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我的日本女友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30日

《我的日本女友》隔壁班的亚铖同学著_都市言情小说

我的日本女友

作者:隔壁班的亚铖同学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战斗

一个是抗日英雄的后代,一个从小定居日本的日籍华裔。一个是除了卷毛就毫无特点的男生,一个像来自二次元的可爱女孩。一个是普通的农村家庭,一个是富可敌国的大财团。一个只想平平凡凡地生活,一个要成为最著名的漫画家。一个高中未毕业,一个智商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上去准备,等下就坐出租车去。”

“这么急?很远的么?”

“要坐一个小时车吧。”

神月回她的房间换衣服,我把榴莲放回她公寓的大冰箱里,就用手机打了车。当神月小姐穿着超短的牛仔裤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的眼睛就很难从她又细又长又白的腿上移开。上了车后,神月跟司机大叔说了具体地点。我们都坐在后座上,她又盯着车窗外面傻笑,我们都不说话。

“我今天穿的是粉红色的。”她突然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啊?”我奇怪地问着她。

“小裤裤的颜色呀。”

“我擦咧!谁对你穿什么颜色的小裤裤感兴趣呀?”

“可是你一直盯着我的腿看呀!”

“盯着你的腿看又不是想看你的小裤裤。”我反驳道。

“那你承认盯着我的腿看了喽!”她妩媚地笑着。额~这货竟然会套我话,太可怕了!

“亚铖君~你这个臭流氓!”

“哈哈~”司机大叔在前面大笑,气氛突然变得尴尬了。这次我们两个都看着窗外。车子均速漫行在空旷的马路上,窗外的景色不断在变换,像看电影一样,我的内心既激动又害怕。车子每次减速我都以为到了,心里却祈祷不要停车,因为我害怕见到见晴。如果三年前我们约出来见面,见晴因为此而出事了,我该怎么面对她?我又该怎样面对自己内心的谴责?

我无助地望向神月小姐。小声询问。“我们真的应该去她家找她么?”

神月听了,我感觉她鄙视了我一眼,虽然不易发觉。然后向驾驶座前附着身子对司机说:“大叔~麻烦改变目的地,去最近的银行好吗?”

“去银行干嘛?”我紧张地问。

“去取钱出来,还我两百万日元呀,一日元也不能少哦~”司机大叔听了后说:“我知道附近有一间可以兑换日元的银行,我带你们去吧。”

我听了后大惊失色∶“喂喂,大叔你也热情过头了吧?”我说完我就后悔了,因为司机大叔真的热情过头了,他没有开玩笑而真的朝一条叉路转弯开进去了。

我赶紧向神月小姐道歉。“我知道错了,不要去银行了,还是去见晴家吧。”我几乎在哀求她,因为我真的没有两百万日元啊。

“确定了么?”

“嗯嗯~”我非常肯定点了点头。

“大叔我们往回走。”神月又对着司机说。

“好咧~”我说司机大叔你的服务也太好了吧?我的心里忍不住吐了槽。我惊魂未定地擦了擦汗。

“男生就应该说到做到的嘛,总是犹豫不定的,怪不得亚铖君你一直没女孩子喜欢。”

“是、是、是。”我敷衍地答着,内心的话却是∶“这不是你一直都在逼我来的么?”

“不过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

“为什么这么说呀?”

“我猜她家应该很有钱吧。”

“你怎么知道的啊?”

“因为从跟踪器传来的路线来看,她跟我们走得不一样。她走的是高速公路,而不是像我们走更近路线的国道。高速公路的出口离她停车的地点,还有很远的路,也就是说她绕的路比我们还远一倍。但刚才她用了40分钟,就走完了我们抄近路,也要一个小时路程的路,所以她坐的绝对是跑车。她走高速公路的目的是省时间,而不在乎油费。这也只有有钱人会把时间看得比钱重要吧?”

我震惊地听她说,情不自禁地问∶“真的是这样的吗?”

神月见我一脸惊讶的样子接着说∶“好吧~其实我在酒店看到她坐跑车来啦~”

“那你直接说嘛,装什么柯南一本正经地在推理。”神月向我吐了吐舌头。

车停了,停在一扇大门前。大门两边延伸着一面高大的墙,将我们的视线挡在外面。看不到墙里面的建筑,即使这样,大门富丽堂皇的设计绝对让人过目不忘,看一眼就知道这是一所豪宅的大门。

我目瞪口呆地看了好久。良久才说:“我们没来错地方吧?”

“追踪器指示的路线最后停在这里,肯定没错。”

“问题是不属于墙里面的我们该怎么进去呀?”

我看到神月若有所思的样子,我在猜她是不是会放弃进去的念头。她却突然转向我说∶“亚铖君你去敲下门。”

“我吗?”我有点害怕地说着,我想起今天见晴的姐姐憎恨我的眼神。

“两百万~”神月悠悠地说着。我只能忍着内心的恐惧,坚强地向其中半扇门走去。比起憎恨的眼神,我更害怕神月伸手要钱的样子,贫穷带给我勇气!

我的手碰到门的刹那,我却在犹豫说什么好?

“请问先生你是那位?”突如其来地从门逢中传来像对讲机的声音,把本来就超紧张的我吓得不轻。我操!这也太快了吧?我还没敲呢。紧张的我根本说不出话来,里面又传了声音出来。

“先生你是来干嘛的?有预约号吗?”

这时我的大脑已经短路了,不经控制地说∶“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前去西天取经,路过此地……”

咚!

