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无良的血灵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11日

《无良的血灵》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锦T著

无良的血灵

作者:锦T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恋爱

他的到来改变了我的一生。他是谁……当然是“血族之王”我可爱的女仆,让我尝尝试一下你的鲜血吧!    不要啊……呜呜呜甜蜜爱恋群:673588381...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刚刚起床,初翼提着软剑走出卧室准备下去晨练,门口两个身穿印有“夜曜万岁”字样黑色T恤的男孩,毕恭毕敬的鞠躬向他问好。

“教主万福!”

“教主万福”这几个字恶心的初翼鸡皮疙瘩瞬间爬满全身。他有些无奈的挥挥手算是回答,之后大步向楼梯走去。

“啊!教主大人好!”

“教主大人贵安!”

“教主吉祥!”

“教主殿下万岁万万岁!”

“教主洪福齐天

从三楼走到草坪这一路,初翼起码听到了十来种不同的问候词,听得他脸上黑线条条。

本以为熬到出了城堡后就能安静练剑了,岂料一出门他就一眼看到面前有百十来号身着太极服专心练剑的少男少女。

“安宁哈塞哟,教主!哇!你看我们的教众多崇拜您啊!您喜欢什么他们就迎合您的爱好学什么,真叫人感动。”

艾新悄无声息出现在初翼背后,深情地赞美着那些孩子们。

瞥了艾罗的哥哥一眼,初翼有气无力的回答:“绝对是你为了骗学费才教唆他们去学剑的。”

“哈哈!瞒不住教主您哪!不过我对于您的尊敬可是发自内心的哟!对了,教主大人……”艾新突然笑的有些谄媚,“您女儿兰西娅呢?”

没等初翼回话,艾罗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大概在房间看书呢吧。喏,可乐。”

艾罗把一罐冰可乐丢给艾新,用眼神威胁他赶快消失。

他们兄妹的默契让艾新一眼就看出了艾罗嫌他碍事,艾新意味不明的撇嘴笑了笑,转身向楼上走去。“那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去找兰西娅聊天。”

“把赚到的六成钱分给我我是很高兴,不过你能不能叫那些人把问候语统一一下?我一路走下来,稀奇古怪的各种问候语听得我头都大了。”初翼揉着太阳穴,皱眉向艾罗抱怨。

艾罗点头:“嗯……我也察觉到这个问题了,明天上课的时候统一一下。”

“上课?”“主要是学习并熟记教主您叱咤风云的光辉历史。”

“……骗子团伙。”初翼嫌恶的叹息,抬头仰望着星空。

艾罗也跟着一起抬头看星星,嘴角勾起一抹狡诈的笑:“我们的收入里你现在占大头,就算你不愿意……你也已经是骗子头目了。”

“啊……看来我又被你算计了。原来是靠拉我入伙来堵我的嘴,你完全了解我不喜欢亏欠别人的本性,这样一来你就更容易操控我了,高明。”伸出手大力揉着艾罗的头发,对被她算计已经习惯到麻木的初翼没做出什么过激反应,只是用揉她头发的力度来宣泄他的愤怒。

“不要揉了,变秃头怎么办?!我可是堂堂‘夜曜夫人’啊!你摧残我也是在拉低自己身价……”

拍掉头上的大手,艾罗不服气的嘟哝。

“教主夫人?”初翼斜眼瞪她:“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过吗?我们接吻过吗?我们牵过手吗?连这些最基本的条件你都没达成,好意思自称教主夫……人……”

初翼停下了对艾罗的奚落,因为他感觉到对方变得有些奇怪。

艾罗红着脸,伸出左手,紧紧牵住了初翼的右手。

示威般的扬眉瞪初翼:“我们牵过手了!”

看着她那副纯情小女生的模样,初翼稍微呆神了两秒,然后扑哧一笑:“真是小孩子……”

艾罗狠狠踹了初翼的小腿一脚,害他没有防备,重心不稳单膝跪倒在地。

“你干嘛偷袭……唔……”

艾罗没有让初翼再废话,捧起他的脸轻轻吻了下去堵上他的嘴巴。

蜻蜓点水的一吻之后,艾罗脸上红霞更盛。

有些结巴的怒骂:“你、你长那么高!不踹倒你……怎么亲得到!手也牵了,亲也亲了!现在我可以当教主夫人了吧!”

