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以我千年风景海晏河清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以我千年风景海晏河清》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缔叶著

以我千年风景海晏河清

作者:缔叶分类:历史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从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家世寒微,势薄力单到瞒身份,入朝堂;侍父母,斗奸佞;忠心声,卫家国;风生水起还是天翻地覆?尽在一念之间!  “女子不能为官!这可是欺君的大罪!”  “请记…记住,定要卫我河山,收复…收复…”  “朕…喜欢你,不要走!”  “呵…你以为你所在的,是真实的世界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实话跟您说吧,我也曾说送府上千金回家,然而拉不开两人啊!不信顾兄大可自己去看看。”卫峰一脸无奈。

到了正厅,顾茗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感情这卫山小小年纪就会撩妹了,把甜甜哄的团团转。

卫山是候府二夫人生的儿子,二夫人很是溺爱,平日里大夫人也不太管的住,因此养成了个无法无天的性子。

顾茗到的时候,卫山正在长凳上趴着,只穿着中衣盖了个外套,明显就是刚被打了一顿的样子,就算这样他还不忘抬起头跟甜甜说着话,甜甜乖巧的给他喂吃的。

“甜甜”顾言紧张的扑过去,拉起甜甜左看右看,“你没事吧?”

“哥哥,我没事”甜甜摇头。顾茗放下心来,过去刷的掀起来卫山身上的外衣,没想到原来完好如玉的身上竟然真的都是新鞭痕,卫山身上一凉,惊叫出声。

“喂,你干什么?”

惩罚是真的,顾茗的气消了大半,卫峰无奈的笑了笑。

“顾兄这下可放心了吧,我见顾兄眼熟,总有故人之感。此次舍弟顽劣算我南安候府欠您一个人情,若是有事,我们定不推辞。”

顾茗惊讶了,南安候府的人情千金难买,这卫峰就这样递出去了,凭什么这么相信她?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事似乎是顾茗赚了,但她不敢掉以轻心,匆匆拉了甜甜就告辞了。

甜甜一开始还不肯走:“哥哥,我要留下来照顾卫山…”

顾茗疑惑,“为什么?”

“是我害的他挨打的,我应该照顾他。”

顾茗耐着性子蹲下身去:“甜甜,这是谁告诉你的?”

甜甜睁着天真的大眼睛,“卫峰这么说的呀。”

顾茗看向卫山,微微冷笑,感情这小子年纪不大,骗起小姑娘有一手啊,卫山心虚的不敢看她。卫峰的脸色也冷了下来,难怪人家小姑娘不肯回去,原来都是他这弟弟在捣鬼。

顾言一听就怒了,挥着拳头挥了挥又放下,“你受着伤,我不打你!上次你有帮手也不算,下次再见咱们单挑,我一定把你揍得满地找牙!”

卫山梗着脖子道:“谁怕你啊”

“你!”

顾茗拉住顾言,“咱们走吧”

她一手一个小孩子走出了候府。

“甜甜,你好好想想,你应当照顾他吗?他们家有那么多丫鬟不用,为什么非得你照顾呢?”路上,顾茗耐心地跟甜甜讲。

“就是,他就是骗你的。”顾言气愤道。

“他没有骗我。我爹说了,人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我害的他被打,所以应该我照顾,没有问题呀”甜甜认真的辩解。

“好,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到他家里去的?”

“emm,是他拉我去的,但是他没有伤害我啊,还有好吃的。”

“甜甜,我记得你姑母生了个小宝宝是吧?那你想想,要是有人抢走了小宝宝,那他对不对?”

“不对!谁敢抢小宝宝,甜甜就打他!”提到抢小宝,甜甜很生气。

“那要是他抢走了,又没有伤害他,还给他喂好吃的,甜甜你还要打他吗?”

“嗯…”甜甜一脸迷茫了。

顾茗费了好大的劲才跟她讲明白这件事孰对孰错。

她无奈扶额,唉,柳杨对于女儿的教育也太不上心了,这个样子可怎么出去混喔。

“听说当今探花郎做了相府的乘龙快婿?哎呀呀,真是恭喜恭喜!”

一见面,黄延非就一本正经行了个礼,挤眉弄眼的猥琐模样却怎么也掩不住。

“别提了”顾茗扶额道:“帮我想个办法拒绝那相府千金,不然我就死定了!”

“怎么着?莫非那千金竟貌丑无盐?还是肥蠢如猪?还是说?你是不是瞒着我有心上人了?”黄延非一脸八卦的凑近。

顾茗呆滞,算了算了,似乎真的没有理由拒绝,难不成她要告诉黄延非真相?还是说自己喜欢男的?

可是她是女的啊!真成亲了那千金知道还不得扒了她的皮!

“说说,到底是哪家千金?兄弟帮你!”

“你快看那边有只蝴蝶!”为了转移话题,顾茗突然往旁边一指。

黄延非下意识得去看,随后立即回过神来跳脚:“你骗谁呢!快冬天了哪来的蝴蝶?”

顾茗摸了摸鼻子,若无其事:“哦,那大概是我看错了?”然后压低声音神秘道:“我昨天见到南安候府家大少爷了,他送了我个人情。”

黄延非的主意力果然被吸引了,思虑良久猜测道:“你说,南安侯府会不会是想拉拢你?”

“我一没钱二没势,他拉拢我有什么好处?”顾茗跟上他的脚步,并没有听懂。

黄延非停下脚步回头看她,:“殿试的时候慷慨激昂大谈治国之道的是谁?如今圣上病迷糊了,看不清人才,但是大臣们心里都明镜似的。年少有为,谁不想拉拢你啊。”

“圣上病了吗?当时殿试的时候我觉得他好好的啊?”顾茗似乎抓到了重点。

“那天只是刚好赶上比较好的状态,平日里~唉”黄延非摇摇头。

顾茗终于明白了什么,“如今皇上病的糊涂,那继承人…!!”

黄延非接过她的话,“你难道没发现,皇上迟迟没有立储吗?如今成年的皇子有两位,大皇子二十有一,本来应该是他继承皇位。二皇子你我都了解,三皇子年方十四,可他背后的母家却有着不小的势力,也有不小的野心。。”

“洛云他没想着争夺皇位!”顾茗辩解道。

黄延非按住她的肩膀:“我知道,我们都清楚洛云不会,但是王公大臣并不这么认为,南安侯府定是向着正统的大皇子,可洛云的母家势力也不小,上面还只有一个阻碍,她会甘心出宫吗?我且问你,洛云他几岁了?”那一瞬间,顾茗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呆滞地回答:”过了今年的中秋,他就该二十了。”

她突然意识到,韩洛云二十岁了,已成年两年了,却还没有就潘,也没有离京。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