“啊~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神月,狠狠地敲了我一锤。我无辜地看着她,她却仰着头看着大门的上面,原来上面隐蔽的地方装着一个摄像头。

“你好~我是来应聘女仆的。”神月礼貌地回答。

“你旁边那位先生也是么?”

“还有男生做女仆的么?”我非常不满地指着摄像头说。

“不是的,她是我哥哥,她陪我来这的。”

“那请你把应聘的预约号放在扫描区扫描。”门逢中的声音刚说完,大门中一块离地一米多高的区域变成一个闪着红色正方形。正方形还不停地滚动一行字∶“请把信息放此接受扫描。”神月小姐掏出手机打开一个二维码,放在离红色正方形10厘米的对面。五秒后,闪动红色的正方形变成恒定的蓝色了。正方形里面的字也变成∶“扫描成功,身份确认,允许进入。”

大门缓缓地打开了,并伴随一声∶“欢迎你的到来,三神月小姐,我们已经将这里的基本地图推送到你的手机。请按地图指示前住员工工作区,在那里有人会协助你登记。”

高科技呀!大门打开到刚好两个人能过的距离,神月先我一步走了进去。我跟在她后面,非常好奇地问她∶“你是怎么弄到那个啥预约号的?”

“跟踪器最后显示停到了这个地点后,我搜了下这里的周边,发现这里有间豪宅。手机地图上有显示这间豪宅正在招聘女仆。然后我就找人帮我伪造一份女仆简历。我发了填了我名字的假简历,和一张我本人的照片过去就通过了。她们给我发了一个二维码,说是直接来这里面试就行了。

“你发什么照片这么大杀伤力,怎么一下子就通过了?”

“以前穿女仆装拍的cos照片。”

“额!这个看脸的行业,好看比什么都重要。”

完全进到里面后,里面的建筑一目了然。里面比从外面看还要大,大门的正前方笔直地延伸着一条大理石铺垫的路面直达主屋。大理石路两边各有一座喷泉,喷泉周围都是一片五颜六色的漂亮花朵。主屋大部分用玻璃当墙面,还有尖尖的塔顶,哥特色建筑风格,庄严又华丽。天色只是微暗,可是主屋周围用来装饰用的灯却都亮了,甚是壮观。我喜欢的女孩竟然住在这么豪华的城堡里,突然觉得见晴就是住在宫殿里的公主一样。她以前只是跟我说过,她家只是有点大而已,原来她说的有点大是指――――那—么—大!

我们朝着大理石路旁边的小路走去,这条小路就简单多了,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一看就知道是给仆人走的。按地图指示,我们就是要通过这条小路,绕过主屋到后面的仆人工作区去,神月的女仆登记和面试也在那里。

如果不是神月,我估计我一辈子很难有机会来到这么豪华的地方,我敬佩地看着前面的神月。她比我淡定多了,貌似对这个城堡一点兴趣都没有,从进门的那一刻就一直盯着手机看,就算是要看地图也太认真了吧?我们都不说话,我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豪华的建筑一边跟着神月走。

这里真大,我都不知道走了多久才终于绕到主屋后面,后面的几栋楼虽然没有前面的主屋壮观大气,但绝对比我见过的房子都要漂亮。我正在感叹有钱人真会玩的时候,神月已经走到离我们最近也就是靠近主屋的一间比较低矮屋子前面。原来那里有扇不易看到的小门,我正在问是不是到了?

她叫了一声∶“有人吗?”没反应。她又用手出力推了下门,还是没反应。

我刚说∶“让我来吧。”她一脚就把门给踢开了。门‘咚!’地响了一下,撞到墙后还反弹了一下,这么大的声响把我吓呆了。

“你丫也太大力了吧?”我对着神月说,她却不理我,直接想都不想就进去了,留下我一个在门外面不知所措。我紧张地向周围看了看。生怕刚才的声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不过从进门到现在为止,一个人影都没看到,这么大的豪宅里却没个人影真让人觉得诡异。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天开始变暗了,这下子越来越恐怖了。

“亚铖君你被鬼捉走了么?怎么还不进来?”

“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就不要说鬼了好吗?”我边抱怨边害怕地迅速向小门里走去。里面比外面暗了不少,我刚进去的时候神月也找到灯的开关了,一看清楚才知道。原来这里是洗衣房,几台很大的洗衣设备直接镶在墙里面。前面还摆着一盆盆已经分类好待洗的衣物。对面就是一般大小的洗衣机,洗衣机前面摆着统一的女仆装。有的衣服洗干净了,整齐地晾在东面玻璃屋顶下面一排排晾衣杆上。

“这里不是洗衣房吗? 我们来这里干嘛?不是要去登记么?”我对着正在装衣服的盆子里翻衣服的神月说。

“你还真想在这里当女仆呀?别忘了你还欠我200万呢?”

“别老提我欠你两百万好吗?还有你在翻什么?”

“当然在找你欠我的钱呀。”

“在这里么?”我害怕地看看四周,还好除了一堆衣服外,一个人也没有。

我心有余悸地问神月∶“你刚才想都不想就把门踢开了,如果见晴的姐姐就在里我们不是死定了吗?”