初翼震惊皱眉,下意识的捂住了刚刚被侵略过的嘴唇。

这丫头刷牙没?就敢这么乱亲?!呃,算了,反正又不是舌吻……

和女人接吻他最恶心了!上次有这种恶心的感觉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来着……

好像除了恶心和羞辱感,他还有一点点的高兴……

嗯,就那么一点点而已……

初翼脑中瞬间转过数条纷乱的思绪,他有些担心的伸出手把艾罗推开,警告她:“行了,闹够了吧?别告诉我你还要继续挑战那条……同床共枕……”

艾罗青筋暴起,冷笑着一脚踩在初翼俊脸上,用力将他踹翻在地。

“想得美!变态死蚊子!称自己是教主夫人,只是为了更好的控制那些教徒罢了!你少自做多情……”

艾罗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小到声音像蚊子叫一般微弱。

因为她感觉到周围气氛很奇怪。

艾罗一时忘了草坪上还有练剑的教徒们,他们也好像看到了发生的一切,上百双眼睛目不转睛盯着她和初翼。

这些看在教徒眼里,是公然的打情骂俏啊!

怎么办?一边是崇拜的吸血鬼作家,另一边是仰慕的吸血鬼,说什么都不太妥当。

只能当没看见了。

人群中不知谁尴尬地喊了声“继续”,众人才把目光收回,装模作样的耍起剑来。

“哈哈!这下他们不相信我是教主夫人也不可能了?!”艾罗故作镇定的大笑起来。

“嗯,教主夫人,你别忘了统一他们的问候语。”初翼伸手从艾罗的口袋里掏出一包湿纸巾,擦起脸上艾罗留下的脚印。

“……”艾罗沉默看着他擦拭脸颊,看了几秒后,也不晓得她想到了什么,脸突然红的像熟螃蟹一样。

“我去忙了……”

低声嘀咕了一句,艾罗狼狈的跑开了。

看着她逃走的样子,初翼忍不住微笑起来。

“当我几千年白活了吗?小丫头,岁数连我的零头都算不上,你的心思我可看得一清二楚!暗恋我,这绝对是暗恋我!哈哈哈哈哈!”

初翼嚣张地仰天长笑起来。

“教主笑得好恐怖……”练剑的少女教徒小声议论起来。

“别胡说,继续练剑!小心他吃了你……”旁边的少年好心提醒。

兰西娅的房间里,一袭黑衣的初翼靠在窗边的躺椅上,抬头赏着月光,手中的银质酒杯中盛了半杯红色液体。

“试毒的结果怎么样?”坐在一旁看着一本英文魔法书的兰西娅冷冷开口。

“啊……”初翼打了个哈欠,懒散地说:“我的身体告诉我,艾罗体内的毒……属于夜曜支系。”

“夜曜支系的话,要进行惩治吗?”兰西娅稍微放心了一些。夜曜的话就好办了,如果是夜芒或夜晖支系的家伙,他们完全没有能力干涉。

“不急……光是知道毒是夜曜的也没有用,我们还要引出那个四处放毒的家伙才行……”初翼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有些抱怨:“该死的,他的毒似乎也变强了许多,到现在我身体里还是有余毒。”

“果然是巴斯特吗?”兰西娅一脸的担忧和恐惧。

“嗯……哎,余毒除不尽,我就还要继续喝人血……真不想再喝了。”

“反正血都是教徒们献的,没有人因你而死,也不会给你造成负罪感。”说起来,在这方面艾罗的胡闹之举倒是有些实用价值。

“负罪感的确没有,但是……好不容易才将恶念压下来的我,再这样下去只怕会在人血的诱惑下再次沦陷……”

“说起来,你最近越来越适应黑色了呢。”兰西娅合上书,望着黑衣黑裤的初翼。

“这也许代表着我离光明越来越远了……”初翼苦笑。“不过放心吧,我的头发还是白色的……”

兰西娅走到初翼身边,抓起他头发的末端给他看:“可是末端,已经变黑了。”

果然!

