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我们离家出走了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15日

《我们离家出走了》www追风骚年著_都市言情小说

我们离家出走了

作者:www追风骚年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治愈

我选择了离开了黑暗这里,没有一丝光明的世界因为遇见了她,变得稍微有一丝希望。      “你就是我的阳菜,我也是你的帆高。”      “在这寒冷的冬天,满天的大雪之下,你是我的全部。”——————      感谢读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父母是怎么去世了的呢?这个还真要仔细去想想,因为这个痛苦地回忆一直被我封存在记忆长河中的角落里。

我不愿意去回想那段历史,不愿意再揭开我心头上永远的疤痕。

那是一个夏日的晚上,从路边吹来的湿润的微风至今都被我记着,因为它是那样轻柔、温顺。沥青路上因为夏日的炎热,随时都有热气在空中氤氲。

先是一道刺眼的车灯,然后又是急促催命的喇叭声,最后……是溅在我脸上的血。每当我做噩梦时,都必定会有那一声声催命的喇叭声在我的脑壳里回荡。

“叭!!!”

“额啊!”我被耳边巨大的喇叭声突然震醒,在朦胧的睡眼中我看到一辆卡车疾驰而过。“噗嗤”一声,一道水浪拍在我脸上。

“咳啊…”我被呛了一鼻子的水!

“喂….没事吧孩子?”

我被一只手从地上拽起,强有力的手在我的背后拍打着,帮我咳出卡在支气管里的水。

“谢….谢谢….”我抬起胳膊用大衣的袖子擦拭我的脸,向这个人道谢。

当我抬起头时,看到了一个穿着乳白色雨衣,瘦高瘦高的男人,他头上戴着一顶被水泡湿了的警察帽,现在正在用关心的眼神看着我。

“没事的,这个雨确实挺大的….”男人笑了笑,抬起手摘下了那顶警察帽,露出了被水打得光滑直溜的头发。

下雨了吗?手表上显示现在是早上八点三十,我向车站外面看去。

确实是这样子,从天而降的雨帘盖住了车站,在外面肆意地倾倒着。这是肥而大的雨,马路边和人行道的坑坑洼洼里都赞满了雨水。雨水敲击着车站顶棚和地面的积水,噼里啪啦的从四面八方涌入人耳中。

“我叫徐杨曾,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将目光从雨中收了回来,轻声说道:“雨落。”

“诶…诶?雨落吗?真是秀气的名字,那你姓什么啊?”男人稍有些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将甩干了的警察帽戴回了头上。

“我忘记了…..”在脑海中最为痛苦的那段回忆里,我忘记了我的名字,因为我的名字永远都是“杂种”“没妈的孩子”…..

男人有些警惕地皱了皱眉头,突然之间凑到了我的耳边。“诶?”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我朝后退了一步。

“如果你被人威胁了的话,现在就眨眨你的眼睛….”男人用余光扫视了周围,压低声音对我说。

“啊….啊不我没被任何人威胁,我只是在等公交车…..”我有些慌张地摆了摆头,如果这个警察把我送回舅舅家的话,我绝对会死得很惨的。

男人偏过头再次向四周打量一下,最后点了点头,对我说:“那好吧,但是我总觉得你小子有什么瞒着…..算了,小心点吧孩子,在外注意安全。”

“会的会的。”我不自然的笑了笑,只要不被他发现什么,就还好…..

“行吧,我的公交车来了,再见了。”一辆公交车拐过路口,轮胎从水面上疾驰着,雪白的水流被轮胎卷起,溅在路边。男人对我说了最后一句话,转身上了车。

看着公交车发动着离开了车站,我长吁了一口气,“总算是糊弄过去了…..”转过身,我去寻找放在长椅旁边的登山包。

可是…….

在长椅的后面,除了一滩浑浊的积水,没有任何的东西?!

我有些失神地张开了嘴,但是理性让我很快恢复了过来。“没事的,没事的雨落,你之前受了那么多苦,老天不会再玩弄你了…..”在慌张之中,我已经潜意识地接受了自己一时间编出来的名字。

“拜托,拜托….”我在几个长椅的周围找了个遍,逐渐的狂躁起来,“该死的,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邪霉,为什么哪里都不在啊?!”我绝望地低吼着。

就在我快要崩溃的时候,一个深棕色的垃圾箱在雨中若隐若现。我朝那里慢慢走了过去,那是我最后的希望……

“这个小子在干什么啊?”

“疯了吧,翻那么脏的垃圾箱干什么…..”

周围打着伞路过的行人低声抱怨着,嫌弃地跨过一地的垃圾,“对….对不起….”我低着头只顾着翻找,头也不抬地向他们道歉。

“喂!你这个家伙在干什么?!”一个手把我从垃圾堆上推开,我在地上翻滚了一圈,爬了起来,才看清是一个身着橙色保洁服的清洁工。

她生气地喊道:“你这个孩子没事干翻这个垃圾桶干嘛?你弄得满地都是我还要再清扫一遍!”