“刚才经过主屋旁边的车库时,没看到今天她坐过来的车子。所以她应该又出去了,而且是换了衣服才出去的。因为跟踪器一直就显示停在这里。”

神月边说边在一盆衣服里仔细地翻找。不用多久她拿走其中一件衣服,原来是今天见晴的姐姐穿的衣服。神月小姐小心翼翼地在衣服的背面拆下一个小小的,我在旁边看不清楚的东西。我表示怀疑地向神月借过来仔细看看,这东西实在太小了,还没大拇指的指甲的五分之一大。这么小的玩意真的能追踪人,并把信号传输回手机么?我正要向神月问清楚这个像鼻屎一样大小的东西的工作原理时,发现神月小姐已经不在我旁边了。我转向我身后扫视了一眼,看到神月小姐正在东面的晾晒区。好像在挑女仆服。

“神月小姐你在那里干嘛?”我好奇地问了下。她没有回答我,我以为好没听到。我便向她走近。我还没走到她那里,让我震惊诉事情发生了。神月竟然在那里脱衣服。她毫不犹豫、干净利落地一瞬间把上衣脱掉了。在她身后不远的我,清楚地看到她穿的粉红色内衣。这一幕让我目瞪口。虽然上次在酒店看过了一次。她到底想干嘛?我僵硬地转过了身子,跟上次觉得害怕不一样。这次感觉身体的血液变成一股热流,全身上下都被火烫了一样,这股热流快要从我的鼻孔喷涌而出。

“亚铖君你还傻站在那里干嘛?”

“是我想要问你在干嘛才对吧?”

“我当然是在换衣服呀,难道你觉得我在变身呀?”

“我觉得你像变态,突然在别人面前脱衣服。”

“你害羞了么?亚铖君~”她突然用迷人又妖媚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听得我一身酥麻。

我没有回答。这时我听到她走向我的脚步声。一模一样呀,跟上次一模一样呀,历史又在重演!

“明明你已经看过那么多次了。”脚步声停了, 神月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

“吶呢!不要说得像我天天偷看你一样!”说这句话时我忍不住向她转了身,发现她已经在我身后了。这时的神月已经穿好了连衣裙式的女仆装,那件衣服简直为她而做一样,感觉不用面试她就成了这里的女仆。

“我去!你换衣服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哎~你她像好失望嘛~亚铖君~”她挑逗地说着。

“我、我有什么好失望的?”

“不失望的话请你穿上这件女仆装吧?”

“哦~”我漫不经心地回答着。我接过她递过来的衣服,一瞬间像被电了一下。“坑爹的呢!我一个大男生穿什么女仆装呀?”

“我们要穿女仆装,装女仆进去主屋,那样就有机会见到见晴小姐了。”

“什么穿女仆装装女仆呀?在说绕口令么?你可以一瞬间穿上那衣服,我可一辈子也穿不上呀。”

“什么呀?在日本男生穿女仆装很正常呀。”

“问题我是正经的中国boy呀。”

“是么?刚在偷看我换衣服,在车上一直盯着我的腿看也算正经么?”

“刚才明明是你自己明目张胆地在那里换的,我那里偷看了。”

“你都承认在车上偷偷盯着我的腿看了,你还觉得自己很正经吗?”她得意地笑着。

这货又套我的话,再这样发展下去,就会跟她逼我来这里一样,她一定会逼我穿上那件,成为我这辈子最大耻辱的衣服的。我心里在恐慌,好像要走上不归路,但嘴上却不敢反驳,因为我盯着她的腿看是事实。我逃离她的眼睛不敢跟她对视。

“你不穿上这衣服怎么去见见晴小姐?”我擦擦~她直接出杀手锏了,拿见晴来逼我,这样下去我就真要穿上那件衣服了。

我必须说点什么来反击她。“我要堂堂正正地去见她,才不要穿这件衣服。”

“你是路飞吗?”

“不是!

“你是鸣人吗?”

“不是!”

“你是大雄吗?”

“哎?怎么突然是大雄了?跟前面的画风完全不一样喂。”

“因为大雄有哆啦a梦呀。”

“那又怎样?”

“你既没有吃恶魔果实,也没有九尾附身,更没有万能的哆啦a梦。你又怎样堂堂正正地去见她呢?”

“我只不过想去见我喜欢的人,难道我还要当上海贼王么?”我不爽地说。

“我们是借应聘的名义才来到这里的。可我们毕竟不是这里的员工,你就这样去见她,还没靠近主屋。不是路飞也不是鸣人,没有哆啦a的你一下子就被监控摄像头拍到了,被保镖捉到,你就永远都没有机会见到见晴小姐了。”要命啊喂!她说得好有道理呀,现在反而显得我像个小孩子一样无理取闹了,我快顶不住了,我要被她说服了。

神月看我无动于衷便接着说∶“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因为现在是晚餐时间所以这里才没人。再过一会,这里的仆人就会在这里工作,那时候我们就会被发现。而且我们没有按地图指示去登记,等下保镖们也会怀疑我们来这里的目的。”竟然用这么严肃的口吻说。我的防线一下子被攻破了,我已经想到我穿女仆装的样子了。

我还是不甘心地说道。“为什么一定要穿女仆装才行?这里没其他男生穿的衣服吗?”这是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这里大部分的衣服除了主人的衣服就是女仆装,没有其他给男生穿的衣服,而且能自由进出主屋的除了主人就是女仆了。”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想了想,把头探了过来问我∶“要不你穿见晴的姐姐的衣服?”

我听了差点喷血。“穿见晴的姐姐的衣服,那样不是更容易被人发现吗?被发现了会死得更惨呀!绝对会就地处死的。而且我要的是男生的衣服呀!”我大声地吐槽着,已经顾不上去周围有没有人了。

“亚铖君那你想怎样?女仆装你不好意思穿。见晴的姐姐的衣服你又不敢穿,我们走那么远的路来这里为了什么呀?”还不是你逼我来这里的!

“你就不想见自己的初恋么?不想问清楚三年前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你不是说她是你最喜欢的人吗?为了见最喜欢的人牺牲一下,穿女仆装都不可以吗?”

