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归藏劫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归藏劫》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萱公子著

归藏劫

作者:萱公子分类:历史小说类型:青梅竹马

一生一世一双人,相思相望不相亲。有的,是因为正邪相异;有的,是因为生死相离;有的,是因为爱恨相依。一场乱世,平添几多愁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大堂,荆钰盯着龙门彩上自己和贾义的名字,满眼落寞:一个高高在上,一个卑微于下,一个满是筹码,一个一钱不名……

昨日人满为患的客栈此时已空旷许多,身边还陆陆续续的有不少士子正在办理退房,神色间忿忿不平,却又尽是无奈。

走还是不走?荆钰深知,这不是能轻易下的决定。他肩上担着族人的期待,若轻言放弃,必会辜负,可要留下来,又不甘心白当陪衬,刚才在聚春楼受到的嘲弄,或许于放榜之日,还会来得更加猛烈。

自从桃源出来,这是荆钰第一次进退为难,一向不会喝酒的他,自顾自地走到桌边,要了一碗最辣的烧酒。

正待举杯,忽然一双大手摁住了他的肩膀,只听背后有人说道:“荆贤弟,自己一个人喝闷酒有什么意思,为兄来陪陪你。”回头一看,见是杨钊。

“来呀,烫一壶你们这儿最好的酒来,今日我要与荆贤弟喝个痛快。”杨钊在对面坐下,挥手冲店小二叫道。

这时钱掌柜匆匆跑来,陪笑道:“杨爷来啦!嘿嘿,今日下注吗?”

“下!爷我昨日一直在侦查行情,今天就是来下注的。”杨钊说着,掏出钱袋。

钱掌柜提醒道:“贾义贾爷一注一百钱,杨爷下几注?”

杨钊眼一瞪,回道:“谁说我要下他!”

钱掌柜急忙改口道:“步仁步爷也是一注一百钱。”

杨钊又道:“谁说我要下他!”

“那……那……”钱掌柜好不尴尬,试探地问道:“梅礼、邵智、吴信三位爷……”

“你先去烫酒,一会儿再说。”杨钊颇不耐烦地将他打发走,转向荆钰,满面含笑地说道,“贤弟莫怪,这掌柜的看见钱就跟看见媳妇儿似的,真不亏他那姓。”

荆钰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杨钊继续说道:“不过这掌柜唯有一点好处,就是他家的酒,那是整个西市界面儿最好的,否则我才不屑得来这里呢!待会儿呀,你好好尝尝,咱们一醉方休。”

“我不会喝酒。”荆钰轻言回道。

杨钊一怔,随即一拍脑袋,自责道:“哎呀哎呀,为兄我真是粗心,竟忘了明日贤弟科考。罢了罢了,咱们这顿酒啊,还是等贤弟金榜题名,再喝不迟!”

“金榜题名?”荆钰一顿苦笑,虽然杨钊说者无心,可在他听来,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杨钊顿觉荆钰神色有异,急问其故,荆钰便道:“杨兄你说,这天下还有我等寒门士子的出路吗?我寒窗十载,刻苦读书,千里迢迢来到长安,只为参加一场公平的考试,可结果呢,有的人喝酒、狎妓、看淫词读艳曲,他们却金榜题名,而我名落孙山。”

“你怎知名落孙山?难道提前考试提前放榜啦?”杨钊惊问道。

荆钰摇摇头,沮丧地回道:“结果都是一样的。”

“当然不一样!”杨钊叫道,“不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呢!”

荆钰凄然道:“我知道杨兄是在安慰我,没用的,我听说……”

“你听说你听说,你见过吗?”杨钊又好气又好笑道,“你们这些读书人呐,就是想得太多,到头来自己吓自己,把一些听来的风言风语当做真事。”

这时钱掌柜烫好了酒,亲自提来为二人斟满,然后站在一旁搓着双手,似乎在提醒什么。杨钊瞟他一眼,拉着嗓子问道:“那些寒门士子,还有几个没走啊?”

钱掌柜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答道:“加上这位荆公子,还剩四个。”

“好!”杨钊说着,拿出钱袋,叫道,“给这四人,每人下一注。”

“每人下一注?”钱掌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杨爷,您没搞错吧?”

“没有,怎么了?”杨钊不解道。

“押这四人,可都是没有胜算的呀!杨爷您再有钱,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啊!”钱掌柜答道,心想你杨钊放着稳赢不赔的贾义、步仁不押,偏偏去赌这四个大家看都不看一眼的穷士子,究竟是图什么?

“你怎知他们没有胜算?”杨钊反问道。

钱掌柜愕然回道:“这谁输谁赢是个人都能看出来的结果,杨爷您……”

“我不是人,行了吧?”杨钊不耐烦地把钱袋扔给掌柜,叫道,“快去快去,莫再啰嗦。”

“疯了,疯了……”钱掌柜捧起钱袋,一边摇头,一边远远去了。

荆钰也觉杨钊此举太过反常,劝道:“杨兄,别人我不知道,但在下确实难以登第,您还是不要押我了。”

“注意你的用词。”杨钊一字一顿地回道,“你是难以登第,不是不能登第,说到底,我押你还是有希望赢的。”

荆钰急道:“但这希望非常渺茫!”

