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纷花径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纷花径下》王姓大少爷著_耽美言情小说

纷花径下

作者:王姓大少爷分类:耽美小说类型:西方罗曼

谁说女生要矜持?面对爱情,不分男女,大胆主动的去追求幸福,追求爱情,我有什么错?谁说男人一定要顶天立地,我就是把你宠成只属于我的大宝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公司春节放假以后,穆清刚彻底把自己放松下来,每天总是睡到中午才醒。原本打算睡到中午的他,刚刚在梦境中再一次遇见谢婉婷,准备呼喊的时候,被一阵枕头锤击的醒了过来。

穆清刚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对着面前站立的老妈埋怨了一句,“老妈,这才几点啊,这么早叫我做什么?我困,让我再睡一会。”

说完,穆清刚抱着棉被倒下身子,继续迷糊起来。

老妈被他这个样子气的一乐,伸手把穆清刚身上的棉被给扯了起来,“臭小子,起来!这都九点了,还睡?快给我起来!”

一阵冷风吹过,穆清刚猛地打了一个冷颤,抱紧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老妈,冷,冷啊!咱不带这样玩的,行不行?给我被子,你想冻死你儿子啊?”

老妈哼了一声,把棉被叠了叠,扔到床铺的一边,“冻死你拉倒。臭小子,快起来!人家媒婆刚打电话过来,说今天人家女孩子有时间。趁着今天人家女孩子不忙,赶紧过去谈一下。还睡?给我起来!你个大懒虫,快起来!”

穆清刚哭丧着一张脸,对着老妈瞅了瞅,“不是说正月十四去吗?怎么说变卦就变卦,还能再不靠谱点不?唉,好冷。老妈,你回避一下呗?你在这里不合适,男女授受不亲的说。”

老妈拍了他头顶一巴掌,瞪着穆清刚狠狠哼了一声,“我是你老妈,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跟你老妈我扯这个?臭小子,赶紧给我起来,听见没有?”

穆清刚咧了咧嘴,“我起,我起还不行?老妈,你在这里我害羞,你回避一下,行不行?”

老妈看着他撇了撇嘴,“你个臭小子,还害羞?行,我回避一下,你小子可不准捣鬼,听见没有?赶紧给我起来,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穆清刚咳咳轻咳了两声,推着老妈走出门外,“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老妈,你就别唠叨了,成不成?保证不捣鬼,行不行?老妈,话说唠叨太多,老的快啊?”

老妈转头盯了他一眼,伸手在他头顶拍了一巴掌,“你个臭小子,我老的快,还不是为你操心累的?不知道好歹,还有理了你?”

穆清刚呵呵点了点头,“是,是我让老妈你操心累的白了头,行了吧?老妈,你先出去,行不行?我换一身衣服。”

老妈温怒的哼了一声,“你个小子,给我好好收拾收拾自己,好好打扮一下,别整天就那一身衣服。给我收拾的利索一点,好歹帅气一点,别整天邋里邋遢的,我还怕你给我丢人呢。知道不知道?”

穆清刚吐了吐舌头,把房门关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定不给老妈你丢人,一定把自己打扮的帅帅的。老妈,你稍等一下,等我闪亮登场。你就瞧好吧。”

老妈看着关闭的房门,撇了撇嘴,“还闪亮登场呢,就你个小子,能折腾出什么花来?你知道啥叫帅吗?”

穆清刚在房间中一阵折腾,极其臭美的在自己身上喷了一点香水,对着镜子照了又照,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仰着头一副骄傲的样子,走出门去,“老妈,你看看,这样还行吧?”

老妈盯着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行啊,臭小子,这一身还挺精神的。就这样了,走吧,去媒婆家吧。”

穆清刚抱住老妈的胳膊,对着老妈直撒娇,“老妈,我不去,可以吗?”

老妈双眼一瞪,抓住他的耳朵就是一圈旋转,“好啊,臭小子,跟老妈我来这一套?今天,你必须去。给我走!”

穆清刚呲牙咧嘴的随着老妈一步一步的走着,不时的哀嚎一声,“老妈,疼啊,你放手,行不行?”

老妈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行!除非你跟我去媒婆那里,不然,我是不会放手的。听见没有,去不去?”

穆清刚无奈的撇了撇嘴,抓住老妈的手,蹦了几下。垂头丧气的叹了一口气,低头耷拉角的吐了吐舌头,“我去,我去了,行不行?老妈,你快放手啊,我去,我去媒婆那里了。啊,我耳朵要掉了。”

老妈明显不相信的对他打量了一眼,“你真的决定去了?”

