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东方衔文记0外传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15日

《东方衔文记0外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月下喵著

东方衔文记0外传

作者:月下喵分类:同人小说类型:脑洞

由衔文记衍生而来的或是独立或是隐藏的故事,在外传中一一描绘出来,以供世界观的补全和幻想丛生的温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打开舱门!”

       白色的大门两旁,挂着两面旗帜,红色的基调配着黑色的边纹,中央各画着一个黑色的十字架,大门中央,一个黑色的骷髅头两边插着羽毛翅膀的图样赫然醒目。

       随着嗡嗡的气压释放,乳白色的大门缓慢的移动,门外的八名整装待发的教团骑士,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恐惧,前后各四人,举着黑色的盾牌,架起长枪,后面的四人都是举着步枪。

        他们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受过气闸门的缓慢是如此的叫人心率焦脆,激烈碰撞的心脏似乎是要从胸口中蹦出来一般,他们都被告知,今日可能会被召回到天神的怀抱。

        刺鼻的腥臭味道,首先迫不及待的从缝隙中满溢而出,这刺激的八名骑士毫毛炸起,可依然缓慢的向前移动着。

        门又打开了一些,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相较于这地下实验室的其他房间,实在太小了,不过还是有五十平方米的样子,现在,这不大的房间里,白色的隔音墙壁被一种鲜艳的颜色覆盖!

        时间回到12小时前。

        地下实验室深处,设施禁区。

        为了完全的销毁这里的恐怖实验,一队军人作为特遣队被派到这里,他们被分为两组,一组去屋顶,带走极为危险的生化兵器,回到总部听候发落,另一组,则负责深入地下,消灭所有相关人员和资料。

        现在,他们来到了最深处的房间。

        “嘿,伙计们……不觉得这房间门上的标志有点诡异么?”以为士兵说道。

        “怎么,你还怕这个?”

        “有种,厌恶的感觉啊……”

        “……这我倒是同意……”

        另一边,像是队长一样的人,挥了挥手,示意安静利落的解决任务。

        小队成员用手里的终端电脑破解了大门密码,开启了恶魔之门……

        进入房间,这里没有档案柜,没有服务器,也没有实验室……四周的白色材料完全包裹了这里,小队之中有专业人员说道:“这是完全的隔音防辐射电波的材质,不论是什么在这里,肯定极为重要!”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等等……你看前面,有一个冷冻仓。”

        小队之间颇有默契的两人留守在门口,余下的人进去一探究竟。

        来到冷冻仓近前,钢化玻璃上挂满了冰霜,实在有些看不清里面的东西。

        队长上前用手套在上面开会擦拭,终于,一小片空间被擦得透亮,看清了里面。

        那是一个女子,结合冷冻仓的大小,看起来能有一米八的身高,脸蛋长得十分漂亮,让人不禁心生感叹。因为,那种俊俏而又魅惑的模样,似乎是独一无二的。

        “队长,怎么了?……哇塞,是个漂亮妹子!”

        “把她放出来。”

        “呃……队长?”

        “放出来,她应该就是那个提及到的另一个实验体了,一队他们已经带回了一个,这个本身的存在都不确定,既然找到了,就带回去。”

        “是!”一名士兵找到了冷冻仓的操作面板,将手里的终端连接上去,破解了密码。

        最终,看着面板上的提问:是否解冻?

        YES、                         NO、

        不知为何,那个YES图标上,有一种莫名的诡异……

        都说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而这位信息兵也不例外,既然队长要这么做,自己怎么也没有否决的理由……直接无视掉那种细微的怪异,按下手指点开了YES。

        嘶!……冰冷的寒气一直持续放出着,直到一个点,嘭!冷冻仓的门弹开了,里面的人也露出了全身,那是一名身体散发着异样魅力的女子,双手环抱胸前,双目紧闭,浑身都被瞧个通透。

        “呃……队长……这个……怎么抬啊……”士兵们忽然感觉无从下手,有一种感觉久久在心中挥散不去,那就是,不论自己的手碰触女子的什么地方,都会玷污她的圣洁,现在,他们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赶紧!一会接应的直升机该超时了!别忘了,咱们这次是隐秘行动,如果被发现就连身份都会被消除,然后处刑!”

