知道。

你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诡异的懵,诡异的怕。

我略带紧张地咽了口唾沫,有点想拔剑的冲动,但我知道以我目前的状态肯定干不过他。

冷静,要收敛。我只好继续面不改色

“来这里什么事啊?”周鑫嫌弃道。

“怎么,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胡媛媛调侃道,颇有调戏良家妇男的感觉。

周鑫则作势要扔抹布给她,一旁的张一波则嘿嘿一笑。

“哎对了,我想来问问,就那个商场爆炸案,怎么样了,是不是要交给咱们了。”胡媛媛一脸不正经,不像关心案子,更像是聊八卦。

“我怎么知道。”周鑫专心致志地擦杯子,似乎一点也不关心这些“八卦”。

“嗯,好像是快了。”张一波悠悠道。

“快要抓到了?”我突然问道。

“不是啦,是快要交给咱们了。”张一波黑框眼镜后的眯眯眼里含着笑,“这次似乎有些危险呢。”

呵呵,有些危险,都他妈交到总局了。

“要不咱们去现场看看吧。”我愉快地提议道。

“行啊,咱们现在就去?”胡媛媛立马来了兴致。

“但我还得回趟家,我还没和那谁说呢”我这时才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又没车又没房,连西北风都喝不了。

“好吧,你住哪,我送你?”胡媛媛歪着头看着我。

空气似乎凝滞了。

“卧槽,我住哪儿来着。”我发出的声音和我看向窗外的目光一样呆滞。

气氛顿时尴尬。

十分钟后,我摊在了胡二蛋宝马的副驾上,目光淡定地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树。

“吓我一跳!我以为你们同居了呢!”胡媛媛发出狂野的浪笑。

“扯淡呢,田谛在这里有N套房子,就算我把这套炸了对他没啥影响。”我的眼神飘出窗外后就再没收回来,脸上面无表情,这样看起来应该会比较文静吧……

人类好像和青丘的那帮狐狸的生活差不多嘛,赚票子,找妹子,生孩子,过日子。

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呢。

“到了,”胡媛媛把车停到了路边,“额,我能你问问你和田谛什么关系吗?”

我相当自然地下车,巧妙地绕过了这个问题,顺便装聋。

“啊?你刚才说啥?”我把车门一拍,回头一脸疑惑地透过车窗看她。

“行了行了,你去吧,在12楼,他在电梯口等你。”胡媛媛摆了摆手,放弃了刚才的问题。

“明天去勘察现场?”

“嗯,我还来接你吧。”

“你怎么联系我?”

“到时候再说,反正有办法。”

胡媛媛开着宝马扬长而去。

上楼后,我终于看到了已经不慌不忙的田谛,这只骚包狐狸居然还正经地穿着西装。

嗬,穿这么帅,又去勾引谁啊。

这话如果说出来,恐怕我的脑袋就掉了。

“干什么,穿这么正经,约会?”我换了句正经点的话,随意地对他说。

之前我那隐隐约约的一股流氓气息立马嚣张了起来。

“有事。”田谛话也不多,直接进屋。

“那边是你卧室,其他的你自己看看,哪天给你搬两箱泡面。”田谛照着镜子,整了整自己的领带。

今天这货走的是霸总路线?

霸你妈呢霸,我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有什么注意事项吗。”我随手拿了包中华,抽出来点了一根。

“没有,但你要是把房子炸了,那你就死定了。”声音一如既往的无情。

“嗯。”我已经靠在沙发上走神了。

“别抽太多烟。”

“你这是在关心我的肺?你是做器官/买卖的吗?”我眯着眼,愉悦地吞云吐雾,透过烟雾看着他。

“并不是,”田谛转过头来,生硬地说,“贵。”

我觉得手指间的中华突然就不香了。

"别死在这里啊。"田谛摔门走人了。

这房里放空了最后一丝温暖的“人气”,留下了一只怪物。

我惬意地在沙发上闭眼小憩,直到想打哈欠时才回过神来,当我再睁眼时,映入眼帘的已经是落日的余晖了。

这样的夕阳好像吐血了哎。

我热过剩饭,吃饱喝足后,天已经全黑了。

又一场游戏落下幕布。

我流着口水倒在床上睡觉前也是这么想的。

人类的生活,也不过如此。

第二天一大早,胡媛媛兴致勃勃地出现在了我卧室门口,热情洋溢地疯狂拍打着门,说道:“快点儿起!太阳晒屁股了!”

“晒你妈呢晒... ...”

十分钟后,我打的哈欠像加特林里的子弹一样多,仔细回想着刚才是怎么忍住没杀了她的,呆滞的眼神从车窗已经飞出这辆宝马了。

话说为啥田谛会把钥匙交给她啊!

