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幸福彼岸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幸福彼岸》旭日丹乐著_耽美言情小说

幸福彼岸

作者:旭日丹乐分类:耽美小说类型:婚恋情缘

杯子~辈子!接受了杯子,便是定下了一辈子!钟佳然是高朗的初恋!高朗亦是钟佳然的初恋!初恋最单纯,却最难忘,因为它记录着成长的印迹~心相伴,爱相随,校花和校草相知相恋本是多么美好的情缘!偏偏,他们之间多了一个坏事的同学杜安承!阴差阳错,钟佳然嫁入豪门!豪门老公对钟佳然百般迁就,能否换得她一颗真心?一段没有感情的婚姻,能否走到最后?累了,倦了,不想再爱了,可是,舍不得离开~世事变迁后,人也非,物也非,事事非,校花和校草还能否再续写前缘?有情人是否能终成眷属?他们能否最终抵达幸福的彼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刻,孟语君居然觉得成日里一遍又一遍叨念她用了家里多少多少钱的妈妈,都比那些同学要好千倍万倍!

孟语君边哭边跑,两个小时后,不觉就跑到了距离家两百米远的泥泞小路上。小路旁边那块菜地是她家的。

此时,她爸爸孟运彬穿着一身打了三个补丁的蓝色帆布衣服,正佝偻着身子一锄头一锄头地松土。

“爸!……呜呜呜……”孟语君哽颤地大喊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语君,你怎么了?怎么中午就跑回来了?学校放假了?”孟运彬忙放下锄头,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跟前,他浓眉下面一对炯灼的眼睛里饱含着无边的慈爱,关切道:“说话呀?你到底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

“爸!寝室里的同学都在背后说我是个贼!爸,我不想去学校了!我不想读书了!呜呜呜……”孟语君边哭边说。

“这么欺负人!走!爸爸到学校找她们去!”孟运彬也是个急性子,说着便拉着她欲往学校走去。

“爸爸,没有用的!我跟她们理论,她们就说我是承认!说我是做贼心虚!爸爸,我不想读书了!我在家里可以帮忙一起干农活!爸,我不读书了!”孟语君哭着大声嚷嚷,眼泪狂飙。

“她们当面有没有这样说你?”孟运彬的眼睛湿润了。

“她们都在背后这样说我,都传到了我耳里!她们当我面就指桑骂槐,说一些很难听的话,故意说给我听,我听不下去,跟她们理论,她们就说我是承认!说我做贼心虚!我不想去学校了,我不想再看见那些同学!呜呜呜……”孟语君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河水,汹涌而出。

“背后说就让她背后说去!你又没做,你管她怎么说!她们又没有当面说你,你就不理她们便是!自己好好读自己的书!不读书怎么成?你想将来和爸爸一样当个苦农民?好生读书!爸爸就是砸锅卖铁也供你上大学!”孟运彬宽慰道。他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文化,大字不识一个,也说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话。

话是这么说,没错!只要自己没做,管人家背后说什么!可是,正因为没有做,被无辜冤枉心里才憋屈!若孟语君真偷了人家的东西,她也就不觉得如此委屈了!

的确,那些可恨的同学因为无凭无据,所以没有点名道姓的骂她。可是,她不是傻子,她听得出那些冷嘲热讽的奚落,那些指桑骂槐的脏语,全都是骂她的!因为,全班全校只有她一个是爸妈捡来的野孩子!

孟语君蹲在泥泞小道上,挥泪如雨,稀里哗啦哭泣了好半晌,终还是被他爸爸劝返回了学校。

憨厚老实的孟运彬考虑到,同学们并没有点名道姓骂自己女儿,所以,他也就没和她一同去学校找那些同学评理。再说,他不是闲人,他一天到晚都有忙不完的农活。

重新返回学校的孟语君,等待她的依旧是无休止的欺凌!

后来,孟语君又和吴梅代表那一派的同学争吵过几次。然而,每次都是一样,她一开口跟她们理论,她们就说她是承认!说她是做贼心虚!还说,她们已经把她告到班主任彭老师那里去了!

