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于湛蓝之中苏生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1日

《于湛蓝之中苏生》免费在线阅读_水銀露米娅小说

于湛蓝之中苏生

作者:水銀露米娅分类:科幻小说类型:末世

解药变成了可怕的瘟疫!因为特殊原因幸免的少女跟随着指引,肩负起复兴人类文明的责任!这个千疮百孔的蔚蓝行星只剩下了一个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几乎在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女孩下意识的就做出了前翻滚的动作。沉重的背包像一个秤砣,巨大的惯性把女孩的身体甩的仰面朝天。那只老虎扑了个空,微微俯下身子,专注的凝视着少女的眼睛

这时候绝对不能表现的软弱,女孩如实是这么想的,但是一般人近距离面对这样真正的能威胁到生命的猛兽,是不可能一点恐惧都没有的。即使女孩一味的在心里强调,野兽粗犷的喘息还是持续不断的传来。她缓缓的爬起身,眼神持续的凝视着,甚至到了不敢眨眼的程度,之后缓慢的站立起来,拉伸自己每一节的脊椎,用力的扩展自己的肩膀,尽可能的让自己显得高大壮硕,时不时的还不往从喉咙里挤出一些她认为的低沉的怒吼

很明显这样的动作起到了一点效果,至少刚刚袭击过来的那只虎开始重新评估现在的局势了。它缩了缩脖子,仰起头也凝视着女孩,向后退了几步,然后似乎像是要了解什么一样,绕着少女转了几圈

女孩用眼神跟踪着老虎,一边开始仔细的观察着情况。这时候她才注意到,这只虎是拖着一条后腿在行进,行动不快,左眼有一道很深的挫伤,有结痂但是颜色不深,应该是几天前的新伤。这样的状态应该是很容易就能逃走的,但是还是要多加小心,毕竟对手是著名的掠食动物,在这样的城市环境,弱肉强食的道理应该也不用再提了吧

一人一虎就这样原地僵持了几分钟,就这么看到底是谁先放松精神松懈下来,对于两边来说都是性命攸关的状况

人类的专注力和体力都是上乘的,老虎最后还是败下阵来,侧卧在大楼的阴影里,那条后腿好像是受伤了,伸直了落在地上。女孩叹了一口气,一边戒备着可能的袭击,一边蹲下来捡拾散落出来的东西

“肉干……原来是闻到这个了吗……”

女孩捡起一小块肉干,在手里抛接掂量着,偷偷用眼角瞄了一眼。老虎则是半张着口,露着蛋黄色的尖牙,本来无力的眼里现在像是透着光一样

“但愿我以后还能尝到肉的味道……”

女孩手里握着钢管,小心谨慎的朝着那个方向一步步地挪动。一开始老虎显然是被吓到了,突然立起前半身吼叫了一声。之后便发现女孩并不是要来攻击自己的样子,反而丢过来的是比拳头大了一点的肉干,老虎盯着这块黑乎乎的硬块看了一眼,伸出前爪拍了几下,又舔了舔,之后才放心的开始啃咬,女孩也有机会完全的靠近,近距离的观察

少女伸出手试着摸了摸,在她的手指碰到毛皮的前一刻,老虎扭过头来长着大口看了一眼,但是并没有叫出声,之后又扭了回去

女孩轻柔的抚摸着背部,第一反应就是它很瘦,稍微用一些力就能感受到脊椎的起伏,腹部过于柔软,稍微的按压了几下,有长期营养不良才会表现的轻微浮肿。最严重的伤应该还是后腿和面部。后腿应该是骨折了,对于野生动物来说,骨折和断肢在影响功能上不存在什么差异,硬要说的话应该就是直观的视觉感受了。女孩先是稍微抚摸着断骨处,试着搞清楚是怎样的骨折,但是仅仅是轻微的按压,都会引来老虎强烈的嚎叫

就算是能弄清楚,也不知道怎么治。女孩是这么想的。但是看着这只虎,不知怎得,从情感上就把自己和它联系在了一起。仅仅是因为闻到了肉的味道所以才袭击过来,而并不是想要杀人。接受了食物便不再保有警戒,还愿意让我摸它的腹部

“要是治疗野兽也能用治疗人的手段就好了……”

女孩这么考虑着,坐在老虎的身边开始翻找可用的药物

下肢严重错位,手术是最好的,但是伤口的愈合会变成大麻烦,不仅需要大量的进食,在疗养期间还要尽量避免活动。对于人类来说——或者以前的人类——实现这两点是非常容易的,这也是住院的意义之一,但是对于这样的野生动物,就会变得十分困难