“你这样说我反而更不想去了呀,那个男生在见自己最喜欢的人时穿女仆装的?那简直是变态呀。”

“等等~”神月突然声音变小了,吓得我以为有人来了。她小声地说着:“亚铖君你难道想穿我的衣服?”我听了后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你到底怎样才能想出这个结论的?我穿你的衣服到底有什么用?”我非常不解地反问她。她竟然脸红了。

“你干嘛脸红呀?别搞得我像真的想穿你的衣服一样呀?”

空气沉默了一分钟……神月不说话,把刚才拿在手上,准备让我穿的女仆装放在一边,朝着主屋方向的那扇门走去。

我有点慌了,连忙问∶“神月小姐你要去那?”

“去主屋找见晴小姐呀,你就躲在洗衣机里,等我问清楚了再回来告诉你。”

“那时候我已经被晾干了好吗?”神月没有说话,而是径直向那扇门走去,我觉得她生气了。走了那么远的路,想尽办法帮我来到这里,却因为我死要面子在最后一步只能她一个人去完成,内心的愧疚感汹涌而至。

神月小姐握着门把手的一刹那,我很不情愿地开口说∶“你别生气,我穿了行吗?”

神月听了暂停了开门的动作,她没有转头也没有回答我。一会儿却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紫月说得没错,只要稍微假装生气,不管多么无理的要求你都会接受的。”

“呐呢?你刚才是在装生气的吗?弄得我那么愧疚,紫月到底还有什么没跟你说?”

“亚铖君请穿上吧。”神月边笑边拿着刚才放一边的衣服给我。看着手上漂亮的女仆装,再看看在奸笑的神月,我突然好想哭。

“我一头卷毛,就算我穿上了,我也不像一个女仆呀,像女巫女多点。”我抱怨着。

神月却不以为然地回答我。“没关系我带了假发。”

“我胡子长得很快的,没有刮胡器…”我还没说完,神月已经把刮胡器递给我了。我震惊了。

“你一个女生怎么会随身带着刮胡器的?”我看着她的飞机场接着说∶“我对你的性别严重怀疑。”

“杀了你哦!我只不过对所有可能发生的事都准备充分罢了。”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你就计划让我穿女仆装潜入主屋了。”

“是有这个打算吧。”

“原来这个坑你早已帮我挖好了。”

“你快穿上吧。我的男主角怎么可能那么多废话呀?”神月开始不耐烦了。

“现在已经变成女主角了好吗。”

我没脱原本穿的衣服,直接穿上跟神月一样的连衣裙式女仆装。整个过程比在学校的文艺演出时,在舞台上掉衣服还要羞耻。简直想钻进洗衣机里洗涤一下我已被玷污的灵魂。我回忆我目前的一生,我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我不知道我用了多久时间穿上这件罪恶的衣服。我是我们家这代唯一的男丁,却竟然穿上了女装。我对不住列祖列宗、对不住老爸老妈、对不住亲朋好友、对不住祖国和社会、对不住我喜欢的人……

“好啦~已经穿好了,意外的全身呀!”神月略显兴奋的声音把我从纤悔中拉了回来。神月垫着脚尖帮我整理我头上的假发,我拿起刮胡器刮着胡子。就当玩cosplay吧,我这样安慰自己。神月弄好假发后,围着我转了一圈,一只手抬着下巴在思索着。

“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对啦,一个这么高大的女仆,竟然是贫乳,这有点不可思议。”

“最不可思议的是∶一个飞机场的女生,竟然嫌一个穿女仆的男生是贫乳吧?”我边刮胡子边吐槽着,我被神月打了一拳,突然想到非常严重的问题。

“可是我的声音怎么办呀?”这时神月恍然大悟地在她的小包里乱翻起来。

“我就说少了点什么,原来少了这个。”她拿出一个红色蝴蝶结兴奋地说道。

我拿着她给我的蝴蝶结仔细看了起来,突然灵光一闪∶“难道这是……这是柯南用的那个,可以改变人的声音的蝴蝶结型变声器?”

“不是!这只不过是普通的蝴蝶结而已。”

“那你兴奋个毛线呀?还有我的声音怎么办呀?”

“在见到见晴小姐之前不说话就行了嘛。”

“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出发吧。程叶情小姐。”

“喂~谁是程叶情小姐呀?不要给我改名字呀,而且你改得也太随意了吧?那不是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叫么?”

我们走到通向主屋的门,神月握着门把手的那一刻,从没有过的紧张感,漫延在我的全身。因为通过这扇门,我就要以一名女生的身份存在这里了。还没等我多想,神月已经把门推开并走了出去。外面的天色已暗,通往主屋的小路旁边的路灯已经开了。神月跟我说,路灯柱上的灯泡肯定隐藏有摄像头的,每一个路灯都有,就像恶魔的眼睛在俯视人间。走过这条小路时我头都不敢抬一下,生怕被发现。这条小路明明可以一眼看到主屋,却感觉特别长。神月貌似一点也不紧张,感觉这就是她家一样自由自在。当我们走过第八盏路灯时,我们走到了主屋的仆人专用门前。

“我们到了,程叶情小姐。”

“你还叫上瘾了是吗?”我吐槽着。神月上前敲了敲门,我屏住了呼吸,心跳加速,胸前的蝴蝶结好像跟着跳动起来,不过门里面好像没有反应。我看了看四周。

“咚…”

一声巨大的声响从刚才的门传了出来。我一看,神月又用脚把门给踢开了。

我生气地说∶“你就不能正常地开个门吗?那有女仆这么粗鲁地开门的?”