        被说怕的众人,也顾不得许多,把枪往背后一挎,就要伸手去抓那名女子。

        ……,……惊!

        冷漠的视线,刺激着上前的两名军人,那种打从心底感到恐惧而胆寒的感觉,又有多少年没有经历过了?

        “队……队队长!她!她醒!”“咔!”

        一股热流喷涌,另一边的军人被浇了满面。

        一般……被低温冷冻的人,在解冻之后都是过了多少时间才苏醒的呢?一天?三天?五天?各不相同,但可以确定的是,绝不会是二十秒。

        现在,谁又会在意这些细节呢?

        那眸子,似乎因为长期冰冻,带着一丝冰蓝色的寒意,略微不屑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众人,轻起朱唇,语气似乎是来自地狱的寒冬。

        “聒噪……”

        女子左手上雪白的肌肤染红了一片,随意甩了甩手,而那名军人,脖子像是被利刃割开一样,整个断开,而武器,似乎就是女子的指甲。

        二话不说,所有军人都举起了枪支,对准了女子,带头的队长并没有下令开枪,而是警告道:“别动!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

        “你们,是谁。”平淡的她,似乎并没有在乎自己**着身体,谈吐间,好似眼前的众人都尽是杂物一般,孤傲凌厉的气息慢慢散发。

        咕噜……不自觉的咽下口水,队长回答道:“带你离开这里的军人,是来救你的……你可以不用你害怕了……”

        “哦……?害怕~?”说着,闲情雅致般地渡下了冷冻仓,微露笑意,藐视这眼前这帮搞不清状况的家伙。

        “我月下唯美……在你们看来……很害怕么?”

        “跟我们走……我们保证你人身安全!刚刚可以当作是意外处理!”

        唰!不知不觉间,超过了士兵们反应极限的速度,一只手直直的**了她身边士兵的脖子,那名士兵就连叫喊的机会都没有,瞬间就窒息身亡。

        “开火!开火!”队长根本来不及下达指令,而所有士兵也都是状若疯狂,枪支火舌喷吐,哒哒哒!……

        子弹射进了她的身体,由于步枪的子弹初速较快,而且到头很尖,轻易的穿透了柔嫩的肌肤,在那洁白的身体上留下了上百个血窿。

        噗通……女子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样,躺在了地上。

        “停火!”队长握拳举手,示意停止。指示两名士兵去抬起她的尸体,回去也能研究一下。

        两名士兵先是重新装好了弹夹,把枪背在身后,过去现在女子两侧,就要伏下身子抬起她。

        这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原本倒在血泊中的女子,身上的弹孔以惊人的肉眼可见速度生长愈合,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完好如初,只有肌肤上的血迹才能证明,哪里早已千疮百孔。

        “啊!这!……”月下唯美身边的两名士兵就连吃惊的时间都没有,纷纷被抓住了脖子,咔咔哒……细碎的骨裂声传来,两人皆是软弱无力的躺倒在地。

        队长眼看情形如此诡异,挥手大叫道:“外面的!快把门关上!不能让这个怪物出去!!”

        “我去帮队长他们!你快关门!就算你一个也好!逃出去!赶到会和地点把这里的一切都告诉他们!!!”说完,门口的一位士兵,端着枪义无反顾的冲了进去。

        而另一位士兵,根本来不及感慨,手上流利的操作着终端,另一边,耳中不断的传来队友们的哀嚎和撕心裂肺的惨叫和希希落落的枪响,不断的拨弄着他紧张的心弦。

        好了!关上了!他终于安心的松了一口气,虽然对不起队友们,但是他肩负着传达事实的重任,队友们也为了这一点在用生命拖住里面的怪物,要看大门只剩下半个胳膊宽了,转身就要逃离这里。

        好安静……刚刚的枪声……队友们的哀嚎……嗜血的割肉碎骨……所有声音都没了……

        脖子一紧,仅剩下的男士兵被从不到五十厘米的缝隙中伸出了一只手,活生生的给拉了回去!