一把厨刀、绷带、棉花、止痛药、抗感染药剂……

……嗯,没有加速愈合的药物吗……

……不,应该有……就是不知道对于别的生物能不能……

老虎明显是感觉到了什么,丢下没吃完的半块肉干,马上站起来想要离开。女孩想都没想就直接扑倒了老虎,用虎口掐着它的脖子,恶狠狠的盯着,然后一口咬在它的咽喉处。老虎明显是被这一连串的动作吓坏了,开始在地上挣扎起来。虎的力量从来都是人类无法匹敌的,但是少女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硬是抓着老虎的一只前爪,把它仰面朝天的按在地上。然后老虎拧转了一下腰部又把女孩压在身下,女孩更加用力的咬住皮肉,背靠地面双脚死死地蹬着老虎的下腹部,用力一踢又翻了过去……

两个家伙就这么一来二去的,从阴影处一直滚到对面的草地里。老虎可能从没想过还能碰上比它还要厉害的家伙,最后躺在草丛里一动不动的,只顾着在她松口之后大口的喘气

大概是已经放弃了想要逃跑的念头,或者是长期的饥饿和挣扎已经让它耗尽了力气,女孩拿着刀靠近的时候除了对着她竭力的咆哮了两声,便不再有其他的动作了

“我尽量快一点,不会让你受太多苦的……”

然后她又握紧了被汗水打湿的刀柄

“……万一你死掉了就让我吃了好了。”

野兽的皮和肌肉都比人类的要更紧致且富有韧性,少女在切开骨折处皮肤的时候差不多就明白了为什么古代的时候会有人穿虎皮的衣服,做虎皮的背囊。好不容易划开的一个可以勉强伸入三根手指的创口,女孩转过头看了一眼,老虎像是昏迷了一样一动不动的躺在这里,除了腹部规律的起伏,她差一点就以为自己杀死了一头老虎

“这算什么……明明我能杀死一只虎但是却没有人能知道了,还真是可惜啊,我想我应该会给自己立个雕像?用水泥应该不错吧……”

少女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关于雕像什么的话,一边用刀尖清理肌肉组织间紫黑的淤血和坏死的组织。淤血已经全部凝结成了黄豆大的带有棱角的小块,大部分镶嵌在肌纤维里。少女一边摇着头,摆着嫌弃的脸色,一边精准的用厨刀的刀尖部耐心的一个一个挑出来。这些淤血看样子存在了比较长的时间,长期保持着这样的剧痛,也难怪这虎会饿成这个样子

“要记得好好感谢我,知道了吗?……算了,你不扭过头把我吃了我就万分感谢了……”

少女休息了一下一直牵拉着创口的手指,用掌根慢慢的抚摸着它的肚子

切除了已经坏死的肌肉组织,顺势打开一条口子,稍微用力的拉开肌肉,正好能看到骨折发生的位置。断裂的地方错位并不严重,但是却长歪了,呈现了一定的角度,导致剩下的裂缝难以闭合

“像这样就要打断重新接骨……可是……”

少女犹豫了一下,我真的要做这么做吗?打断骨头可是比割开皮肤和肌肉的疼痛更剧烈,老虎很有可直接反扑过来。但是如果不这么做,那之前做的这些除了增添了无谓的伤口和极高的感染风险之外没有任何益处

经过了十几秒的考虑之后,女孩又重新检查了一下骨头愈合的状况

“嗯……看起来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愈合了,那就……嗯,要快——”

然后女孩用刀柄砸断了错误愈合的部分。老虎的尾巴突然绷直了打过来,少女只是想到了要应付正面的危险,却被背后打来的尾巴击中。女孩的呼吸突然中断了,她捂着胸口缓了几秒钟才重新开始喘息。但是现在并不是能分心,关心自己的时候。女孩恢复了之后马上开始接骨和闭合伤口的工作。接合缝隙,用棉花吸净多余的出血,敷上带有止痛药的纱布,再用绷带牢牢的缠住,前后也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实验了。首先是这个……”

女孩拿出一支细长短小的抗感染针,用尽力气才把细细的针头扎进肌肉。注射结束之后,用干净的纱布擦了擦,又刺进自己的肘静脉,抽了满满一管的血

这时候她才有机会好好观察自己的血液。从静脉抽出的血,本应是偏黑的殷虹色,但是这血却呈现出欢快的鲜红,虽然不及以前所见的动脉血的颜色但是相较于静脉血来说却是太鲜艳了。血液里还悬浮着不少蓝色的色斑,感觉像是水晶球里的雪花一样,稍微摇一摇便在注射器里翻滚起来