神月无辜地“哦”了一声。

不过即使这么大声地开门,好像也没有人出现,真是安静得有点奇怪。我们来这里都半小时了,还一个人也没遇到。跟着神月进门后,是一条长长的过道。打开门的瞬间巨大的声响,把这条过道里的声控灯全部打开了,但是还是觉得好阴森。

我该不会来到鬼屋了吧?一向不信鬼神的我突然冒出这样可怕的想法。而神月还是一如既往的面不改色,也不跟我说话,这点让我更加可怕。脑中不断出现神月突然向我转过头变成贞子的景象。就在我想对负贞子的办法时,过道走完了。转了个弯到了一条走廊,两边是一扇接着一扇的门,这么多门一下子以为自己到了学生宿舍。

“程叶情小姐你在害怕吗?”神月终于和我说话了,虽然还是背对着我。

“都说谁是程叶情小姐呀?不要改变了我的性别还改变我的姓名呀!”

“不用怕,我会保护好你的,程叶情小姐。”

“我说你入戏太深了。”神月突然捂着嘴回头看着我。

“等下见晴小姐看到你穿这个,到底会是什么表情呢?我好想快点看到呀,哈哈~~”我听了后突然不曾有过的后悔之心明白了。

“你这个变态暴力女,果然是故意逼我穿这成这样的。”

“别这样嘛~亚铖君~其实你穿得蛮可爱的啦~”

“我可爱你个头呀!”

“本来还想让你涂口红的,可是看到你纠结得要死的样子就不忍心了。”

“你明明看得很过瘾嘛!”

“所以从刚才就不敢回头看你,怕一见到你就笑场,然后你就打退堂鼓。”我好想生气,可是见神月笑得那么开心又气不起来。

“你再笑,我就回去了。”我只能威胁她。

“你出不去了,刚才进来的门是自动门,开了会自动关上。可是我已经把它踢坏了,关上了,就开不了了。外面的人进不来,你想出去也要找其他的门了。所以程叶情小姐你确定回去吗?”

“你的脚也太利害了吧?一脚就把一扇电动大门给踢坏了,在拍电影呢!”我不服气地说。

神月听到我如此怀疑,她眨了眨大大的眼睛,充满自信地说∶“那我再试一次给你看。”说着就站在一扇门前,眼里充满杀气。我连忙上前阻止。

“你白痴呀,再搞这么大声出来我们就暴露了,我被你坑着穿的女仆装就没有意义了。”她提高的腿悬挂在半空中,我以为她听到我说的话会停下来,没想到她却是加速俯冲。

“咚!”的一声门又被踢开了。

“亚铖君你刚刚跟我说什么呀?开门的声响太大了,我听不到你说什么呀。”

“你明明听到了,明明听到了我的话还踢的,你这个时候才听不懂中文吗?”

“谁?谁在那里?”突然一声稚嫩又陌生的女声响起。惨了,刚才的踢门声,果然被人听到了。刚才见不到人影感到害怕,现在有人来了却不知所措。

“都怪亚铖君你说话那么大声,把她引来了。”

“怎么看都是因为你踢门的声音把她引来的吧?不要推卸责任,你这个变态暴力女。”

“踢门?”神月不明所以地说。

“我**这么快就忘了自己的罪行了吗?”

“哦~对!亚铖君快来看看我是不是把门踢坏了。”

“这个时候还关心什么门坏不坏呀?我觉得是你脑子坏了。”

“哼!”神月不再说话。我们向那女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从刚才我们经过的后面幽暗的灯光下走出一个年轻的女仆。她穿着我们一样的女仆装,比神月还要矮点,身材却比神月好多了。她扎着可爱的双马尾,稚气的脸上像个刚上高中的女孩。她跟我想像中的女仆一模一样,可现在不是萝莉控发作的时候。

“你们是谁?”从她的语气可以听出她跟我一样害怕。她怕的是遇到了坏人,我怕的是她把我当坏人。我这么有男人味的声音一说话就暴露了,所以这个时候只有神月可以应付她,我求助地看向神月,那货竟然还在看那扇门有没有坏。现在就不要在意门坏没坏了好吗?我差点破口而出。

“请问你在干嘛?”那名身材娇小的女仆看向有奇怪举动的神月。

“我在修门呀!”就在我担心事情要暴露时,神月说出这么扯淡的理由。那有女仆修门的?这个理由我都不信好么?

我小心地看前面这个正版的女仆的表情,奇怪的是她脸上一个怀疑的表情也没有,反而很开心地说∶“真的吗?刚才我从洗衣房过来的时候,洗衣房西面的小门和进主屋的那扇女仆专用门也坏了,等下你也去修一下好吗?”那些门都是神月踢坏的,还有她真的相信神月是修门的呀?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穿着可爱的女仆装,在一本正经地在修门的女仆么?

“是男学姐你也在吗?”那个女仆突然转向我这边说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字。是男姐姐是谁呀?这是男还是女的名字呀?该不会是我穿的这件女仆服的主人吧?从名字一听就知道是剽悍的女汉子了,怪不得还有合适我穿的女仆装。穿这么大的女仆装的人的身材一定跟我差不多,她肯定把我当成叫‘是男’的那个女仆了。

就在我不知怎么回答她的时候,那个女仆接着说∶“大小姐不是去接你了吗?怎么没见大小姐回来?她说着边向我走了过来,她每靠近一步,我的心跳就加速一下。等我完全看清楚她带有婴儿肥的脸蛋的时候,我的心已经像吃了兴奋剂的兔子,在草地上奔跳时一样了。

我只能祈求神月替我解围。可是看向她的时候,她竟然还在搞那扇门,她到底对那扇门有多大的执念?这时她也用求助的眼神看向我,好像让我帮她修门。我们的任务什么时候变成修门了?你再不帮我解围,暴露的话,我都得拿去修了。我已经用绝望的眼神看着她了。就算她再白痴也知道我们的处境有多危险期吧?