穆清刚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我真的决定去了,真的要去,不骗你的。哎,老妈,你咋就不相信我呢?”

老妈抓着他的耳朵不肯松开,“相信你?你再换一套给我来?就这样走吧,我怕你半路跑了。到时候,我去哪里找人去?你小子,我还不知道你?”

穆清刚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认命的任由老妈抓着耳朵,向媒婆家的方向走去。

唐村和他所在的穆家庄,仅仅隔着一条宽阔的道路。这条道路被成为外环路,是他所居住的这座城市的最边缘的一条道路,是郊区与农村的分割线,把郊区和农村分割成完全两个世界。唐村在这座城市郊区的最边缘,而穆家庄被排除在郊区以外。

原本穆家庄被划分成这个城市中心城区的文化区之内,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划分到工业区之中,而工业区和文化区因为穆家庄的划分曾经大吵大闹。结果,现在穆家庄成为了一个工业区不肯要,文化区也不肯要的三不管的地方。因为,没有愿意搭理穆家庄的,所以,穆清刚的村庄一直被笑称为最贫困的村庄。

老妈拿着记事的小本子按图索骥的找到媒婆家,向媒婆家的院落打量了一圈,伸手在木质的门上拍了拍。

穆清刚探头向里面瞅了瞅,对老妈挤了挤眼睛,“老妈,你用力点,里面的人都听不见。你平常不是回家的时候,拍门拍的震天响的吗,这会这么轻做什么?人家听不见的。”

老妈举起手向他打过去,“你个臭小子,就你废话多。我回家拍门拍的震天响,你小子还不给我开门,你耳朵聋是吧?还是,你装作听不见?”

穆清刚躲过老妈的巴掌,嘿嘿笑了笑,“老妈,我就是太专心了,所以没有听见吗?你老,别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别生气,千万别生气。气大伤身,气大伤身。”

老妈对他哼了一声,收回手再次拍在木门上面,“你小子还知道生气对身体不好啊?也不知道平时是谁,总是让我生气来着?我啊,早晚被你气死,你个臭小子!”

穆清刚抱住老妈的胳膊,对着老妈眨了眨眼睛,“老妈,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气死你呢,是不是?”

老妈被他气的一乐,“你个不正经的臭小子,去一边待着去,懒得理你。还不舍得,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早点死?这次相亲,要是再不成,我也懒得管了,你啊,就老老实实当一条单身狗吧。”

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颤颤巍巍的走到门口,向老妈打量了一遍。随即呵呵一笑,连忙抓住老妈的双手,“老高,你来了?快,快进去说话,快!”

老妈对着他瞪了一眼,对这个妇女寒暄了几句,“穆清刚,快叫阿姨。”

穆清刚瞥了一眼妇女,极不情愿的嘟囔了一句,“阿姨,好!”

这个妇女一愣,对着他打量了一遍,乐呵呵的盯着他,“老高,这是你家的那个小子?不错,长的挺精神的。老高,快,里面坐,里面坐。”

妇女把他们引进房屋以后,端起茶壶在他们面前斟满了茶水。微笑着再次向他打量了一遍,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小子,不错,不错。老高,你家这个小子,挺好的,你倒是愁啥啊?像他这样的小子,应该不用愁找不到媳妇吧?”

老妈苦笑了两声,“她姨,你是不知道,这小子在家里跟我闹的欢快着呢。在女孩子面前,比人家女孩子还害羞,她姨你说他这样的怎么找媳妇?我能不愁吗?”

妇女微微皱了皱眉,对他扫了一眼,“小伙子,你今年多大了?”

穆清刚抬头瞧了一眼妇女,低着头嘟囔了一句,“二十,今年二十了。”

妇女看着他的样子微微摇了摇头,“老高,别说,你家这小子也太害羞了,得多接触接触女孩子,把脸皮磨的厚一点才行啊。这个样子,谁家女孩子会主动找他,呵呵。”

老妈戳了他一指头,狠狠剜了他一眼,“就是,她姨你说的在理。这小子就是需要锻炼,你看,上次你说的女孩子?”