“好像之前我拿自己做实验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的血。我想我现在拥有的……如此反常的恢复速度,应该就跟这血有关系吧……”

女孩又看了看这支注射器,随即扎进了包扎附近的地方

“慢着,会不会大面积凝血啊……”

可是这一管已经推进去了也吸不出来了。女孩用还沾着血的手指捏了捏眉头,告诫自己以后还是要先想清楚这是在做什么,这么莽莽撞撞的迟早要出事情

果不其然,老虎的核心体温突然间迅速上升,而四肢与尾部变得冰冷,身体开始逐渐蜷缩发颤。这些症状发生之快,表现之强,让人措手不及

不用多想,一定是刚刚注射进去的血液的问题。但是就算是凝血反应,也不应该是像现在这样这么痛苦的感觉。难道不是凝血吗?那又会是什么呢,总不能是中毒吧?一个血液带有剧毒而且自己还能活的无忧无虑的可不多见,很大一部分的带毒的动物,其实对自己的毒素并没有什么十分有效的办法。毕竟化学反应可不管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们只顾着能够完成反应罢了

少女开始发愁了,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明知道是把自己的血液注射过去的后果,但又毫无办法。不得不说还真是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局面。女孩想了半天,也只能抱着它,不断的抚摸着后背,试着用自己的体温温暖这只颤抖着的野兽

老虎的颤抖逐渐的缓和了,之后又慢慢的安静下来,大约有那么几分钟女孩完全感觉不到呼吸的起伏。此时太阳已经躲在高耸的废弃混凝土之后了,给边框带来一抹火热的橘红。少女不是很想离开,她总是觉得这家伙会醒过来的。她的脑袋里想着的全都是野生动物如何如何的坚韧不拔,身体恢复的如何如何之快,而人类又是怎样的脆弱柔软,不就是一针外来的血液而已能有什么问题这样的安慰自己的话

又是两个小时,这只可怜的虎是彻底没了动静,肌肉变得僵硬,身体也冷下来了

“死于医疗事故吗……唉,还真是可怜啊。”

“你以为是谁干的啊?”

“好好好是我,我承认了还不行吗?我下次会好好考虑的,如果还有下次。”

又观察了半个小时,看来是真的死掉了

少女这下是彻底死心了。她重新背好了背包,又抓着鞋跟拉扯了几下,撩过头发看了看空中刚刚浮现的星星们,伸出手简单的打了招呼,便很快的低下头准备出发了

左脚迈出锈烂的铁质栅栏大门,女孩想先去一趟警察局,运气好的话应该能找到人,或者人曾经存在的痕迹

“那么,应该是朝五点钟方向走的样子吧……总之先走走看吧。”

虽说人乐观一点,万事都能变得简单易行,但是当初提出这个建议的人肯定没有想到如果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保持乐观恐怕就不仅仅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了

夜晚的月光很亮,少女第一次知道即使没有路灯,夜间的视野也能这样的清晰。靴下踩的是早已褪去荣光的柏油路,向后蹬踏地面时还会带起几颗石子。头顶则是闪烁的群星,撕碎的棉絮偶尔遮挡从前在画布中才能见到的璀璨银河

少女一直都没有低下头,她第一次感受到天地之间,人类的渺小与无力。她也曾经以为,只要科学与工程学不断发展,就没有人类不能达成的可能性。但现如今,苍穹深幽的黑蓝就这样覆盖在头顶。女孩伸出手抓了一下,又紧握了拳头,片刻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其实什么都没有抓住。少女停下步子,又看看自己的手心,又抬起头,这种既近又远的距离感一下子让从前对一切事物抱有确定感的她感到一丝不适

“有点想喝水……”

城市里原本是有几条人造河的,不过最近的一条步行过去也要半个多小时,而且那水质有些够呛,简单的过滤并不能让人信服,因为她曾亲眼看到过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在桥上走过,突然大喊着“我做不到!我做不到!”,然后转身便跃入河中,等到再见时已然是在各大社交媒体上了

一阵清风吹过,树叶飒飒作响,夜行的禽鸟猛兽也不再发声

为什么我的耳边总有奇怪的噪声?

听起来就像是……哗啦……哗啦……

好像是这边?