初翼银色长发的尾端有约一厘米长的黑色。恐怕是最近总是穿着黑衣,所以没能及时发现。

无奈的叹息一声,初翼闭目沉思。

再次睁开眼时,红眸凌厉:“在光明中,一丝黑邪都格外显眼;在黑暗中,再多的黑邪都能被遮掩住。也许,顺着艾罗的胡闹,做一个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嗯。我也察觉到了,最近的教徒中,混进了几只血族。”兰西娅望向窗外的牧场,牛的数量似乎又少了一些。

“演场戏给他们看吧。”初翼起身,微笑着离去。

兰西娅表示赞同的点头:“我说过,我的梦想一直都是当演员。”

艾罗似乎对统治“夜曜魔教”十分沉迷,一门心思钻研怎么将这暂时还算是小打小闹的组织发扬光大,连本职工作都抛在脑后了。

只是成绩似乎还不是很理想,魔教的势力暂时还只局限在她的书迷和吸血鬼狂热者范围里。

原本她是想要再利用初翼父女俩再做些宣传什么的,可是她自己也知道初翼兰西娅已经被这些吵闹的教徒烦的不得了,能容忍到现在已经算奇迹了,绝对不会愿意再配合她进行别的计划。

不过这次,她真的猜错了。

将所有打理城堡的工作都交给了雇来的工人们,所有打理教徒的工作都交给了艾新,艾罗变得格外清闲。

这天,百无聊赖的她躲在房间里吃零食看电视,无意瞥到某支广告,广告内容惊得艾罗将口中的可乐全都喷了出来。

广告里,一间装修奢华的房间内,银发红眸的青年身着黑色燕尾服优雅的弹奏着钢琴,一旁的贵妃椅上,金发少女身着华丽暗红色洋服,万分妩媚风情万种的端起一只盛着鲜红液体的高脚杯,将杯中物一饮而尽。

然后,镜头拉近,是美得不可方物的少女脸部特写。她双唇微张,露出口中的犬齿,舔了舔红艳的嘴唇,冷冷开口:“有了XX牌山楂汁,我再也不想喝人血了。”

……

艾罗整整呆了三分钟,才捂住肚子捶地大笑起来。

这一男一女不是初翼和兰西娅还能有谁啊?!

而且,明明在昨天晚上又出去猎食的兰西娅,说出那句明显是胡扯的广告词,艾罗怎么可能镇定的下来!

现在还是正午,虽然艾罗很想要马上弄醒那对父女好好问个清楚,但自从古堡变成暗系别FANS旅游胜地以后,恐怕白天被人偷袭陷害的初翼和兰西娅在各自的卧房里都安了机关,操作钮在床头,他们睡觉的时候就启动机关,卧房内六面墙壁就会被半米多厚的钢板封死,连只蚂蚁都进不去。

艾罗擦拭着笑出的眼泪,忍着满腹疑问和好奇转台。

换台换台!她可不想再次看到那则广告。

可转到某知名电视台之后,一则专访让艾罗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是她讨厌的那个罗琦主持的《话里化外》节目重播。而接受采访的,是初翼和兰西娅。

似乎专访已经进入到一半了,那个老女人罗琦好像和他们聊的很好,满面灿笑,艳若桃花。

嘁!别以为她看不出来,从罗琦看向初翼那对春意满盈的眸子里,鬼都知道平日里以“清高”著名的罗大牌是因为初翼长得帅才会难得把访谈气氛做的这么融洽。

“……初翼教主,你们吸血鬼平日里都有什么爱好呢?我很想知道和我们这些卑微的人类有什么不同。”罗琦笑的很谄媚,问话的同时悄悄向初翼挪近了一些。

艾罗气得握紧拳头,恨不得把电视砸碎,一边看一边大骂起来:“这娘们不是不相信吸血鬼吗?!现在怎么又一副崇拜吸血鬼到不行的模样!无耻!难道她想勾引蚊子?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

电视里的初翼似乎因为视觉效果的问题,稍微画了一点眼线,将那双漂亮的令人窒息的红眸强调了出来。与平日里的形象不同,他的服饰也搭配兰西娅的洋装选了一套华丽的风衣。风衣下的黑衬衫扣子只扣了一颗,时不时露出的并不算强大但线条柔和甚是吸引人的腹肌,引得罗琦目光频频扫向那里。