“喂,你早饭没吃呢吧?”胡媛媛倒是精神饱满,把车停了下来,愉悦地补着妆。

“你说呢,你他妈这么早把我叫起来,差点把房子拆了。”我没精打采道。

“那我给你随便买点咯。”胡媛媛准备去不远处的小摊买点早餐。

我打了第N个哈欠后,把手臂盖在紧闭的双眼上,最后一次警告她:“你,下次再这么欠,老子跟你同归于尽。我说明白了吗?”

然而这货居然拿关门声回应我,假装没听见。

靠,学我昨天那招?我气得差点把昨天的剩饭吐出来。

“来来来,吃吧,别生气了。”胡媛媛扔给我一个手抓饼和一杯豆浆,顺带骚包一笑,“奢侈版的。”

我的肚子不争气地呼唤着手抓饼。

淦。

手抓饼下肚,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

“下车,到了,这里应该就能感受到了,”胡媛媛还戴着墨镜,率先下了车,环视着四周的人,“没想到这么冷的天,来逛街的人还是络绎不绝啊。”

“嗯,能感受到了,树妖是吗?”我也下了车,尽情呼吸着寒冷的空气。

“是啊,人家还很自信地说要把庆华炸掉。”胡媛媛倚着车门,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我们就在这座名为庆华的商场附近,上次被炸掉的也是一座大商场,叫尚云,在千州市的西边,占地面积还挺大,人也多,上次不过只被炸掉一部分,但那也算骇人听闻了。

这次的庆华在南面,难不成那小子要把东南西北人群密集处炸个遍?我们总局也在东边,他胆子应该没那么大吧... ...

但如果他要同归于尽... ...那就真的很难说了。

不过,人家到底炸不炸还不一定呢,我他娘在这里瞎想啥呢。

正想问问胡二蛋同志的意见,发现这货已经不见了。

我四处张望,发现她向远处的一个女孩走去。

胡二蛋上前走去,拍了拍那人肩膀,又转过身招呼着我过去。

“来,这位是王艺霏,我们的御用医生,专治感冒发烧。”胡媛媛骄傲地说,“对了,她是蛇妖哦。”

“放屁,我是妖力鉴定员。”爆起粗口来也是像我们一样熟练。

王艺霏转过头来看着我。

她那略微稀疏的头发染成了前卫的灰蓝渐变浅紫色,皮肤白到发光,一对魅惑的桃花眼还戴着美瞳,樱桃小嘴涂着精致的口红。

这么妖媚的脸上偏偏停留着冷淡无比的表情。

这位活脱脱一个青春期的不/良少女,却还在做着这么危险的工作。

我绅士地和她握了握手。

“这位帅哥是我们新来的同志,叫谛听,他是狐妖哦。”胡媛媛介绍道。

“嗯,”王艺霏微微点头,喝了口奶茶,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就被奶茶给呛到了。

“帅哥……”她淑女地擦了擦嘴角。

“呵呵呵呵……”我无奈尬笑。

“哎!你怎么在这里啊?”

“你呢?”

“我带新人来看看现场。”

“我也是。”王艺霏言简意赅。

“这样啊,我原本以为你是因为某位法医来的呢,他好像也在附近哦。”胡二蛋再次露出了那种流氓的表情,对着不/良少女猥琐地挑眉,看起来变态程度居然和我差不多。

“你怎么知道他在附近?”王艺霏默默喝着奶茶。

“他发了朋友圈说带新顾问来现场逛逛,按说你不应该是他的特别关心吗?你不知道?”八卦的表情在胡二蛋的脸上大放异彩。

“吃屎了你?来调戏你爹?”王艺霏冰冷的声音,配合着“你找死”的眼神。

二蛋同志微微一笑,迅速逃离现场:"我去买奶茶,你们在这里等我哈。"

好戏没看够的我意犹未尽,悄悄瞄了眼面前的少女,莫名想起了昨天的那位蛇妖小姐。

对啊,这两个都是蛇妖,为什么不问问呢,说不定她俩是亲戚呢。

“小王同志,你有认识的蛇妖来总局面过试吗?就最近。”我一本正经道,立马收住了刚才看戏的表情。

小王同志抬了抬眼,幽幽/道:“没有。蛇妖像我这样来人界工作的,还这么奔放的,已经不多了。”

我尽量不露出惊讶的表情,但我还是难以相信这位冰山脸同志和奔放有关系,于是我若无其事地回道:“哦,这样啊。”

这时,两位小哥走了过来,走在前面的那位小帅哥拍了拍王艺霏的肩膀:“你也在这里啊,好巧。”

淦,这还没过三分钟呢吧,又来一个搭讪的?还带着僚机?这位少女还真是男女通吃啊。

“哦。”王艺霏倒是没那么惊讶,表现得相当平淡,抬头才看见后面那位沉默的男同志,“这位是?”

