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讨尸羽士晨曦明传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讨尸羽士晨曦明传》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火呆人小说

讨尸羽士晨曦明传

作者:火呆人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战斗

故事于架空世界天朝大陆发生,僵尸横行,故朝廷设有羽士官以对抗僵尸,保护百姓。可惜羽士官权力过大,引致滥权及贪污腐败,百姓生活苦不堪言。木系修士晨曦明,为救村民而出手使用咒术,开始卷入天朝的江湖争斗之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晨曦明跟着人群涌到广场,可人太多,起码三分一条村的人都走出来,他也挤不到前线去。只见前面的人拿着鸡蛋就对在场的官兵投出去,烈日之下弄得官兵们浑身都是发臭的蛋浆。

晨曦明在后面,群众的情绪没前线的失控,便问了事情大致的来龙去脉。

原来几天前村里几个女孩失了踪,林大叔便跟几个同是不见了孩子的家长报官,可是官府的李大人却不受理。林大叔他们再上报到羽士官那边希望他作主,贾大人却反倒叫他们报官。如此官官相卫极是不合情理,林大叔几个便在广场静坐,以抗议官府和捕快无能。

后来参加静坐的村民愈来愈多,捕快便拘捕了林大叔,说他煽动民众反官府要治他死罪,引起更多村民不愤,便成了现在的局面。

「这里的人都是支持林大叔的。这重税和征收粮食我们都忍了下来,可连为了帮孩子讨回公道的老百姓也要打压也太过分了。林大叔是个大好人和爱女狂我们谁不知道?他女儿失踪担心报官为何不受理?你说天理何在?」那妇人愈说愈激动,几乎要落下泪来。

「可那不是你的孩子啊…」晨曦明自小就接受事不关己,己不劳心的教育,实在没法理解为何村民们皆为了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聚集起来反抗。

「哪天到我的娃不见了,又谁来找出凶手,还我公道啊?」

晨曦明似是上了一课,说到底也是与自己有关,为了一己私利,因为将来火有机会烧到自己身上,所以现在才出手帮人扑灭火种,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时辰到!」广场后方的官大声宣布一声,刽子手也就提起大刀,喝了口酒,把林大叔背上的令牌抽起。

「不可!不可!」村民的叫骂接连不止,似是受了前线的刺激,纷纷向前冲去。构成防线的官兵提枪刺伤了几个,但人太多竟倒过来把官兵投倒,更有人抢了长枪。其他村民一涌而上,李大人见状立时走避,现场乱成一团。

那刽子手见民众涌来,心想自己也不过是替官府打个工,现在风头火势,自己斩了林大叔就轮到自己被斩,为免丢了小命还是松开了大刀。台下的官兵则惨了,也许平日助纣为虐太久,就算放下武器还是无法避免成为村民发泄的沙包,个个被打得头破血流。

晨曦明头一次见到如此壮观的情景,但脑中却不禁弹出一个与现在毫无关系的问题︰那些没孩子的村民,又在这里干什么呢?

便在此时,广场平白地突然卷起一场沙尘暴,失控的村民被高速旋动的飞沙走石击中,在外的人则眼睛进沙,泪水直涌,纷纷走避,取水去冲。

糟糕——!晨曦明暗叫不妙,用手掩着鼻子,但沙子飞入了眼中。那沙经过烈风一吹,打在皮肤上也痛,打在眼里更随时伤及眼球,顿时成了足以令人失明的凶器。幸好他在看到变故时及时以咒力保护了自己五官,不然就像身旁的村民一样,落得掩着眼睛在地上如鱼地挣扎的下场。

眼前的沙尘暴渐渐停下来,在场幸免于难的人都马上去取水来,为中招的人洗眼,晨曦明也冲去了眼中的沙。放眼看去,见大部份的村民都躺在地上,有的流出血泪,有的因吸入沙尘而伤而肺部,疯狂的咳着。

沙尘暴散去后,广场上站着一个身穿棕色道袍,留了山羊胡子的中年男子。那男子身材修长如竹,腰带系着一面写着「羽」字的金牌,便是新上任几个月的羽士官贾忠贤。

「放手!放手!」只见被绑的林大叔正由贾忠贤提着后衣领拖拉到广场中心,把他丢在地上,便以那如筷子的瘦弱双手提起一旁的斩首大刀。

「还我女儿!」

贾忠贤也不回话,便手起刀落。

回想起来,晨曦明总会觉得奇怪。明明爹已经三番四次叮嘱自己不要多管闲事,临终前更再三警告自己不要在公众地方使用他的力量,但为什么呢?为什么明明林大叔的事与自己毫无关系,为什么明明答应过爹不可干涉村子的事,但在看到贾忠贤挥动大刀斩下去时,自己还是出手了呢?

「住手啊!!!!!」

咚的一声巨响后,只见大刀在林大叔颈项一划而过,可他的头脑却好好的与身体连着。贾忠贤不禁一惊,发现大刀早被不知名的东西弄得断开,刀刃自然没法斩下林大叔的头。

更重要的是,他感到自己的双手正在发抖,刚才分明是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击中了大刀刀身,其冲力竟令他这个早就把咒力运劲于四肢的羽士到现在仍然无法挪动双手。

贾忠贤向后方看去,便见大刀的前端已插入不远处的墙中,而插在旁边的恐怕就是把刀打断的凶器了。贾忠贤不禁张大了眼睛,难以置信,那……不是一根干柴吗?

贾忠贤最后把视线投在刚才大叫的少年身上,那家伙身旁正正有一车干柴,错不了,他就是凶手。贾忠贤不怀好意的视线直盯在晨曦明身上。

这一边的晨曦明见被发现,一时之间内心也失了方寸,对方是羽士官,在天朝大国中有着无比的权力,自己一个小平民怎么会忍不住手阻止羽士官大人行刑啊?然而面对贾忠贤的目光,晨曦明却不知心中为何似是有种烈焰在燃烧,告诉他不要移开视线。

「小子,这条村没有修道学校,你怎么会有咒力?」

惨了。晨曦明自知不妙,民间是不允许私自修道的,只有进入修道学校的修士才能学习如何运用咒力和符术,而修士们毕业后则会去做对应的工作,天朝决不容许出现体制之外的修道者。私自修道已是死罪,所以爹才再三叮嘱千万不要在公众地方使用力量。

跑吧!脑中第一个浮起的念头便是逃走,而他的身体也早了一步转过半圈,正要拔足狂奔,却犯了在战场上的大忌。

「背向我,你死定了!」反正抓来也会被判死刑,那么现在动手把他杀掉也没所谓,还省了一大堆麻烦的程序。下定决心后,贾忠贤便掏出了一道棕黄色的符咒,那符亮出泥黄色的光。

「飞沙走石!」贾忠贤大叫一声,土系符咒便驱动广场的沙石,沙石在空中旋转,卷成沙尘暴,向晨曦明的背吹了过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