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何忆似君心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何忆似君心》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瑷瑷媛媛著

何忆似君心

作者:瑷瑷媛媛分类:历史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民国年间,南京城里赫赫有名的世家千金苏黎,机缘巧合遇到了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程合恩,从此两人携手,在战争年代,谱写了一段为民族为家国的斗争史……几十年后,脑海中仅存的与他一起的回忆,几十年来一次次的寻找与失望,就在这一刻圆满了,苏黎等了一生,终究还是等到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感激那些缘分和巧合,让我们之间的记忆多了许多。

中秋将近,算是过了南京城最热的时候,一到晚上,河上的凉风便吹起来了,秦淮河边生活的人最喜这傍晚。往年这个时节,每日傍晚后河边总有些扎堆听戏的人,在从前留下来的旧戏台子上,或者就在随处可见的空地上,支一把二胡,哪怕就穿着粗布衣裳唱白局,老南京话随着调子出口,也足够让唱的人尽兴、听的人尽情。

然而今年情形却大不相同,自从今年春天以来,上海发生了五卅惨案,自此,全国上下各地形势日益严峻,下半年,反对奉系军阀的声浪在全国形成了,而浙江督办孙传芳紧邻江苏和安徽,所受奉军压力最大,因此反奉也最用力,9月以来,孙传芳便开始在长江下游流域部署兵力。学生游行、工人罢工,为了学生的安全,停学停课是常有的事。

9月下旬,南京街上时有暴动发生,国立中学照常停了课,中秋前夕,级任老师到班里来通知停课的事。

“大家注意一下,从明天起学校停课,具体什么时候继续另行通知。”级任老师说道,班里立刻议论起来。

“啊?!又停课了。”苏黎也说到,说完,又像是反应起来什么,对程合恩问道:“明天就中秋了,停课的话,中秋晚会自然是取消了,那我们排了那么久的节目也演不了了。”

程合恩看着苏黎说完,又看着她失落的低下头去。看着苏黎失望的眼神,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无能为力。只好安慰道:“虽说中秋汇演取消了,可现在这个形势下,在家里比在学校安全,停课是对的。”

“话是这么说,不过……”苏黎欲言又止。

程合恩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同时也就是在这时,他好像忽然明白了自己的内心,哪怕是在妹妹合姝最无理取闹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过。同时,程合恩不知道这究竟是好是坏,毕竟他能想到未来会有多动荡;他也能想到,程家和苏家之间的差距,一个是整个南京城都知晓的苏家,另一个只是靠父母微薄工资养活的普通人家。

停课之后的整个十月,南京城里动荡不安,十月十号之后,孙传芳以“太湖秋操”为名,命令全军发动,由太湖出击,分兵进击上海和南京。

苏父从中秋之前那几个当兵的手下来家里商量寻求支持时便预料到未来会有一场仗要打,所以提早便在南京城外的乌江镇上准备了一套宅子,避免到时候城内乱起来家里人有危险,果然十月里学校停了课,城内愈来愈乱,苏父便带着一家老小到乌江镇上来避了。

在乌江镇上已经躲了一个多月了,这期间虽然苏父依旧隔几天冒险回城里看看厂子,但苏黎一直呆在家里哪都没去,快憋坏了。

这天下午,雨过天晴,十一月初本来已经略微有些冷了,偏偏外面又暖和又安静,天气好的出奇。苏黎便拉着母亲出门在近处转转,那苏家的宅子周围有一片湖,湖边绑着几只船 ,湖里不知是谁家养的鸭子,在扑腾着水。

一个月来,苏黎第一次出门看着这场景,心里欢喜得很,不觉越走越快。

苏母在后面跟得累了,喊道:“黎儿,别走太快,我们还是早些回去了,万一镇上不安生,出了事叫你爹担心。”

苏理好容易出来一回,没有要回去的意思,便跑过来向母亲撒娇道:“好久没出来了,再玩一会吧。要不母亲您先回去吧,我待会自己回来。”

苏母一向受不了女儿撒娇,想着这镇上倒还安全,于是应了她,只嘱咐她早些回家,便自己先回去了。

苏黎沿着湖边走着,越来越觉得乡下生活的自在安逸,闭着眼闻着湖边雨后的味道,不觉哼起了小调。

走着走着,苏黎听见一女孩在哭,四周望了望,却没有看到人,苏黎只得跟着模模糊糊的声音寻找,越往前走,那哭声越来越清晰,苏黎忽然瞧见桥边的小土包后面有一个约莫8、9岁的小女孩,跑近了看,那小女孩被倒下的柴堆压伤了腿。