从那以后,任同学们说得再难听,再不堪入耳的话,孟语君内心再怎样兵荒马乱,她都再不吭声了!她静静地等待着彭老师把她叫去办公室,单独谈话,问明此事。

她有太多太多委屈要告诉给彭老师!

她要告诉彭老师,她没有拿过同学一毛钱!

她要告诉彭老师,她更没有偷同学的漂亮裙子!她从小到大都是捡堂姐,表姐的衣服裤子穿,穿别人的衣服,她早就穿腻了!她怎么可能再去偷别人的衣服!

她要告诉彭老师,她现在连饭都是在教室里吃,她待在寝室里的时间比谁都少!请问她怎么在人眼皮子底下偷东西?!

她要告诉彭老师,每次同学们这样冤枉她!这样指桑骂槐地辱骂她,她心里真的好痛苦!如果死能证明她的清白,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死掉!

遗憾的是,孟语君一直等,一直盼,就是盼不来彭老师的单独谈话!她不知道,到底是那些同学因没有证据并没有告她,只是故意这样说,吓唬她?还是因为她是班上的尖子生成绩优异,彭老师担心影响到她的学习,便一直没有叫她去问明此事?

人言可畏!在流言蜚语下孟语君在学校过得越来越诚惶诚恐,战战兢兢!

孟语君被流言蜚语攻击得太厉害了!那些污蔑她的脏语就像广播一样,一遍又一遍不停在她脑子里回响,害得她一刻不得安宁!人也变得恍恍惚惚!

有一天,孟语君自己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从来都是把钱放在里衣的贴身荷包里(她的每一件里衣都有一个奶奶特地为她缝的贴身荷包,她的生活费从来就是装在那个贴身荷包里,睡觉也从不离身),可是那天课间,她去小卖部买了瓶墨水后,就把钱随手放进了校服外套荷包里,但是,她忘记了!

中午放学,孟语君去买饭往里衣的贴身荷包一摸,发现钱不见了!她下意识以为,是寝室里那个贼终于偷到她身上来了!

那钱可是她一个星期的生活费!于是,她哭着跑去找到彭老师,说她的生活费不见了!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她突然在校服荷包里发现了自己那十几块钱生活费。

于是,她又赶紧跑去告诉彭老师,她的钱找到了!

就这样,寝室里的同学都说她是故意那样做,一会儿说钱丢了,一会儿又说钱找到了,全都是因为她做贼心虚!还说,现在寝室里所有人都丢过钱了,就只有她一个人没有丢钱!

其实,寝室里除了孟语君没有丢钱,还有一个人也没有丢钱,就是寝室里那个真正的贼!杀千刀的贼!

于是,说孟语君是寝室里那个贼的流言蜚语越传越厉害!传遍了全班,全年级,全校!

孟语君想,一定也传到高朗耳朵里了!高朗一定也以为她就是那个手脚不干净的贼!

“人之言多,亦可畏也”。孟语君终是被这些流言蜚语压得不堪重负!

元旦假期,孟语君在家中写下了“绝笔”日记,特地放在了她的枕头边。

紧接着,她便在家里翻找出爸妈用来喷洒庄稼的农药――一乐果,只剩下了半瓶,拧开瓶盖,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一滴不剩。

不过片刻,孟语君便口吐白沫,瘫倒在地。

这时,她妈妈正好回来喂猪,发现了倒在地上狂吐白沫的她,赶紧将她背去了当地卫生院。

医生赶紧给她洗胃、灌肠、输液,一番抢救后,她终是脱离了生命危险。

孟语君打算留给家人的绝笔日记是这样写的:

“我最敬爱的奶奶,对不起!爸爸,妈妈对不起!

孟语君不孝!要先走了!

寝室里每个同学都冤枉我是个贼!是个小偷!她们常常指桑骂槐辱骂我是个手脚不干净,没人要的野孩子!