“哎,这位是我们新来的顾问,严毅。怎么样,没我帅吧?”那位信心满满的男的,应该就是特别关心王艺霏的法医了吧,那后面这个就是朋友圈里的新顾问?

我也抬了抬头,才注意到了这位严顾问的盛世美颜。

这位美男子自带“贵气”,像一个富家公子哥。白皙得恰到好处,搭配上那双携着柔和气息的魅惑众生的丹凤眼,一张抿紧的淡红色薄唇,站在人群中,绚丽无比。

但是,为什么好看的人脸上都是这种冰山表情?特别是这种好看到让人移不开眼的大帅哥,冷淡的神情居然增加了他的魅力,为什么会这样?

冷淡和柔和,莫名和谐?

“严毅。”帅气的顾问冷淡道。

两位高冷的俊男靓女象征性地握了握手,两人都相当随意。

“你和人家没法比好吧。”小王同志翻了个白眼。

“咳咳,就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自信哥把好奇的目光转向了无辜的我,“这位美女是?”

我的笑容在他说“美女”是僵硬了一下。

“人家是帅哥好吗。”王艺霏悄悄提醒,自信哥笑容僵住。

“你也是新来的?狐妖?”严毅清澈而又成熟声音传来,漂亮的眼睛看着我的脸。

还没来得及回答,胡媛媛已经王者归来了,看见我们旁边的两位,调侃道:“呦,冯法医还带着僚机呢?”

然而抬眼看见人家长得帅,胡媛媛的流氓式笑容和提着奶茶的手同时僵住,逐渐花痴化。

“这,这位帅,帅哥是,是… …”胡媛媛的结巴猝不及防,眼神锁定人家的颜值。

“我们的新顾问,严毅,”冯法医自豪道,瞅了瞅我和胡媛媛,“怎么,你也带新人‘参观’?”

“啊,那个,这,这位是我们新来的狐妖同志,谛听,来,认识一下。”胡媛媛好不容易收回花痴的目光,顺便控制住自己的蠢蠢欲动的手,向严顾问说道,“你好,我是总局的干部,胡媛媛。”

帅哥再次随意地握了握手,随后再次把目光投向我。

“我是隔壁警局的法医,冯熙炀,你好。”法医同志露出阳光的笑容,但眼神还是忍不住瞟向王艺霏。

令我没想到的是,那位沉默寡言的大帅哥率先伸了手:“你好,我是严毅。”

我只好把没准备好的手伸了过去,和他握了握。

嗯?为啥感觉这货特别用力?

我一抬眼,正好撞上他那直白的目光。

“你好,哈哈哈哈哈.....”我尬笑,想起了刚才冯法医刚想握手却被打断的尴尬,并且默默把眼神移向别处。

观察了其余三人的表情后,得,三个人同款尴尬。看来都感到了大帅哥对我“特别”的热情。

就好比在一块完整白布上,突然绣上了一针鲜艳的红,让人不禁感到惊讶,不知是失误,还是特别设计。

“一见钟情?……”胡媛媛很小声地说,但我还是听到了。

心脏抽了一下,又是这种感觉,就是深不可测。

这他妈不是一见钟情好吗?

他想干什么,目的性太强烈了,起码是我感受到的。

还有他的力量,虽然他是人类,但这和我干不过他并不矛盾。

恐惧感。希望畏惧的光没有蔓延到我的眼神里。

绝对不是我太警惕了。我的心脏跳动的节奏似乎变得奇怪了。

凭什么?针对我?热情你妈呢.....

大脑差点就死机了,是害怕的缘故吗。

我的面部表情依旧控制得很好,一副尴尬而又腼腆的样子。

“不是要去现场吗?上车,走呗。”胡媛媛突然反应过来,迫不及待地邀请帅哥上车。

不知不觉,我已经再次坐上了副驾。车已经上路了。

那货坐在我后面?我的屁股不自觉地挪了挪,手也稍微抓了抓外套,后背紧紧靠着椅背。

不适感又来串门了。

“晕车了吗?”好听的男声从我身后传来。

莫名希望这话不是关心我的,但是答案已经摆在我面前了。

我的眼神瞟向后视镜,迎上的却不是那所谓“暧昧”的目光。

而是伴着一声爆炸声被火焰吞噬的,远处的华丽建筑。

庆华真的被炸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