        “啊!!!”门缝太小了,根本不是他这种大男人能进来的,被强硬的拉进来,造成了身体的多处骨折,进来后,就被扔到了房间的一角。

        他看着眼前的这名女人,她现在就好像穿上了鲜红色的紧身衣,浑身都是血迹,说不出的一种妖艳。而队友们,七零八落的躺在地上。

        “你…把门打开。”她用命令的武器强硬的说道。

        原来,她无法自己突破这扇门啊……

        士兵的手臂已经抬不起来了,仅剩下的左手无法操纵左手上的面板,就算能,他也不会这么做,因为明知无论如何都是死亡在等待自己,为何要将这个怪物放出去呢?

        “死吧!”叮~士兵用唯一还能用的左手拉动了身上的一颗手榴弹。

        “嘁。”唯美一皱眉头,右脚像是镰刀一般,勾住了一具尸体,狠狠的甩到了士兵的身上,伏下身抬起另一具尸体,挡在了身前。

        咣!巨大的爆炸,炸开了浓重的血雾,整个房间都弥漫着血腥的气息。

        唯美坐起身子,捂着腰间被炸开的一道口子,缓解了一下,便完全愈合,看着完全关上的大门,和被手榴弹炸过后毫发无伤的墙壁,唯美神色冷峻了起来。

        低头摸索着碎块,没有任何抗拒,感受着手中传来的滑腻感,闻着刺鼻的味道,从里面找出了一把手枪。缓慢的走到大门旁,蹲坐在那里,闭上了眼睛,呼吸着几乎只有血腥味道的空气,浅浅地睡了过去。

        地下深处是没有丝毫阳光的,而且被冷冻了不知多久的唯美,就连体感时间都变得错乱,蹲在门外,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了……

        咔哒……门……在缓缓打开……

        “不管来的是谁,我都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唯美眼神逐渐坚定,抖了抖持枪的左手,站到了房间的一角,这里是门口的视线四角,在这里的话,人不进来是看不见这里的。

        大门被完全打开,首先,进来的是三名持盾的枪兵,看样子应该是教廷的重装骑士。

        “嗯……”唯美侧耳聆听,发现杂乱的脚步声并不止三人。快速的在心中统计一遍。五,不,六个人么。

        静静的移动过去,身体紧贴着墙边,眼神似乎瞬间犀利了起来,要准备动手了。

        “喂,这个房间是关押什么人的?”一名重装骑士小声问着身边的伙伴。

        “不知道,这里就连教司长都没有一个进入,更何况咱们这种刚调过来的人?”

        慢慢的,前面的三个人都已经进入了房间内,后面的三人也跟着进去了这里,看上去,是轻型装甲的射手,他们手里都拿着步枪。

        看准了他们护甲在脖子上裸露的空白,一道猩红的影子穿了出来,眨眼的功夫,两名轻骑士就已经捂着脖子的血流,呜呜的躺倒在地。

        嘭!一声枪响,剩下的一名骑士也应声倒地,头盔的眼睛哪里不断的流出了恶心的液体。前方三名骑士刚刚听到身后的异动,便迅速的转身,可怎么料到,那具看似高大的身体却意外的灵动,扶着一名骑士的盾牌,一个倒立翻身来到了他的身上,双手把住了他的头盔,借着身体的势能,快速的转身,咔的扭断了他的脖子。

        剩下的两名骑士反应也是不满,丝毫没有被同僚的死亡动摇,默契的互相冲着中央的迷样生物举盾撞去,同时手中长枪用力一刺!

        半空中的唯美,双手按在了刺刺过来的长枪上,轻轻用力,使身体再度腾空而起,视野一下子越过了盾牌,迅速的举枪瞄准,嘭!

