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狐狸大人要爬墙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狐狸大人要爬墙》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椿玗颐的小说

狐狸大人要爬墙

作者:椿玗颐分类:武侠小说类型:古典仙侠

“想要醒来吗?”“我可以帮你。”他,继她死后,沉睡百年。封印在寒川之地的上古墓琴陪她百年。是妖是仙,是人是魔,爱恨情仇,终是一场无果的孽缘。她曾贪念人世间的繁华,而今她看够了,再也无人陪她世间走一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夜,姜世宁这房间是睡不了了。

应芜通知管家,管家过来查看时,道是明天派人来修,而后叫人去整理厢房,让姜世宁先到厢房睡一晚。

于是姜世宁便去了厢房安寝,应芜不知道要将鸟笼挂哪,但见笼子里的乌鸦还滴着水,索性挂在房梁外等它自己晾干。

到了夜阑时,整个姜府陷入一片静寂。被关在笼子里的乌鸦被夜风吹得快要冻傻了,都忘记自己是可以变身的,还是看到那只野猫又出现在它视线里,才猛然觉醒。

那猫大概是因被乌鸦吓过一次,所以每走近一步都带着试探性,最后光明正大的蹲在鸟笼下面,与笼子里的乌鸦,大眼瞪小眼,猫尾巴傲娇的翘起甩动两下。

猫的好奇心重,乌鸦的玩心也重,他就想看这死野猫想抓又抓不到他的样子。但他也忽略了一点,猫耐力十足,他抗不过,便现身再次把那猫吓跑,这回是把野猫吓出猫步鬼畜了。而少年清朗地笑声丝毫不低调的回荡在走廊里。

这一夜,成玉很憋屈,不仅有野猫想吃他,他还落成了落鸦汤,那些也就算了,偏偏还被一小姑娘提了脖子看光了身子,枉他修行八百年,为自己守身如玉,这一遭,他的名节啊!

一想到应芜那死丫头,成玉的脸色瞬间不好了,二话不说,成玉才往前走两步,身形便消失在走廊里,下一刻,就出现在应芜的床前。

此时的应芜已经陷入睡梦中,睡觉还算安稳,成玉蹲了下来,淡定地捏住应芜的鼻子。

应芜喘不上气,便自动张开嘴巴吸气。成玉觉得还不够,又轻轻合上应芜的嘴,这下应芜是彻底呼吸不了,挣扎几下,扫开成玉的手,反复几次,应芜被成玉折腾地快要醒过来时,成玉才肯作罢。

翌日,成玉化回真身回到笼子里,而这只乌鸦经过一夜的风干,变得精神焕发,鸦黑的羽毛光鲜亮丽,在应芜打着哈欠经过时,还高声秀嗓音,表示自己是只年轻力壮的小乌鸦,不是老乌鸦。

可惜应芜只是懒懒看了他一眼,就走过去了,成玉不死心,在笼子里又叫唤了两下,应芜没回过头,倒是引来其他几只雌乌鸦爬上墙头,正欢悦地回应成玉的叫春。

成玉见状立马闭了嘴,把自己缩起来。

府上的管家带着工人去修姜世宁房间的屋顶,面对屋顶塌出的洞口,工人解释是房木腐朽的原因,所以导致塌陷。

姜世宁走过来看了下进度,离开之前顺手把屋檐下的鸟笼提走。

应芜找来鸟食递给姜世宁,姜世宁给笼子里的乌鸦喂投,哪知那乌鸦不吃,姜世宁用竹木拨弄了几下,吩咐应芜,“去看看后厨有没有昨日过剩的肉,有就拿过来,给它喂了。”

“小姐,你真要把它养起来?”应芜震惊地看着姜世宁。

姜世宁只盯着笼子里的乌鸦,乌鸦脑袋上那撮白毛真是显眼。

应芜见姜世宁没有回话,便知姜世宁是真要养了,赶紧应了声,转身向后厨的方向走去。

姜世宁继续挑逗笼子里的乌鸦,“你我也算有缘。”

乌鸦听懂了,配合地点了点头。

应芜回来时,脚步匆忙,未等喘上一口气就急忙说道:“小姐,宫里来人了,老爷让你过大堂去。”

“肉找来了吗?”姜世宁问道。

应芜点了点头,但现在是说这个时候吗?

“给它喂了,若还不吃,就去找些虫子来。”姜世宁吩咐完后,才走去大堂。

应芜反应慢半拍,在姜世宁走远几步,才“啊”了一声,回过神。

宫里来的人是个正四品的礼教司仪,被安排来教姜世宁礼仪。

从姜世宁出现后,女司仪的目光就一直盯着姜世宁看,在打过照面后,丝毫不客气当着姜赫的面指出姜世宁的走姿不对。一旁的姜素素笑出了声,在姜赫瞪过去时,陈氏将姜素素拉至自己身后,手上动作扯了扯姜素素衣袖,示意注意场合。