“小妹妹,你没事吧?”苏黎赶紧跑过去,蹲下移开了砸在女孩腿上的柴堆,复又看来看女孩腿上的伤。

“姐姐,我腿动不了了,好痛。”那女孩看见苏黎,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哭诉道。

“你先别急,我也判断不出伤势严不严重,要不我先扶你回家吧?你家住哪啊?也在这附近镇子上吗?”苏黎关切地问道。

“我家就在前面镇子上,都怪我一个人跑出来放风筝,结果只顾着看天上没看脚下,摔进柴堆里,害的风筝也丢了,还伤了腿。”说完,女孩又委屈得嘤嘤的哭了起来。

“别担心,我们先起来,我扶你回家,早些找医生治疗才行。”说完,苏黎扶起女孩,本想背起她,怎奈苏黎自己本也不是十分有力气,只能攀着女孩的肩膀,叫女孩点着脚慢慢往镇上走去。

女孩带着苏黎向镇上裁缝店旁的巷子里走去,穿过巷子,到了主街后第二排街道,修着一排整齐的二层民居,民居前窄窄的路上有些人家的主妇正三五几个坐在一起做着家务,洗衣服、择菜,聊着家常。

“我家就在那边倒数第二间房子。”女孩指着远处说到。

扶着女孩走了这许久,终于到了,苏黎一边喘着气一边对对面聊天的主妇喊道:“婶婶们,帮帮忙吧,她脚受伤了。”

闻声,主妇们望过来,见到这情形,瞬间放下手下的活计跑了过来“这不是程家的丫头吗?这是怎么了?”“老程,程家大姐,快出来,合姝出事了!”

大妈们嗓子一起来,巷子里瞬间闹腾起来,从苏黎手里接过合姝,朝程家走去。程家合姝的父母听到外头的动静从家里出来了,看见合姝的样子,连问怎么了。

“应该是脚踝脱臼了,还有外伤流血,好在已经止血了。”大妈们解释道,又指着苏黎说:“是这个姑娘把合姝送回来的,幸好啊!”

程父背起合姝,正准备去镇上诊所,跟程母听见邻居这话,拉着苏黎的手连连道谢。

苏黎一时有点不知所措,可程家夫妇的真诚让她心头泛起暖意,“不用谢,不用谢,应该的,您快带她去医院吧!”

“苏黎,你怎么在这?”听见熟悉的声音,苏黎转过身去,便看见了闻声赶来的程合恩,两个月不见,程合恩好像更成熟了些,嘴边冒起些小胡茬,这么一看倒像是个成年小伙了。

“程合恩,你怎么也……”苏黎话没说完,想起小姑娘的名字,猜到大概是他妹妹,“我在湖边遇到她受伤了,就给送回来了。”

“你们认识啊,那合恩,你在家好好招呼一下这位姑娘,我跟你爹先去诊所给妹妹看医生。”程母对程合恩说到,又看向苏黎:“姑娘,不介意的话,在我家坐坐吧,还得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家合姝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苏黎没来得及回话,程合恩抢着开了口:“爹娘,你们去吧,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一定好好招待苏姑娘。”

说完,程家父母就背着合姝去诊所了,看着他们走远了,大妈们也散了,留苏黎和程合恩在原地站着。

苏黎想起刚刚那句“苏姑娘”,他好像是第一次这么称呼我吧,之前都是“苏黎”“苏黎”的叫……想着这些,苏黎想入了神。

程合恩连续叫了两声名字,苏黎都没应,便用手在她眼前挥了挥,“怎么了?”

“啊?”苏黎反应过来,显然是吓了一跳,回道:“哦,没事,没事。在想刚刚的事呢!”话是这么说,可她哪里是在想刚刚的事,说完暗暗的骂自己“想什么呢!”

程合恩见她这样,心里忽地笑了,却又故作镇定的说:“真是谢谢你把我妹妹带回家。去我家坐坐吧,等我爹娘回来,他们说一定要感谢你呢。”

苏黎想到要去他家,单独呆在一起,自然是连连拒绝,可程合恩又接连表示父母一定要他留住他,不然肯定会责怪他的。听到这些,苏黎只好应了。

于是两人便一前一后朝程合恩家里走去。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