        同样是射进了骑士的眼睛中,击碎了他的脑袋。

        在落地同时,发现那名余下的骑士并没有丧失斗志,反而是用力将长枪砸了过去。迅捷的在地上闪躲,唯美又像是灵蛇一般挤进了骑士的怀中,忽然站起,脚踢骑士持盾的手,踢飞了盾牌,扭过持枪的手,反手夺过骑枪,又一脚踢了上去,将骑士整个人连带着盔甲击飞到了墙上,同时带着骑枪飞速冲过去。

        咣!一声巨响,长枪连带着他的盔甲,将他钉在了墙上。

        看着房间中又多出了六具尸体,唯美淡然的用手撩起了因为鲜血而贴紧了臀部的长马尾。

        “没有人,能阻止我。”

        跨出房间,来到了完全陌生的走廊,看着尽头的阶梯,好像这个深度只有这一个房间。看了看地上的血迹,已经蔓延到了屋子外面,唯美忽然邪气的一笑,一步步的朝着阶梯走去。

        “离开前,我要把这里的人都杀掉!”

        来到了上面一层,这里很显然的,有了更多的电灯,换气孔,而这里,也有更多的人。

        他们有科学家,有研究人员,还有众多的骑士,还有,他们的领头人,大司教。

        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这名浑身浴血的魅力女子,一瞬间,大司教就明白了她的身份。

        “快!用辐射波抓住她!”大司教指挥者众骑士。他们手中拿着圆筒状的武器,上面散发着白色的光芒。

        “想抓我?”唯美不屑一顾的笑着,可是笑容马上就僵硬了。她的身体忽然动弹不得,就像是麻醉,麻痹,一样。浑身的血液循环被阻断,这就是那种辐射波的作用?

        噗通。唯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血液循环不畅而引起的头部缺氧,让她迅速的昏迷了过去。

        大司教走上前,看着这近乎是完美的杀戮躯体,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埋藏于总部的至宝……归我了~”

        再次醒来,看见了那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昏暗电灯,房间并不宽敞,但是旁边有一面镜子,那是双面镜,恐怕镜子的另一面有一大堆的相关人员正在观察自己吧……

        低头观察着身体状态,血迹已经全被清洗干净了,现在穿着亚麻衣服,被拘束在一张床上,无论自己怎么扭动,都是没有半点反应。强化纤维的纽带,不会轻易被自己弄断的。

        “啊啊~你醒了啊!小宝贝儿。”惹人生厌的声音,从房间的广播里传来,应该是镜子另一边的人说的吧。

        [我一定要把他的舌头拽下来。]唯美静静地想到。

        又是这挣扎了一下,可奈何那种皮带是为了捆绑力量巨大的生物而特制的,没有丝毫破损的迹象。

        “呦呦呦~我建议你还是安分一点吧~感觉到你胸前的东西了么?小心性命不保哦。”广播里传来了讨厌的声音,不过,胸前确实有异物的感觉,像是……金属?

        “啊~那是一种病毒炸弹~只要你乖乖听话~那也就是一个摆设而已~你明白我在说什么!这会确实的杀死你,你的再生能力将失去作用。”

        果然,听到这里,唯美安分了下来,冷冷的看着那面镜子,淡然道:“名字。”

        “我么?”广播里面问道,没等唯美肯定,又笑道:“我的名字无足轻重,毕竟我们几乎都是为了你而存在的~现在,让我们谈谈,‘工作’的事情吧!”

        “工作?哈,有什么好谈的。”唯美不屑一顾。虽然现在命被捏在他们手里,不过自己只要不刺激他们逃走的话,他们也绝对不会忍心销毁自己的。这点信心都没有,如何制定逃走计划?

        “你的命可在我手里……嘛,虽然看起来你并不在意的样子。这么说吧,在你昏迷期间,我接手了前任主任的资料,‘你们’的资料。”

        “……”沉默,唯美察觉到了,似乎除了自己以外,似乎还有另一名实验体。

        “猜到了么……没错,那名实验体个体命为:月下唯一,从生产顺序来看,算是你的弟弟吧。猜猜他在哪?”

