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夏夜星空下的白兔糖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30日

《夏夜星空下的白兔糖》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漫城枫雪小说

夏夜星空下的白兔糖

作者:漫城枫雪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战斗

高中生林远在某次“事故”中失忆,并深受重伤,濒死之际,在代号为“白兔糖”的神秘少女力量作用下得以以另一种姿态存活,在“机构”中接受了康复治疗之后,以林鸢的身份出院她以转校生的身份回到学校,打算回归原本的日常生活虽然林鸢目前只是想要过平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这个家的,回到这个过去无比温暖但现在却带上了难以言喻的冰冷气氛的地方,没错,冰冷,那种冻入骨髓的感觉令人仿佛坠入了寒冰的地狱,没有人能忍受这种诡异的感觉,明明现在是酷热难当的夏季,身体和内心却仿佛被置入了漫天的风雪之中,甚至让人忍不住想要颤栗起来。

所以,我必须做点什么,来改变这种令人窒息的现状。

“爸,请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一点。”我面无表情地看向了悠然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完全没注意到我回来的奇葩男人,很明显,他就是造成了如此低温的罪魁祸首。

中央的温度显示的是有些骇人的十八度,虽然有些人是习惯了这种可怕的温度,并认为这就是夏天的感觉,但作为正常人类的我断然是不可能忍受这样的低温。

“哦,鸢鸢回来了啊,为什么一直瞪着爸爸啊,难道是已经忍不住想要扑到爸爸怀中尽情撒娇了吗,真是没办法啊,如果你想这么做的话,我也只好满足你了。”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嘴角和眉毛扬起了几丝弧度,无视了我的要求,然后又说出了莫名其妙的话语,最后对我张开了双臂,就好像我真的会做他所说的事情一样。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这个奇怪而又轻浮的男人确实是我的父亲。

“请不要说怪话,快点把遥控器给我,我受不了了!!”

虽然我这么说了,但我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奇怪男人当然是不会乖乖就范的。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轻笑道,“看来是没法蒙混过去呢,既然我亲爱的鸢鸢对我提出了这样的请求的话..”

亲爱的鸢鸢..我现在的名字叫林鸢,被称作鸢鸢虽然有些恶心,但尚能接受,不过如果是再加个亲爱的这样的前缀的话,那就不得不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了。

不过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好,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完成,我也没心情计较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

他把空调的遥控器递了过来,我也伸手过去牢牢地抓住了。

只不过,就在我想要拿走遥控器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的手死死地钳住了空调遥控器,无论我怎样用力都没法把遥控器挪动半分。

呵,又是这种无聊的把戏吗?

“搭嘎,扩脱袜路!如果在这样美妙的夏天都不把空调调到十八度,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啊!”他带着某种奇怪的气势说道。

出现了,意义不明的玩梗和奇怪的人生意义。

虽然可以通过角力的方式把遥控器抢到手,但我并不想这么做,因为那实在是太蠢了,而且看他有些洋洋得意的表情,如果我真这么做的话就正中他的下怀,毕竟作为一个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童心那种四十多岁大叔根本不该有的东西的奇怪老男人,他似乎是很热衷于和我玩这样无聊的把戏。

只不过,应对的方式很简单。

我把目光移到了电视机上,一边看着电视机里的画面,一边作出了程度有限的惊讶神情,然后棒读道,“啊啦,国足进球了!”

虽然这个男人身上的弱点数不胜数,但如果要说的话,最好攻破的弱点还是足球,电视机里的画面不出意料,是一场足球比赛的画面,这个男人对于足球的喜爱到了一种偏执的程度。

“哼,你以为这种简单的把戏能骗到我吗,这种小概率事件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发生。”似乎是因为和我斗争已久的缘故,眼前的这个男人的智商竟然稍微提升了一点,没有直接被我骗到。

正在我有些惊讶,想要随便再想个其它的方法转移他注意力的时候,电视中却适时响起了喝彩的声音。

既然如此的话,看来已经不用多费功夫了。

我幽幽地说道,“不回头看看吗,真的进球了哦。”

“咕唔..~”他吞下了一口唾沫,脖子有些僵硬,以一种明明不想转过头去,但本能驱使下不得不转头的诡异姿势慢慢回过头去。

一马大!时机绝佳,在他注意力分散的情况下,我用一种巧力顺势就要把遥控器从他手中扯出。

但出现了意料之外的事情,就算是这样,他空调的遥控器也只是略微松了松,并没有脱手的迹象。

怎么可能!!

而转过头又转回来的男人咬牙切齿地说道,“可恶,又被你骗到了,这场比赛里根本就没有国家队!”

“哦,看错了,国旗颜色都一个样,看错也不奇怪。”荧幕里进球一方的国旗也是红黄相间的颜色,刚刚一眼看过去也没看仔细。

只不过这个人应该是知道的吧..竟然还是被我骗到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也不太容易吧。

“比起这个,为了耍我,你至于做到这种程度吗?”

我有些无语地指向了他手中反光的透明胶带,毫无疑问,为了不让我把空调遥控器夺走,这个男人竟然是不惜用胶带把遥控器固定在了自己手上。

能做到这一步的话,毫无疑问,这个人是在做出了预判我回家的时间、料到了我会一回来就抢遥控器,最后甚至还算到了自己可能会受骗这样一系列的复杂操作之后,做出来的可以称之为周密的计划。

这个男人到底是为什么,要在这种奇怪的事情上花费这么多心思??

“因为这样很有趣啊。”男人笑得很开心。

真是败给他了,因为很有趣,就要做这种小孩子才做的幼稚把戏吗..

“算了,和笨蛋多相处的话,我也会被传染笨蛋病的。”我叹了一口气,然后就突然松开了手。

于是因为和他僵持的我突然松手,在巨大的反作用力影响之下,他猝不及防地跌倒在了沙发上。

好在有沙发作为缓冲,就算摔个四仰八叉也没什么关系。

“既然如此,我就先回房间了。”

“哎哎,鸢鸢,别走啊,和爸爸聊聊天啊!”沙发上那个男人似乎还想和我说一些话,但我理所当然地无视了他。

客厅里看样子是不能待了,先回房间避难吧,不然我真的会被冻死的。

只不过就在这时,一个温柔悦耳又十分熟悉的声音传来,“鸢儿,你终于回来啦,太好了。”

听到这个声音,即使是冒着无比的严寒和被冻死的风险,我也毅然停下了脚步,回过了头。

厨房里走出来一个带着柔和笑意的美丽女人,她就是我的母亲,我最爱的人之一。

看着那张熟悉亲切的脸,我忍不住开口说道,“妈,我回来了。”

这句话一开口,我就感觉到了某种湿润的奇怪感觉,鼻子喉咙里也仿佛被堵住一样,变得有些难受,胸腔里一种闷闷的感觉也同时涌上来。

“好孩子,别哭了,妈妈在这呢。”

她温柔地抱住了我,那双白嫩细腻的手不断轻抚着我的头,我忍不住也抱紧了她。

虽然我向来不习惯对别人展示自己脆弱的样子,但眼前这个慈爱女人的温暖笑容瞬间就卸去了我的心防,她就是有那种温柔到接纳我的所有眼泪的神奇魔力。

“呀嘞呀嘞。”如果旁边的那个奇怪男人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用一种仿佛很欣慰的眼神看着我们的话,可能气氛会更好一些吧。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