“这门可真难修呀……”神月用无奈的语气说着,完全不管我哀求的眼神。竟然一句话就把我打发了,那扇门比我还重要么?这是要我自己解决么?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当我再次转向我面前的女仆的时候,她的脸已经靠得我非常近了,她正在仔细地盯着我的脸看。这下要暴露了,我已经想好怎么逃跑了。

那个可爱的女仆一看清楚我的脸,马上惊恐地往后退,一只手指着我,一只手不相信地捂着嘴巴,好像看到杀人犯一样可怕。她肯定把我当成穿着女仆装的变态了,等下我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我的双腿已经下意识往后退了。她一抖一抖地用手指指着我,连说话的声音都在抖了。而神月那白痴还在那里假装修门,等下逃跑的时候就把她留在这里好了。

年轻的女仆惊恐地指着我的脸说∶“是男姐姐你比以前更有男人味了,才回去一周呀,现在简直像一个男生在穿女仆装了。”我本来就是男生呀!哎~等等…这跟我想好的不一样呀。她都靠我那么近了,我的脸被她看得那么清楚了,为什么还是把我当成那个叫‘是男’的女仆?该不会我跟是男长得非常像吧?是男你到底是怎么做上女仆的?这点我很在意喂。

“我刚才差点把你当成穿女仆装的变态男生了。”她开心地对我笑着说。好吧。其实我就是那个变态男生。我差点忍不住说出口了。

“就算有那样的变态男生也不用怕啦,是男姐姐可以一拳就把他揍上天花坂了。”她说着便向天花坂做了下出拳的动作。呐呢?是男她是那么历害的吗?她还是女仆吗?明明就是女保镖。如果让是男知道我穿了她的衣服,她一定把我打残了的,想想都觉得可怕呀。

“是男学姐真是的,我们都一周没见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不爱说话呀。明明很想听你说说女仆格斗大赛上,打跑狗熊的事。”女仆格斗大赛?竟然还有这种比赛,我听都没听过。还打跑狗熊?那么能打当什么女仆呀?前面这个娇小的女仆,充满期待的眼神希望我能开口说话。我还是保持沉默,看我不说话,她失望地接着说∶“好吧~那我先去工作了,这里就交给学姐你了。”说完后看了看神月那边,然后转身往前面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转角的灯光下,我大呼了一口气。

“吓死我啦,差点被发现了。”我身后的神月抢着我的话说。

“还好意思说呢……”我正要埋怨神月刚才在袖手旁观,一转身就看到神月手上拿着一把锁,再看看旁边的门,她竟然把门的锁给拆了下来了。

“这么短的时间,你到底是怎样把锁拆下来的?比起我你更像‘是男姐姐 呀。”

“刚才差点被发现我不会修门的事实了。”

“难道你刚才说的吓死了,就是指这个吗?拜托你考虑一下,我这个男扮女装刚才面对的危险好么?”

“是男你到底怎么打跑狗熊的?我也很想知道呀。”

“不要把我当成她,我们再不快点找到见晴,很快你就知道我是怎么被她打倒的了。”我催促地说着。便向刚才那个萌妹子女仆人走过的路走去。

“这里有那么多的房间,谁知道那间是呀?”

“只要亚铖君对见晴小姐是真心的,只要你有信心和毅力,你们总有一天会相见的。”神月充满坚定的眼神看着我,她这是在安慰我吗?

“什么叫总有一天呀?说得好像我还要一直在这里当女仆似的,你这样安慰我,我反而更害怕。”

我们绕着走廊一直转呀转,又转了十分钟。不知走了多长走廊,走过了多少间房。感觉在走迷宫,可是依然看不到有见晴的房间。有钱人做那么多房间是用来玩捉迷藏的吧?

“我们一直在这里瞎转,会不会被监控发现呀?”我担忧地看着神月。“还有你能不能把那锁给扔了?你一直拿着它,弄得像我们是在偷锁的呀,你对它有多大的执念呀?”

“不用担心,屋子外面肯定布满了摄像头。可是里面肯定很少有。因为没人想在自己生活的房子里,装摄像头来让别人来监控自己的呀。还有你现在就是是男了,没人敢怀疑打倒狗熊的你啦。”

我们又看了几间房间,神月突然对我说∶“这屋子那么大,到底厨房在那里呀?”

“我们找厨房干嘛?”

“当然找东西吃呀,难道是去找见晴小姐呀?”

“我们来这里不就是找见晴的吗?”我奇怪地反问她。

“可我现在饿了嘛,我没吃东西就来了。肚子饿了,我的智商会变低,还会做些奇怪的事出来。总之我肚子饿了,就有可能失去理智。”

“喂喂~你还有这样莫名其妙的设定的呀?而且现在还没过7点,有没有那么饿呀?”神月无精打采地向前艰难地走去。现在的她,跟刚来时精神抖抖的她真的判若两人。

我担忧地说∶“这样下去我们真的可以找到见晴吗?而且我很担心见晴的姐姐会回来,最怕的还是那个能打跑狗熊的是男回来。”

“对呀。”神月接着我的话说∶“如果是男回来了,那时候我们,啊~不对!应该说你就惨了,因为你穿了她的衣服。”

“喂喂~我怎么听出,她回来了,你就要抛弃我呀?”