        回应广播的,仍然是一片沉寂,唯美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看起来,你现在似乎不是主人格呢。这倔脾气,是傲慢么。你最好乖乖地合作,让主人格出来。”

        “我有何理由听命与你?”强硬,无论何时都保持着毫无理由的霸气,这就是唯美的傲慢人格。

        “不想知道么?你的弟弟的下落?不想出去么?从这座城堡?不想报仇么?对丢弃你的弟弟!”广播声,越来越慢,似乎在对唯美低声耳语,劝诱着她。

        “报仇?哼,我与那未曾相识的家伙有什么仇恨可言?难不成你的脑子就是为了取悦我么?”唯美用自己的方式来嘲笑镜子另一边的男子。

        “月下唯一他,可是有着能带走你的能力,却把你丢在这里,任我们抓住,在这里套上缰绳,随意处置,他,却不知道在何处逍遥快活!”听着,傲慢人格的眼中似乎生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不甘,这将是仇恨的种子……

        “明白了么?听从我的调遣,你就可以到外面去!去享受阳光,接触社会,和……复仇!”

        “呵呵~哈哈哈哈……”唯美忽然大笑起来,不屑道:“怎么?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对那种陌生人生起复仇心吧?哈哈……不得不说,你太天真了,我的意志怎么会被你轻易左右~”

        “不过。”话锋一转,唯美玩味的笑着:“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未尝不可,只要听你的杀死几个人类就可以了吧?”

        “………啊~当然!只要你完成几个任务,就可以在外面逗留几日,不过可别忘了,我随时都能引爆你胸口的炸弹,而你也不要妄想摘下来了。”

        “所以……给我松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唯美说完,安静的闭上了眼睛。不过一会,再次睁开的时候,美丽的异瞳呼扇着,反应着主人十分落寞的心情。

        唯美的主人格被解放了,现阶段,她们之间的记忆是共通的,刚刚所经历的一切,在地下深处的冷冻仓库的那场小tu杀,她都记在心里。

        很快,就有全副武装的骑士进来给唯美解开了束缚带,带着她来到了一个明亮的房间。

        “月下唯美~很高兴认识你,刚刚跟你的分身聊的很不愉快,希望你能极力的配合我!”在这个房间,也同样有着广播的扩音装置。

        “啊~对了!你被冰封了那么久,想必现在肚子很饿吧?先吃一点东西吧,马上你就会去地面之上的~”

        适时宜的,房间外,一名男子端着一盘子食物进入了房间。想必,为了确保自身安全,那名发起广播的男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露面了。

        看着眼前的,基本可以称为食物的东西,唯美干脆的拿起了勺子,吃了起来。她很放心的享用着这难吃的东西,她确实非常饥饿,她不必担心食物中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除却胸口上的炸弹,想来他们已经不需要更多的束缚物了,而且给自己下毒什么的,刚刚趁着自己不能行动时更加省心才对。

        吃过饭,良久没有进食的肚子也被满足,广播也应时想起,那男子好像还在观察自己吃饭的样子,想想都叫人恶心。

        “那么,跟着他们,去武装部门吧!作战任务也会到时候通知你的~你会喜欢的!”

        在身边的两位骑士示意下,唯美跟着他们又往上走了几层,到底,这个设施有多深?

        来到了一间黑色基调的房间,这里看上去有着大量的武器装备,而同时,头上有传来了广播。

        “选上喜欢的东西,任务指示就在你眼前的手提箱中。”

        房间中央有一张桌子,上面确实有一个箱子。打开之后,唯美看到了三样东西。

        一副耳机,一套红色的衣服,一张纸条。

        “带上耳机,所有指示都会通过那个来下达,衣服是你去地面时需要穿的制服,当然,你也可以自己准备衣服,如果你有衣服的话~纸条上面有任务指示,照做就行。”

        听着广播,穿上了暗红色的制服,就那么套在了亚麻的内衣上,同时给自己戴上了耳机,那上了纸条,现阶段,只能无条件配合他们了。

        不得不说,唯美和傲慢之间,性格差距非常大,如果是傲慢,现在必定会把耳机扔了并撕毁衣物,穿着亚麻内衣去完成任务。

        东街道,xx路一号店铺,净化所有异教徒。上面,是纸条所写的任务指示,也就是说,杀人条令。

        “卫兵,带她出去吧。”