少女闭着眼,遵从着自己的双耳,朝着自己所认为的那个声源前进。她越是迈出步子,就越能确认自己的猜测,那水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在以前公园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小水池,水流顺着柏油路流进流出。水池不大,但是水应该是能放心饮用的,站在池边就能看到池底的圆石和几棵腰部浸没在水中的小草

池边的泥土还比较潮湿,走来的鞋印清晰的留在身后,陷入地面。少女蹲下抓了一把用力**,除去变得干燥而粉碎的尘土和小石子,剩下的是一团粘土

“用这个东西来喝水应该不是个坏点子,也不是个好点子。”

少女只是不愿意像其他动物一样趴在水池边直接饮水,也不愿意蹲下来用手舀着喝,就这么饶有兴致的**着手里的泥饼。太干了就用手蘸点水,太潮了就从水底再抓起一把粘土,女孩纤细的手指如塑型工具,甚至胜过可怜的木质工具,除了需要按扁的时候,其他的塑形仅仅是在脑内想象一会儿,自己的手就很快完成了对应的工作

几分钟后,少女捧着一只湿答答的泥碗,架放在几根干木枝上,心满意足的欣赏着

此时已然是后半夜了,连夜行性的动物也睡着了,池面倒映出自己的轮廓和背后稍微暗淡了一些的繁星

她离开了池塘边,坐在附近的汽车残骸后,等待那只泥碗风干,闭上眼试着入睡

少女并不累,但是她觉得自己很快的入睡了。她梦到了她的小时候,躲在郊区公园的梨树下,望着不远处栅栏边那群孩子们,喊着笑着叫着。她的姐姐在她身后鼓励她

“去和他们打个招呼吧,总是这样看着是没人会和你一起玩的。”

她点点头,仔细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毫不费力地挤出微笑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玩吗?我玩……”

“好啊好啊没问题的!来吧来吧!”

她们在草坪上奔跑着,欢笑着。突然毫无预兆的,她昏倒了,嘴角眼角口鼻耳和指尖都在渗血

孩子们被吓跑了,她从梨树背后冲了出来,抱起奄奄一息的自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正当她想要抱紧的时候,这具身体又如余烬一般散灭,身边突然被穿着校服的黑影环环包围

“……什么,她就是得了那个病的人么……”

“你看她脸白的那么不自然,我可不知道有什么化妆品能变成这样……”

“……真可怜……但是这种病听说除了自己生活不检点之外没有别的传播途径了……”

“……应该是吧……听说她每个月都要去MiNC接受试验性治疗……好像是什么抑制什么的……我听在那里工作的亲戚说每个月的那个时候特殊治疗室都能听到恐怖的哭喊声……”

“唉……我可不想变成她那样……太恐怖了”

总之还是不要接近这个人吧

对我们大家都好

她低着头,哭泣着血,是紫色的,逐渐的在冰冷黝黑的地面扩散

“……学长?”

唯一样貌清晰的那个人拨开了人群

“你的病很有意思啊……我能为你提供一种一劳永逸的疗法,但是有死亡的可能,你愿意尝试吗?”

她点了点头,抹匀了脸上的血迹,跟在他的身后

“我……我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她越走越快,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因风飘起的白色长褂

“你并非是被传染的,你是一个很特殊的零号病人,我也相信你不会去让别人感染,至少是现在……”

他跑了起来,转过头

“我会在终点等你,加油跑!”

她点点头,清澈的液体洗刷掉了两颊的血污。她迈开大步,开始追逐那个快速离去的背影

然而突然间,她脚下的路崩塌了,带着她的一切跌进未知的奈落

“梦璃!快!刚刚的报告!我们要来不及了!”

“好的学长!”

“对了,告诉工程部主管,我们早上预订的材料需要增加一倍!”

“没问题!……哦不,等一下……刚刚报告了工程部主管的死亡,现在正在按照应急流程确定新的主管……”

嘈杂的研究室突然定格,巨大的引力将她从小小的方盒里拉扯出来,投掷进了银河间。透过宇航服球状的观察玻璃,她看到了巨大的在轨国际空间科研中心,看到了月球能源基地,看到了火星殖民地与在沟壑间延伸的档案馆,但是观察窗内部的灯都是黑的,完全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正当她思考着灯光时,头盔突然爆裂,强烈的窒息感顿时充满全身,几秒便失去了意识

她醒了

但是眼前黑乎乎的,还有股奇怪的臭味

伴随着头部不适的压力

身上有个很大很重,但是又不冰冷的东西

软软的,又坚实有力,压着她的下半身

然后这个东西动了

橙色的

有两个耳朵

一只眼睛瞎了,一条浅浅的疤痕

“喂喂喂!你不是死了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