“总之我们不能灰心,一定要快点找出见晴小姐。”神月突然鼓足士气地说。她兴奋地看着我。她要认真起来了吗?我也被她感染了,连声激动“嗯”了两下。

“等找到她,我们就可以问清楚厨房在那里了……”

“额!喂喂~我们找见晴,不是为了问清楚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吗?怎么变成去问她厨房在那里了呢?”

“有办法啦~”

“呐呢?我还没吐完槽呢!你脑子怎么反应变快了。”我正要问清楚是什么办法。神月在我毫无思想准备下,突然大叫起来∶“见晴小姐,见晴小姐你在那里呀?”她的吼叫声把窗上的玻璃都震动了,我慌忙拉着她不让她再叫出声。

“这就是你说的办法么?大呼大叫的引来其他人怎么办?我牺牲那么大,穿上了女仆装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呀?”

“你们在这里大喊大叫的在干什么?”突然前面传来女生的声音,果然吸引人来了吗?不远处出现一个女孩推着一辆银色餐车,慢悠悠地向我们走来。前面的女生也穿着女仆装,不过她穿的款式,和我们包括刚才那个萝莉女仆都不一样。感觉她穿得高级点,给人一种严肃的感觉。她跟我差不多高,而且她的身材真的超棒呀。她胸前的纽扣感觉会随时被巨大的胸部撑爆开。

我极力控制自己,不去看她的身体。我听到神月在旁边不屑地“哼”了一声。那个身材超好的女仆走到我们的面前。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话∶“我问你们在这里大喊大叫的在干什么?”

“在干什么?我们当然就在大喊大叫呀,这不是很明显吗?”神月不假思索地回答着。我说你回答得也太直接了吧?前面的女仆不理会神月的话。而是一直盯着我看,她该不会看出我是男扮女装吧?

“是男你怎么回来了?大小姐呢?”好吧!我又多虑了,鬼知道我跟那个叫‘是男’的女仆有多像。

“还有你比之前更有男人味了,发型也有点变化了,我差点认不出你了。”她说的话跟上一个女仆一模一样呀,接下来她该不会说要听是男打倒狗熊的事了吧?

“旁边的是新来的吗?就是你上次说的刚在女仆学园毕业的妹妹吧?”

“嗯~是的~我是是男姐姐的妹妹。我叫胜男。”神月将计就计拉着我的手臂开心地说。不得不说,神月的演技真的超好的呀,搞得我自己都相信她就是我妹妹了。

“这里禁止大喊大叫的,是男你没跟她说吗?”我下意识摆了摆头,我又不是是男,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她叫是男的名字叫得很随便,不像刚才那个萝莉女仆那样带着敬意,我猜她比是男的职位高级。

“她刚才喊的是见晴小姐吗?找见晴小姐有什么事?这些话都是对我说的,完全无视神月了,我不能说话又怎么回答她。

神月抢着说∶“刚才我们发现有人男扮女装,鬼鬼祟祟地潜了进来。”神月说完后我的紧张感又汹涌而至。这货想干嘛?打算投案自首吗?这时我眼前这个女仆已经把视线转到神月身上了,眼里充满疑惑。

“男扮女装?你怎么知道的?”

“我刚才在那边看到,一个说着男生声音,却穿着女仆装的人偷偷地在前面走过。”

眼前这名身材很好的女仆想了想说∶“刚才保安也向我报告,有一名前来应聘女仆的女孩,和陪她来的哥哥并没有到指定的登记地点,有可能是别有用心者。”我明白了,神月这是在贼喊捉贼,以此来逃避嫌疑。

“嗯!所以我打算跟见晴小姐说。”神月完美回答她大喊大叫的原因。

“这种事跟我说就可以了,怎么能跟见晴小姐说?这么基本的事你姐姐也不教你吗?”这句话她提高了音量,她有点生气。虽然她是对神月说的话,但明显在指桑骂槐,在责怪我这个当姐姐的不管教好妹妹。

“为什么不能跟见晴小姐说?”神月委屈地小声嘟囔着。

“这个要问你姐姐了。”问我也不知道呀!

她看我不说话,轻轻叹了一口气,继续推着餐车向前进。

“算啦~我还是赶紧送餐给见晴小姐她们吧。”

神月一听,快步上前帮忙推着餐车。并兴奋地说∶“这么早就开饭了吗?”

“本来是要等见春小姐回来一起吃的,可是刚才见春小姐打电话回来,说没回得那么早,让见晴小姐先吃,所以我要把晚餐送到见晴小姐房间里。”见春就是今天假装成见晴的那个女孩吧。也就是她还没回来,暂时不怕被她发现了。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姐姐~”神月哀求地对着女仆说。眼前这个女仆有点为难了。

“新人是不可以送餐的。”

“求你啦,姐姐。是男姐姐也会跟我一起去的,我真的好想去见见我以后要服侍的人。而且见晴小姐也好久没看到是男姐姐了吧?”神月使出了杀手锏,没有人可以拒绝她用娃娃音说出来的请求。

“额!好吧!见晴小姐看到是男也会很开心的。”

出奇的顺利呀,至今为止我们走了多少路?吐了多少槽?现在终于可以见到一直想见到的人了。她们两个在前面有说有笑地推着餐车,而我却再也听不进去她们在聊些什么?脑中不断在想等下应该跟见晴说什么好?