        骑士默不作声的带走了唯美,而唯美,忽然十分期待外面的世界,就算身上还牵着锁链……

        嗡……古老的木门,在打开时发出的吱吱呀呀的刺耳噪音,蓝银色的星空将光亮洒满街道,灯火照耀着夜晚的店铺,虽不及人来人往,但这里的夜晚也是一片祥和的气氛。

        跨出了老旧的门槛,抬头仰望着美丽的画面,不禁喃喃自语:“这就是夜晚星空中的月亮么……看上去比植入记忆要美上许多……啊~空气也与地下的陈腐老旧的令人作呕的空间不同……感觉……会上瘾呢……”

        “出了七号入口,就去右手边的广场,在哪里会有路标。”耳中传来了惹人生厌的滑稽声音,似乎声音的主人十分喜欢下达命令。

        顺着指示,一路好奇的打量着周围,不时的欣赏一下月色,悠闲的溜到了广场上,中央的一座小喷泉,在灯火与月光的照耀下似乎璀璨生辉,这是唯美第一次发现如此美丽的事物,怔怔的盯了许久。

        “我知道你对外面的事物感到好奇,可之后就不会了,因为你会有很多~很多的机会去地上的!所以,现在马上完成任务。”

        嘁……唯美压着十分烦躁且不爽的心情,找到了那块路标,它就在喷泉后方,饶了一个小圈子就找到了。

        “东街道……xx路……是那边么……”顺着路标指示的方向,看着一条黑暗的街道,哪里似乎没有人居住,尽头的黑暗似乎会窜出什么东西来一样。

        当然,唯美只想快点完成任务,然后欣赏月色,杀戮什么的,由于他们对唯美的心理的早期调整,似乎并不是那么抗拒。

        来到了指示下的房屋门前,这里似乎已经没有人在居住了,木门破旧,窗户上的灰尘落了几层,透过窗户,里面阴暗的地面似乎也很长……有脚印……有人藏在这里……仔细观察,木门的把手上也看不到,一点灰尘,有人经常出入这里!

        唯美轻轻的敲了敲们,把耳朵贴在门上静静地听着,果然,里面传来细碎的异动,不是什么老鼠之类的东西,而是人类,那种紧张时发出的杂乱喘息。

        哐!一脚破门而入,腐朽的木门被踹了个粉碎,镇定的现在房间中央,观察,聆听着所有细微的变化。

        别怪我啊……这是唯美最后在心里想到的话,接着,便顺着浅显的脚印走进了另一个房间,顿时那个房间里便传来了众多的呼喊声。

        “啊!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里的?!”“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滚出去!”

        “看来你已经找到了呢,不用我多说什么吧?他们都是叛教徒,需要净化的存在,而你就是天神派来净化他们的,这就是你的任务?”耳中传来了绵长而激进的声音,似乎,他在广播的另一面在无时无刻的教诲着唯美。希望唯美能成为他的忠实木偶。

        “哼……不用你说……”唯美咂舌道。

        “你在跟谁说话?!”那群蹲在房间角落的人,充满了警惕性,有几人似乎还有武器,正准备攻击唯美。

        “真是……可惜。”

        男人的撕心裂肺的呼喊,恐惧的嚎叫,血肉分离的磨人噪音,这一切也只持续了不到五分钟。

        出了房间,唯美身上似乎多了一份凝重的血腥气息,她抬起胳膊,看着手臂上一块更为殷红的布料。

        “早有准备么……”

        “哎呀,看来已经顺利完成任务了呢,那么,直到早晨太阳升起之前,你就可以随意在地上休息了,不过,只限于太阳升起之前。那么,祝你玩的开心。”

        唯美在原地站了许久,一边咬牙切齿的憎恨着那个声音,一边思考着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过后,直到日出之前,唯美都是一个人在那条阴沉黑暗的街道,落寞的欣赏着高洁的明月。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