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身为母亲的我才不会被逆推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8日

《身为母亲的我才不会被逆推》李柏杨著_都市言情小说

身为母亲的我才不会被逆推

作者:李柏杨分类:都市小说类型:后宫

有一天女儿: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妈妈你经历了什么!身边有多少的女人!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妈妈:不可以,为什么要这样!我!我我是你的母亲!你!!囚犯:监狱长!你其实很想和我一起吧。真是个闷骚呢!嘻嘻!妈妈:你这个家伙别跟我得寸进尺!喂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哈咳咳咳真没想到原来冰狱长你喜欢玩这个还真是重口味啊!!!有烟吗?”蓝月宁断断续续的问道,很显然,刚才那一顿鞭子,让她有些吃不消了。

“我不抽烟。”

“哦,果然是这样,你个闷骚鬼!”

“你”

再听到闷/骚那两个字,让冰心不满的回过头去看蓝月宁。谁知,那女人竟从床底掏出了一盒烟,拿出揣在裤子兜里的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燃,优雅的抽着。

烟雾渐渐笼罩了她整张脸,纤细修长的手指,破烂不堪的衣服,带着血渍的红唇,布满鞭痕的身体。这些迷惑残破的画面,组合在一起。让冰心不得不承认,蓝月宁这个女人,真的如同毒品一般,明知道她有毒,却还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尝试!可惜自己现在是个女人!

许是察觉到冰心关注的视线,蓝月宁抬头朝她淡淡一笑,同时把嘴里的烟雾吐在她脸上。

“怎么?冰狱长是想上我了吗?”

“你这个家伙就不能文明用语吗!!!!”

“你那么想,我就帮你吧!”

这一夜她没了理智,没了平日里的沉稳优雅,她只想要摧毁这个的女人,毁的彻底。

“够了冰心”微弱沙哑的声音穿透耳膜,进入大脑。冰心这才回过神,愣愣的看着身下被她要了一整个晚上,几乎快要没有人型的蓝月宁。

那瘦骨嶙峋的身体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红/痕,一些没有处理的伤口甚至已经发炎,皮肉向外翻卷着。被鞭子绑着的手腕早已经磨破出血,因为无法回血而泛着青紫色。一头黑色长发被流出的汗水所打湿,黏糊糊的粘在那张惨白到没有一点血色的脸上,分外骇人。

然后蹿入视线的,是那刺眼的血红。那粘稠的血液在已经被染红的床单上,盛开出一朵朵灿烂的玫瑰。

处女血!!!!

“呵呵,怎么?堂堂蓝月宁也会求饶吗?你不是很想被我要吗?现在却又不想要了吗?”

即使到了现在,冰心也不肯放过一丝一毫讽刺蓝月宁的机会。而对方,在听到她的话后只是淡淡一笑,丝毫没有哪怕一丁点难过的模样。

“就算我再欲求不满也受不了冰大狱长的体力啊。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死的。”

“你也怕死吗?”冰心不置可否的问道。这个女人竟然还会怕死?既然怕死的话,为什么不老老实实的听话,还一次又一次挑衅自己呢?

“是啊这世界上最怕死的人,就是我啊”

这一次冰心的确如她所言,几乎快要把蓝月宁死在床上。

坐在监狱内部的急救室门口,说不后悔,是假的。冰心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失控到这种地步,在刚才送蓝月宁到这里的时候,那怀里的人明显已经没有了意识,高烧竟然到了39度。想到那女人身上的那些伤口,还有自己从小到大唯一个的一个朋友在进入急救室时那副严肃的表情。

伤口感染,高烧不退,身体严重脱水。这样的症状,可大可小。这是冰心第一次感觉到害怕,并不是怕自己所做的恶行被发现。而是怕那个放/荡张扬的女人,会就这样死掉,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冰心知道,蓝月宁其实是一个很怕孤单,很怕死的人。即使那个女人总是露出一副没心没肺的笑,但是她笑容背后的伤,也一定不会比那笑容少。

等了许久,急救室的大门才被缓缓的推开。一个身材高挑,约有170左右,穿着白色大褂的女医生从其中走出。即使是带着洁白的面罩,却也能从她露出的双眸和紧皱的眉头看出这女医生的心情貌似不太好。

“跟我过来。”那女医生在经过冰心身旁时抛下这样一句话,然后便转身进了办公室。周围的护士都愣在一边看着坐在那里的冰心,第一女子监狱的监狱长,估计在这里是没人不认识的。

然而更令她们惊讶的是,她们向来对谁都轻声细语,温柔近人的舒医生竟然会一反常态的冷着一张脸。而那个传说中铁面无私,拥有极强实力的监狱长,竟然会在听到她们舒医生略带命令的一句话后身体一颤,还那么听话的样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

过了许久,冰心才长叹一口气站起身,在所有护士充满八卦的注目下,耷拉着脑袋进了门口上挂着舒婉菡主治医师的办公室。

“婉菡,这件事是我做的有失妥当,你千万别和”

“冰心,以前你再怎么胡闹,即使是替他们做那些事,我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管你,可是现在,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即使是要对女囚犯动私刑,却也不用到这种地步吧?她那里受了伤,也许几天都下不了床,这是你的杰作吧?”

“呃”听着那种事被自己唯一的朋友摆到台面上来说,即使是一向波澜不惊,号称第一铁面的狱长也微微红了脸。“婉菡,你说话就不能委婉点么,我承认,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总之,你一定不可以和我女儿”

“不可能!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之所以会到这里来当医生,就是要替你女儿盯着你,你知道你大女儿多么担心你!!这件事,无论如何我都要告诉你女儿。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你都有两个孩子了你要是出什么事你那两个心肝宝贝儿还怎么生活啊!你说呀!!”舒婉菡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坐在椅子上

“喂,舒婉菡,你就不能对待我的时候像平时对待那些犯人一样温柔一点么?你现在威胁我是不是?你别以为我就没有你的把柄,听说最近你和第二层的那个小姑娘走的很近嘛,她现在也在这里吧?是多少号来着?是1078还是1578来着?嗯?”

“好,冰心,这次就算了。只是我还是要忠告你,不要再和那个叫做蓝月宁的女人有所纠葛。她是第八层的人,你应该明白她代表的是什么。和她扯上关系,不会有好处。如若被上面发现,不止会害了她,也会害了你自己!更会害了你的一个家。”

“恩,我明白,那我现在去看看她,改天等你有时间,来我家吃饭吧。我女儿说她最近都没看到你!都挺想你了。。”

“好,改天有时间一定去。”

和舒婉菡道别之后,冰心便马不停蹄的走向蓝月宁住着的病房。因为她是被关押在第八层的极度危险型重犯,所以就不可能和那些普通的囚犯住在一个病房里,而是独自一个人住在一个房间。

推门而入,看到的便是那个躺在床上,侧头望着窗外的人。她那倾斜的头和脖颈形成一个完美的弧度,露出纤长的脖颈和锁骨。而那上面,还留着自己印下的痕迹。消瘦的手背上打着点滴,两条如竹竿一般的手腕被纱布包扎好,用手铐拷在病床的两边。只有上厕所的时候,才可以解开,有那么一两分钟自由活动的权利。

这,就是重型囚犯的待遇。却是让冰心心里一疼。这就是区别!!

“感觉怎么样?”冰心坐在病床前开口问道,随即便后悔自己问了这么一个白痴的问题。被这样对待,还能怎么样?

“冰狱长是问这里的环境怎么样?还是问昨天晚上怎么样?”

“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听到蓝月宁的话冰心反问。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