真是帅啊……如果第一次见面就是这个样子的话,自己肯定会一下子就爱上他……艾罗也看的有些痴了,胡思乱想起来。

初翼一改往日略显阴柔的模样,刻意压低嗓音,摆着冷酷的脸,回答罗琦的问题:“爱好?吸血。与狼人决斗。偷走纯洁少女的心。”

“我的爱好是饲养猛兽。我的牧场里养了两头狼三只豹一头狮子一对白虎。”在初翼说完之后,兰西娅也跟着淡定说道。

听到他们的回答,艾罗又笑得满地打滚。

与狼人决斗?偷走少女的心?饲养猛兽?为什么与他们朝夕相处的艾罗完全没见到过这些事?!

初翼的爱好明明是洗衣服、舞太极剑、关注环保问题……兰西娅的爱好明明是一脸宠溺的抱着小白猫和小白兔!为什么在节目上胡扯的这么离谱!

不过主持人罗琦似乎相信了,顿时投以初翼父女崇敬的眼神:“果然和传说当中一样酷!”

“酷?漫长的生命带给我们的只有无尽的折磨和痛苦……身为一个生命短暂的人类,你无法理解我的苦楚。”初翼的脸上带满忧郁和哀伤。

“如果您不介意,把我变成吸血鬼吧!漫长的寿命我不怕,我愿意永远的侍奉您!”似乎被初翼那种忧郁气息迷住了,罗琦有些激动的抓住了初翼的手。

初翼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但他强忍住那种情绪,优雅的笑着抚摸罗琦的头发,柔声警告她:“永恒的寿命比你想象中要痛苦得多。你真的不怕?”

罗琦坚定地点头:“不怕!”

一丝邪笑爬上初翼嘴角:“兰西娅,你来。”

兰西娅碧眸骤然变成鲜红色,她点头起身,用摄像机捕捉不到的速度瞬间将罗琦扑倒在地。摄像机只拍到她短暂消失了一瞬之后,下一刻,地上的罗琦已经变作一副干瘪的尸体,而兰西娅则趴在尸体身上,满目红光邪笑着望向摄影机。

接着,兰西娅黑翼一展,扑向摄影机的方向。

一声凄厉的惨叫。镜头晃动了一下,这个方位的摄影师似乎遭到袭击了。摄影机掉在了地面上,电视里只能看到远处初翼的双腿。

虽然看不到精彩的影像,但通过电视里传来的惨叫、惊呼哭、喊声,艾罗也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状况。

艾罗倒吸一口气,她深深希望那些都只是在拍电影。

摄影棚里似乎正在进行着单方面的,不容反抗的屠杀。

镜头中,初翼穿着黑色短靴的脚大步走近。一只手伸了过来,镜头摇晃了几下后,初翼的脸部特写出现在电视机里。

“这只是对你们人类的一次警告。不要再妄图通过我们来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血族的血统不容你们卑贱的人类侮辱!我们永远是凌驾于人类之上的生物,如果图谋不轨,你们得到的只有和这些人一样的下场!但是……如果你们愿意臣服于我,我无尽的财富将会慷慨的送给最忠实的仆人们!只要你愿意承认我的强大,‘夜曜魔教’的大门将永远为你们敞开。这个电视台我暂时统治了,以后播放的所有节目都会与血族相关。敬请期待……”

初翼那双眼睛,邪恶而冷漠。

说完这席话,摄像机被他重新丢在了地上。

几秒的黑屏之后,电视里播放起了某部炙手可热的吸血鬼电影。

艾罗眉头紧皱,表情凝重。

这是那只能够忍受当十年舍管老师的初翼吗?这是那只有洁癖症的蚊子吗?这是那个低调的血族吗?

为什么她感觉……电视里的那个家伙如此陌生?

而他们一反常态的举动,究竟是要做什么?