我赶紧扑过来抓着她的衣角说:“阿姨对不起,但是我丢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它是一个背包,很大、浅灰色。”说着说着,我的眼泪就从眼眶中流了出来,混在了脸上的雨水中。

“额….额,这,这个…..”清洁工阿姨显然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一时间什么都没说出来。

也许是她好心,也许是她注意到我哭了出来。她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个垃圾问题,而是仔细地想了想。

我愣愣地看着她思考,心里面希望的火苗再一次燃起。但是看到她愁苦地摇了摇头,心中不由得凉了半截,一阵绞痛传来。

“我记得…..但是那是一群流浪汉,他们总是去偷东西,砸坏车子拿走里面的贵重物品…..”阿姨想起了什么,顿了顿说道。

“他们在哪?”我瞪大了眼睛,抓住了这最后的希望稻草,眼里尽是期望。

阿姨抬起手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废弃公园,我顺着她的手看了过去,在雨的朦胧中,我发现了一个藏在大楼后面的废弃公园。

“等等,你该不会是要过去吧。我不是很确定是不是他们拿走的,而且他们都是一群野蛮的人。因为大部分都是从周边山区来的活不下去的人,在这里勉强度日。”清洁工阿姨揪住了我的大衣,慌张地解释着。

我摇了摇头,挣脱了她的手,决然地说:“我必须要找回那个背包,我身上所有的贵重物品都在那个背包上面。”

说完我就朝公园走了过去,霏霏雨水没有丝毫减小的迹象,仍然是豆大般的雨滴砸在头顶、肩膀上。被打湿的身子颤抖不已,但我还是要去找回那个对我来说极其重要的背包。

钱,可以丢。

但是那个口琴和八音盒,是我死也要护在身边的东西。

我穿过了马路,很快就来到了公园。躲在树的后面,我的的确确看到了挂在杆子上那个熟悉的浅灰色背包。当然…..

还有周围躺着的衣着破烂的流浪汉。

在ATM机那里遇到的流浪汉就让我知道了这些走投无路的家伙的疯狂,他们为了自己看上的东西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

“该怎么办啊…..”我头疼地顺着树干蹲坐下来,我肯定是打不过那些流浪汉的,背包怎么才能拿到手呢?

“最重要的是…..”

“我要在二十四小时之内离开这座城市。”

我看了一眼手表,因为一旦二十四小时过去,如果舅舅舅妈还想要回他们的近万元现金,就一定会报警把我找到。

“早知道不拿他们的钱了…..现在该怎么办……”我将冰凉的指尖伸进湿漉漉的头发之中,抓住了一大撮,使劲地揪着。

不过我发现,他们此时此刻……是在睡觉?

也许有机会!!

我从树后面走了出来,慢慢地朝那个破旧滑梯那移动,很快就来到了跟前。

在滑梯设施的遮挡下,下面躺着几个流浪汉,身下压着大大小小、颜色不一的塑料袋。哪怕在雨水的冲洗下,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任然熏得人作呕。

我踮了下脚,够着了挂在杆子上我的登山包,我轻轻地摘了下来,打算转身离开。

“你…..你在干什么?!”不大不小,但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穿过雨水的屏障,清晰地钻入了我的耳中。我赶紧转过身子,但是还没站稳,一只手就伸了过来,掐住了我的脖子。

“额啊…..”眼前满脸污垢的流浪汉一把将我手里的背包拍飞,本就可怕的脸越发狰狞。

周围睡觉的流浪汉被这个动静惊醒,从塑料袋上都爬了起来。我恐慌地睁大了眼睛,完了,完了……

“指甲,指甲…..”我拍打着流浪汉的手,尖锐的指甲已经嵌入了我的脖子,而且我很确定他已经弄伤了我的皮肤。

流浪汉猛地把我摔到了地上,摔得我七荤八素,一时间躺在地上无法行动。

“喂!把这个该死的畜生打一顿,别打死了!”抓住我的流浪汉咬着牙恨恨说道。

就在我被这些人的脚踢来踢去的时候,我看到了远处有两个人走过。“救命!救救我….”我张大嘴无声地喊道,被踢岔了气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们准是有一个人发现了我,一把揪住了一旁浑然不知的陪同者。“得…..得救了……”我凄惨地笑了一下,扯动了嘴角的淤青,不由得疼得皱起了眉头。

他们跑了起来,不,不是朝我跑来……

而是转身逃跑。

那一丝笑容凝固在了我沾满污泥的脸上,我……

失去了最后的一丝希望。

当我等待着被他们打得还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一抹浅灰色的东西在同是浅灰色的水泥地上不是很显眼,但是却被我注意到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跳了起来,一把扑倒了眼前人的腿上。也许是他们没有想到如同烂泥一般的我会反抗吧,随着眼前的流浪汉被我推到,使得周围其他的流浪汉也被相继绊倒。

我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地朝远处的背包跑了过去。身后的流浪汉们很快也跟着爬了起来,发现了朝背包跑去的我。

“抓住这个畜生!”

“我要剥了他的皮!!”

疯狂地嘶吼从身后传来,我尽量不去听,可是因为腿一直受伤没有好过。钻心的疼痛从脚踝传来,我咬死了后槽牙,但还是腿一软,摔倒在地。

身后的流浪汉很快涌了上来,朝我的背部疯狂殴打,险些我失去了意识。

一点,

差一点……

混乱之中,我够到了那个背包。连忙拉了过来,藏在了身下。

“这个畜生怎么把包当宝贝的护着,难道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还没打开看看呢。”

就是,

现在…….

“啊….草!这是什么东西?!”流浪汉吃痛地倒了下来,抱着小腿痛苦地嚎叫。

我抓紧了手里的铁棍,朝周围横劈了一下,流浪汉们连忙朝后躲了一下。不仅仅是这个铁棍让他们如此害怕,而是…….

绑在上面的刀子。

“我已经遇到过跟你们差不多的野蛮人了,所以我把这把刀子绑在了铁棍上……”我忍着痛站了起来,“就是为了防止再遇到像你们这样的混蛋。”

“那么…..”我用袖子擦掉了嘴角的血丝和污泥,将铁棒指向眼前这些将胳膊抬起来护着脸和腹腔的流浪汉们,咧开嘴角笑了一下。

“让我们真正来拼命吧,狗娘养的……”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