姜赫同女司仪说了几句,便把姜世宁交给女司仪了。

于是这一整天,姜世宁都在练习走姿,女司仪让人往姜世宁两个肩膀上以及头顶上都放了瓷碗。姜世宁脚下不知碎了多少碎片。

女司仪道:“姜大小姐是要嫁给咱们三皇子,日后便是皇子妃,觐见皇上和后宫妃嫔们,规矩礼仪一定要会,不能丢了三皇子的脸面,你现在是姜家小姐,自小礼数上约束了些,不过没关系,我慢慢给你教回来。”

女司仪太正经,太严苛,姜世宁受不了这种折磨,但还要忍住。

应芜在远处看着可心疼了,哪还管乌鸦偏不偏食。

姜素素走过来,瞧见笼子里的乌鸦,起了兴致。

“我这姐姐的爱好真是独特,见过养鹦哥的,倒鲜少见养乌鸦,不过这乌鸦真特别。”姜素素已经来到笼子面前,应芜见是二小姐,便向其行礼。

姜素素没去注意应芜,但她注意到姜世宁在学行礼时,动作跟应芜一致,而且还与应芜同步进行,便掩嘴而笑。

应芜自是听出姜素素对姜世宁的嘲笑,心中有气,但未吭声,倒是笼子里乌鸦,飞腾了几下似是与姜素素叫嚣。

姜素素顿时收住笑意,冷冷看向乌鸦,僵了脸色,“这东西虽特别,但让人晦气。”说着,提起笼子往地上砸。

应芜想阻止已经是来不及,心里本身对姜素素有常久不满,也不顾姜素素是二小姐的身份,顶撞道:“二小姐,这是大小姐的鸟,再晦气也不是您说丢就丢,您若嫌弃走就是。”

“嗬!你个奴婢谁让你说话的。”姜素素两眼瞪过去,一巴掌下去想要教训应芜,却被飞来的乌鸦给啄了。原是笼子摔在地上时,开了门,乌鸦飞了出来,也不知是不是通人性,一个劲地去啄姜素素。

应芜看着那画面只见惊呆了。

姜素素一边叫唤一边躲,直到一个白色不明物掉在姜素素脸上,姜素素摸了摸,立马哭喊着跑去要找陈氏,模样尤为狼狈。

姜世宁听到声音回头寻向声源,结果又是

“啪嗒”一声,碗又摔碎了。

女司仪严声厉色道:“东张西望成何体统。”

姜世宁:“……”

应芜合上吃惊的嘴巴,瞬间对这只乌鸦另眼相看。

化作乌鸦真身的成玉,飞落到曲廊的围栏上,看到小丫头的眼神,成玉可傲娇了,啄了啄自己的羽毛,再浑身抖两抖。果然,应芜跑过来蹲在成玉面前夸赞道:“行啊,没想到你个儿小,欺负二小姐这事干得真不错,往后就这么干知道吗,我给你加肉。”

敢拿肉诱惑他,成玉傲娇地把头别到一边去,心里对应芜还堵着气。

应芜拾起鸟笼,成玉往里飞进去,应芜见状,更是喜欢上了。

宋君跟着父亲学习经商,她是家中独女,宋家的一切终有一日是要交到她手上,所以宋君跟着父亲学习从不敢怠懈,但她父亲希望给她找个能帮得上她忙的夫婿。

宋君这一天跟父亲外出,事情完落后,宋君的父亲让她提前回去,收尾的事他来做。于是宋君便提早回去。宋君跟着父亲出门大多以男儿束装,也不需要注重什么。

宋君经过某个小巷,她一身还算富贵的衣裳在这条横躺了数十个乞丐的小巷里,显得格格不入,那些人目光涣散,半死不活的样子,在看过宋君出现时,变得有所打量,有所期待,还有所狡猾,各个有了精神般,举着碗向宋君行讨。

宋君虽然害怕,但看着他们着实可怜,因为当中还有几个孩子。宋君摸自袖口,将身上有所银两分给他们。那些人一见钱眼就发亮,哄抢上来,宋君的银子根本不够分,未分得银两的人向宋君拥挤过来嚷着“给我点吧”,宋君被他们逼得连连倒退,墙边上立了几根大木头,在拥挤中推倒,眼看那几根大木头向宋君砸下,乞丐们纷纷不敢动了。

而宋君也是躲不及,只得闭上眼承受。

木头砸在身上发出重重地沉闷声未让宋君有疼痛感,她才意识到,被砸的人不是她。宋君睁开眼,对上一双极好看的凤眸子,那双眼的主人护着她,替她受下那几根大木头。

“苏……苏公子?”宋君的声音在打颤,被苏青护在身下的她,不知所措地抓了抓了苏青的胸襟。

苏青面露痛楚,但面对宋君却强装着笑,嗓音低哑,问道:“你有没有事?”

宋君摇了摇头,赶忙镇定过来,扶住苏青的身体站了起来。

那些乞丐倒也自觉,退让出一条路。

宋君扶着苏青走出小巷,有些急道:“你背上疼不疼?我带你上医馆看看。”

苏青拉住宋君,笑了笑,摇头说自己没事,“往后见着他们还是让着点,你是善良,帮了他们,可是他们并不知足。”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