妇女微微笑了笑,再次在老妈面前的茶杯中添了一点茶水,“老高,那女孩子是南家的,我跟你也说过了。女孩子呢,比你家这小子大一岁。她家里自己做了一点小买卖,也算是有点钱,你家小子如果娶了她,不会吃多少苦的。”

老妈端着茶杯接住妇女倒下的茶水,浅浅的喝了一口。

“她姨,我知道。我觉得,女孩子家庭怎么样不重要。只要他们两个人能够聊得来,处的好就可以了,其他的可以一起去努力的,对不对?再说了,我们也不是什么富贵家庭,差不多就可以,主要是两个孩子在一起能够幸福就好,我们做父母的也就放心了。”

妇女端起茶杯缓缓的喝着茶水,目光始终打量着他。

“老高,你说的也对。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就是希望孩子能够幸福的过日子就行,其他的要求也没有多少。我们还能工作,也不指望他们这些孩子给自己多少钱,为家做多少贡献,只要孩子们平平安安的,也就放下心了。我们受苦受累的这么多年,还不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是吧?”

老妈深有感触的点着头,向四周打量了一遍,“她姨,那女孩呢?你不是说,那孩子今天有时间吗,怎么没有见到那孩子呢?是不是,那孩子又有事情要忙了?如果那孩子忙的话,我们改天再来也可以,不急在这一会儿。”

妇女微微摇了摇头,“不是,老高,你误会了。那孩子今天的确是有时间,不过,你们来早了。我们先随便聊一下吧,估计再过一会,那孩子也应该来了。对了,小伙子,你现在上学还是工作呢?”

穆清刚被老妈再次戳了一指头,哦了一声,“我工作了,在一家广告公司工做呢。”

妇女盯着他瞅了瞅,双眉不自觉的皱了皱,“这女孩子长的挺清秀的,脾气也好。就是她的父母身体有些不是太好,老高啊,不是我说,估计这事有点悬啊。”

老妈疑惑的瞅了一眼妇女,端起茶壶给妇女斟满了面前的茶杯,“她姨,这事情还让你多费费心。我家着小子,不会哄女孩子欢心,你多上点心。等事情成了,我给你包一个大红包。你看?”

妇女对着老妈微微点了点头,端起茶杯痛快的一口喝了一个干净。

“好说,好说。我既然给你们说媒,怎么也要多费心,不是?小伙子,这女孩呢,名字叫袁雨欣,今年比你大一岁。以前呢,也有过一段感情,因为感情不和,所以两个人分手了。你呢,多哄哄她,哄女孩子吗?就是那些事情,不用教也应该会的,对吧?”

穆清刚呵呵干笑了两声,一阵无语。什么不用教也会?我就什么也不会,不然以前的那个女孩子也不会被自己气跑了?你老还真是什么话也敢说,这话也敢说出口,不怕你的晚辈听见笑话你?

穆清刚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对,对。女孩子就要多哄着,宠着。”

妇女听到门外有声音响起,对老妈眨了眨眼,“老高,那个孩子来了,我们呢,还是回避一下吧。让他们两个孩子自己好好谈一谈,我们就别掺合了。”

老妈站起身对妇女点了点头,盯着他瞅了一眼,“她姨,你说的对,我们回避一下,让他们年轻人去谈吧,我们就不要掺合了。”

妇女抓起老妈的手,向门外走去,“老高,我们两个有很长时间不见了吧,这一次难得凑到一起,我们可要好好聊一聊。”

在老妈和妇女离开以后,房门被从外面打开来。一个少女走了进来,这个少女上身一件深红色直到膝盖的风衣,风衣里面一件淡粉色的毛茸茸的毛衫。下身一条仅仅只到膝盖的深红色的短裙,短裙里面是一条灰白色的修饰腿型的裤子。脚上一双灰白色的覆盖到小腿的靴子,靴筒上坠着一条条灰色和白色的似乎是丝带的装饰。

少女的手上带着黑色的看不出什么面料的手套,手指修长纤细。风衣腰间的束带,被她随意的垂在身边。乌黑的长发散发着晶莹的光泽,垂到她的腰间,被一条紫色的束带扎了起来。耳朵上坠着一对似乎是感叹号的银白色耳饰,随着她的走动来回摇晃着他的目光。

穆清刚惊讶的睁大了双眼,心底一阵一阵的跳动着。清秀?她这哪里是清秀,简直就是女神啊!这是在做梦吧,梦见女神向自己走过来?

狠狠的摇了摇头,努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对着少女呵呵傻笑了两声,“你好,你来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