餐车穿过了几间房间,终于停在一扇粉色的大门前。这门的高度直达天花板,比刚才经过的门都要高大雄伟许多,门上面有各种华丽的图案,银光闪闪的,像一座宫殿的大门。

“好吧!你们进去吧,送餐两个人就可以了。我要去查清楚那个男扮女装的变态在那里。被我捉到了,我就……咔嚓”她做了个剪刀剪东西的动作,吓得我虎躯一震。“把他的头发都剪光。”原来她指的是头发,我舒了口气。

看前她消失的背影,神月偷笑了一下。“计划进行得真顺利。”

“对啊。”

“这下我们就可以把这些东西全吃光了。”

“哎?你说的计划是这个么?我们什么时候变成这个计划了?”

“从我肚子饿的时候。”

“你刚才缠着她,跟着来送餐也是为了偷吃喽?”

神月有点茫然。“不是为了偷吃,还有什么呀?”我操!这货完全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了。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还做了那么大的牺牲穿上女仆装。冒着生命危险,吐了无数的槽,竟然是为了来这里偷吃。真是太欺负人了,我懊恼地想着,情不自禁地用拳头锤了下墙壁发泄自己的不满。

“请进!”

“哎?谁在说话?”突然耳边响起稚嫩的声音,好像有一个小孩子在说话。我回头看在餐车旁边的神月,她的双手已经拿着食物了,但她却哀怨地看着我。我搞不清情况地看了看看四周,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贴在门上。也就是说----我刚才锤的不是墙,而是眼前这扇大门。大门连接着门铃,只要一敲就会触发门铃,里面的人以为我在敲门,所以刚才在我耳边响起的声音,就是里边传出来的。

“你这个白痴呀,等我吃饱了,你再敲不行呀!”神月嘴里吃着点心,小声抱怨地对我说。她已经在吃了,果然已经把我们的计划忘得一干二净了。“等你吃饱了,我们还有什么送进去呀?”

“请进!!”里面的声音又传了出来了,这次比刚才还要大声,估计以为我们刚才没听到。这次听清楚了,这就是一个小孩子的声音,貌似不是见晴的呀。

“没时间想那么多了,快去开门,不快点进去就会引起怀疑了。”神月紧张地说道,嘴角边都是奶油。

“你偷吃了什么呀?最容易引起怀疑的人就是你吧?”神月听了我的话,擦干净了嘴巴。——不过用的是我穿着的女仆装。神月你也太坑了吧?这个时候她已经在推门了,我却有点犹豫不决地站在原地。

“等等~”我着急地说道。

“干嘛呀?你该不会紧张得想上厕所了吧?”

“嗯~我想上厕所换了这身衣服。”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说什么呀?打开这扇门,你最喜欢的人就在里面呀。”

“你要我穿得像个变态一样,去见我最喜欢的人吗?而且你刚才还拿我穿的去擦嘴了。”神月不回答我,刚才她往里面推门推不动。这次变成往外面拉,依然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门是不是坏了,要不把它踢掉算了。”说着她就向后退了几步,我连忙上前阻止她。

“这门那么大怎么踢得开?最重要的是你已经踢坏3扇门了,这扇门看起来比那3扇加起来都要贵呀。你踢坏了,我可赔不起呀。”我已经在哀求她了。

“这扇门和跟自己喜欢的人见面那个重要?”

“两个都很重要呀!”

“请进!!!”里面又传出来声音了,还是小孩子的。已经第三次了,再不想办法进去,就算不被怀疑也好尴尬!

“管不了那么多了。”神月边说边向后退了几步,看了她带着杀气的眼神。感觉她踢不开那扇门,就要把我踢开了。我没勇气上前阻止一个暴走的萝莉。她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靠近门前的一刹那伸出了右脚,朝门的中间踢去―――门开了,可是脚还没踢到,门就自己开了,什么情况?

原来门打开的方式,既不是往里推,也不是往外拉。而是向两边的墙内缩进去,就像电视里的机关门一样。所以怪不得神月刚才怎么都开不了。渐渐打开的门的中间,有一个娇小的身影,是个小女孩,大概十一、二岁的样子。神月的脚挥在空中,已经停不下来了,这样绝对会踢中那个小女孩的。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发生的一切,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也不敢叫出声来。

神月的脚,像闪光一样扫过了那个小女孩的头,她的头发都被神月的脚风吹起了。如果她再长高点,或者神月踢得再低点,就肯定被踢中了。神月的身体突然失去了重心,狠狠地掉在那个小女孩身旁。

“啊!吓死了,差点踢中了。”摔在地上的神月第一句话竟然‘不是痛死我了’。她的身体是什么构造呀?那个差点被你踢中的人都没说怕呢!刚刚经历那凶险的一幕,但小女孩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是不是被吓坏了?

“你在做什么?”小女孩冷冷地对倒在地上的神月说。声音是稚嫩的童音,可语气却一点也不像一个小孩子该有的童真,反而有点冷漠。

“我说我在敲门你信么?”神月博同情地对小女孩说。谁会信呀?那有人敲门用脚的?我在心里忍不住吐槽。小女孩不回她的话而是看向了我,她冷冰冰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

“是男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出所料她也把我当成是男了,只不过一个小孩子应该不会说我越来越有男人味了,不过她肯定是那样想的。我朝她轻轻点了点头。我推动了餐车向门里开去,我紧张得动作都变得生硬起来。小女孩也转身向里面走去,神月也已经爬起来了,跟在我后面。

“这不是见晴小姐的房间么?怎么是个小女孩?”神月小声对我说。

“我也不知道呀。”我随便回答了神月的话,并不在这个问题上过多地思考。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