吸血鬼热潮风靡全国。

虽然某知名电视台被初翼统治仅有三天,之后就恢复了正常,但这三天的宣传,足够打响“夜曜魔教”的名号了。

人们对待吸血鬼的态度分为两个极端。喜欢神秘事物和吸血鬼永恒美貌的年轻人爱吸血鬼爱到疯狂,稍微上了年纪的人群却深深惧怕吸血鬼所带来的死亡。

虽然专门针对教徒的“古堡一日游”活动价格涨了一倍多,预订房间的人还是络绎不绝,普通预约已经排到了年底,更有富家小姐公子高价抢下与初翼和兰西娅临近的几间房常住不走。

其中一些人的确只是单纯仰慕吸血鬼,花钱近距离接触一下,但也有一部分人目的不纯,哪怕是听过初翼在那次访谈节目上的发言,却还是满心期待能够借吸血鬼实现长生不老的愿望。

还有一些年轻人更蠢,居然希望与初翼或兰西娅谱出一段跨种族恋情。

兰西娅对那些向她示好的男人非常反感,雇了艾新当假男友替她挡住狂蜂浪蝶,艾新当然是乐此不疲。

每天被花**死缠着的初翼,倒是没有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一律来者不拒。今晚陪某富家女吃顿烛光晚餐,明晚陪某政要千金游轮赏月,后天晚上又去陪黑道美妇……忙得不可开交。

当然也少不了甜言蜜语的陷阱。初翼的作陪是很昂贵的,没有足够的利益驱动,他才懒得去理那些庸脂俗粉。只要能达成目的,无论是钱还是色,暂时都可以慷慨拿来换挡箭牌。

毕竟比起他继续窝在化外逃避有可能引发出的严重后果,用这些付出来延缓灾难到来的日期也算是值得。

也亏了初翼的忍辱负重,他们“夜曜魔教”这种明显该被当做邪教抹杀掉的组织,居然堂而皇之的频频出现在人们视线当中也没有被任何势力管制。

艾罗很不爽。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不爽。

其实她应该感到高兴啊!如今的初翼完全符合一个血族该有的形象,帅气强大还有数以万计的追随者。他不但逐渐将“夜曜魔教”治理的越来越正规,还将吸血鬼永远只能生活在阴暗角落这一定律打破,招摇的出现在世人面前还活的风生水起……如今的他被称作“血族之王”恐怕人类也不会反对吧?!

她艾罗的养成计划成功的不能再成功了,可她为什么就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从前的初翼懒散避世,喜爱小孩子,是个纯粹的“白痴”,沉迷白色到令人发毛的地步。

如今的初翼黑暗优雅,可以将一切人玩弄于鼓掌之间,似乎也有了某种野心。

若白,就白的如同未沾点墨的宣纸,干净而透明。

若黑,就黑的如同洗不掉的油墨,不但自身黑,还要将那黑染给每个接触他的人。

这种转变实在太极端,让艾罗隐隐觉得,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

那对奇怪的父女一定在偷偷计划着什么。

原本想要利用初翼的身份来达到引出恩人的目的,如今艾罗却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他们两个吸血鬼的奇怪转变上,无心顾及其他。

呵……现在这样,到底是谁算计了谁呢?

或许,从第一次见面开始,骗局就已经产生了?

意大利,阿尔卑斯山脉某处人迹罕至的山坳。

一座巨大的古旧宫殿隐匿在山林中。宫殿常年照射不到阳光,阴冷潮湿,四处附着着苔藓,将宫殿本是白色的外表漆成了墨绿色。

殿内有些老旧失修,空空落落,却也掩不住曾经的繁华痕迹。

某间生活物品比其它房间略微多上一点的寝室内,金色长卷发垂肩,瞳眸碧绿的青年,正翻看着手中的书信。他的腿上,一只毛皮黑亮的大猫满足的沉睡。

青年眨了眨眼睛,密长卷翘的金色睫毛扑扇,配上苍白无血色的俊美面容,那一脸的孤独和茫然将他衬得格外柔弱。

但一开口,看似柔弱的青年却吐出一句语调冷酷,话中带刺的恶毒:“兰西娅,东方的土地很适合你的生长嘛!比起我这只能隐藏在深山老林里躲藏着的哥哥,你的生活还真是叫人生气……不过,你以为,你还能持续多久呢?你以为,夜曜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么……”

用力将手中信笺揉成一团丢进面前的壁炉。

丢掷的动作将腿上的猫吵醒,黑猫瞪圆琥珀色的双眼,冷冷看着主人的脸,它嗓音低哑阴沉的吐出一声猫叫。

那叫声,似乎是在附和主人的发言一样。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