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这样无凭无据冤枉我!我只知道,流言蜚语好比利剑穿心!让我窝心里难受!我真的真的怕了她们的嘴!

我很委屈!却不知道对谁说!也不能跟她们理论,只要我一开口跟她们吵,她们就说我是承认!是做贼心虚!

她们实在太可恨!太过分!在背后把我议论得沸沸扬扬!传遍了整个班级!整个学校!害得我被全班同学孤立!

如今,我已被班上所有同学孤立了!我也终于明白了,大家都欺凌辱骂的人,不一定是最坏的那个人,但她一定是最好欺负的那个人!

可是,她们是谁?!他们究竟凭什么无端端这样欺负我!让我活得这般痛苦!压抑!憋屈!难受!

其实,我大概也知道,她们之所以这样无凭无据冤枉我,肆无忌惮欺凌辱骂我,就是因为我是爸妈捡的,没人要的野孩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亲生父母生了我又狠心地抛弃我!我恨他们!我每多受一次同学的欺凌,就恨他们多一分!我恨他们生下我,又不要我!为什么不干脆直接掐死我!

若是,当初他们决定抛弃我时就掐死我,我就不会经历这么多!受这么多的苦!更不会看到这么丑恶的人世间!

亲生妈妈,你把我带到这个世上,我一丁点也不感激你!

从小,家人便告诉我,我是他们捡回来的孩子;从小,我就知道自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

亲生妈妈,记得,我还是八岁那年随家人去另一个村子吃结婚酒的时候见过你一面,也是记忆中唯一的一面!当时,我们就那样毫无征兆的相见了!家人对我说,“这是你妈……”我无事般“哦”了一声,不觉得尴尬,也没难过,只是没拿你硬要塞给我的钱……

可是,亲生妈妈你不知道,回家后,我就悄悄躲进被窝里哭了……

亲生妈妈,你知道吗?如今我被冤枉成个贼,我所承受的煎熬、抑郁、伤痛……任何人也是无法感同身受!

我的委屈无人懂!我的痛苦无人知!我的愤怒无处发!我活得就像一条狗一样憋屈懦弱!

我真的很恨她们!恨寝室里所有人!我恨死她们了!恨那个不得好死的贼!也恨那些丢了东西的同学,她们不好好保管自己的东西,弄丢了怀疑这个,怀疑那个,还害得我无辜被冤枉!背黑锅!

我怎么就那么倒霉!

亲生妈妈,你知道吗?现在同学们都冤枉我是贼,就是因为我是捡的!被父母丢弃了不要的野孩子!

亲生妈妈,我曾在心里问过你千百万遍,为什么生下我,又不要我?为什么?!

亲生妈妈,以后,我再也不会问你为什么了,因为我要走了!我要离开这个丑恶的人世间!永远离开!惟愿,下辈子再也不要做你的儿女!

其实,我不想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掉,我好想买来炸药,与寝室里所有人同归于尽!我要她们为冤枉我付出代价!

可是,我不知道在哪里买炸药,所以我只能自己走。

我走了,就再也不会听到同学们那些奚落嘲讽的污语!就可以彻彻底底解脱!

我一死,何足惜,不过,还是怕了人言可畏!

我敬爱的奶奶!爸爸,妈妈,其实,从小我就看见您们对周围谁家有出息的儿女各种羡慕,我也多想变得有出息!可是孟语君再也不能了!因为我离开了……

敬爱的奶奶!爸爸,妈妈,孟语君对不起您们了!

这辈子欠您们的,孟语君愿意下辈子变牛变马来还您们!”

只是,她含泪写下的这篇日记,她原本以为的“绝笔”日记,最终她的奶奶、爸爸、妈妈都没有留意到!

孟语君原本想的,她走后,家人整理她的东西时,便会发现这篇她特意放在枕头边的日记。他们虽不识得字,可是他们可以拿给左邻右舍看,这篇日记就算是她给她们的一个交待!

阴差阳错,孟语君没能如愿死去!家人自然也没有谁注意到她特意放在枕头边的“绝笔”日记。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