杨钊笑道:“再渺茫也是希望。记住,贤弟,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们就要做一万分的努力。”

荆钰蓦然怔住了。

杨钊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贤弟啊,帮为兄算笔账。——你看,这龙门彩有六成的人都押了贾义,剩下诸人,一共才占了四成,若贾义果真登第,那六成的人去分四成的彩头,每个人能分得多少?”

荆钰眼睛一亮,似有所悟。只听杨钊继续说道:“嘿嘿,如今只我一个押你,纵然希望渺茫,可如果赢了,我就能独占所有的彩头,一本万利啊!你说,这个风险我值不值得冒?”

“如果我留下考试,考不上无非就是再受一次嘲弄。”荆钰喃喃说道。

“对呀!”杨钊接道,“可万一登第,你就能收获到令人羡慕死的名利——贤弟,这简直是没有本钱的买卖!”

荆钰默然颔首,起身一拜,回房继续看书去了。

翌日天刚放亮,长安城便喧闹起来,今早士子进考场,接下来就是决定一生命运的时刻了。荆钰和贾义收拾完毕,一起随着众人来到贡院门前,等待进入考场。

唐时科举由礼部举办,礼部侍郎任知贡举并主持具体事务。这时贡院内红烛高烧,香烟缭绕,礼部侍郎正率领众考官对着“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的牌位叩拜,礼毕,就听胥吏朝外喊道:“开龙门——”

贡院外的士子们听到声音,也一齐回道:“开龙门喽!”于是,盘龙华表中间的两扇朱漆大门便“吱呀”一声打开,参加会试的士子们排起长队,经胥吏唱名、搜检衣物后鱼贯进入考场。不久,监考官分发试卷,点燃木烛,宣布考试开始。

众士子都坐在廊下,彼此被草席围成一个个格位。荆钰拿到卷子,赶紧去看考题,但见第一道是帖经墨义,所谓帖经,就是将经书任揭一页,把左右两边蒙上,中间只开一行,再用纸帖盖三字,令应试者填充,墨义则是对经文的字句做简单的注释。这种题只要熟读四书五经即可作答,非常简单,不过也正因为简单,所以题量很大,有一百多条。

第二道是试帖诗,也叫“赋得体”,这种诗体大多为五言六韵或八韵的排律,以古人诗句或成语为题,冠以“赋得”二字,内容讲求对仗、用典,尾联必须紧扣题目,这其中最为人熟知的,便是后世大诗人白居易的那首《赋得古原草送别》。

试贴诗的出现,本意是防备那些只知死读书而不知活学活用或根本没有真才实学的士子,因为第一道的帖经墨义,只要把四书五经那九本书背得熟练就可以了,并不能真正体现考生的水平,而试帖诗的内容,则远远超出了四书五经的范围,历代经、史、子、集中的名言名句或故事都可以作为考试题目,这才能直接反映应试者的才学。

比如曾经有场考试,以南朝宋代文学家颜延之的“天临海镜”诗句为题,原诗的意思是“人君之上,如天之临,如海之镜”,但许多士子不知道这个题目的典故而误以为是在谈论月光,结果全部被除名;又如一试帖诗要求以“冯妇攘臂下车”为题,这句话出自《孟子•尽心下》,其中提到的冯妇乃是一位善于搏虎的勇士,有的士子不知出处,想当然以为冯妇是个女人,于是写下“玉手纤纤出,金莲步步行”的句子,其结果可想而知。

本次会试的试帖诗题目是“老骥伏枥”,要求作一首五言八韵诗。

这道题彻底把荆钰难住了!

先说切题,“老骥伏枥”的考点并不在这四个字上,而在于下一句“志在千里”,语出三国时期魏武帝曹操的《步出夏门行》,前面说过,荆钰有八百年的历史空白,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题目的深意,只能从字面上强行解释。

再说押韵,荆钰自小在与世隔绝的桃源村长大,他熟悉的诗歌,只有《诗经》和《楚辞》,这两本诗集,没有一首是五言八韵的排律,虽然后来他为了参加科举考试,疯狂恶补所欠缺的知识,怎奈何卷帙浩繁,任他就是大罗神仙,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全部掌握。

荆钰去年参加乡试时,那道试帖诗比较简单,题目出自《大学》,五言六韵,一起考试的人也不多,这才幸运过关,得以进京会试,却没想到该来的还是躲不掉,这次考试正好击中了他的知识盲点。

荆钰顿时慌了,再往下看,第三题是一道策问,策问者,即由主考官出题,内容以经文或政事为主,应试者根据题意发文议论。这道策问的题目是:

“有征无战,道存制御之机;恶杀好生,化含亭育之理。顷塞垣夕版,战士晨炊,犹复城邑河源,北门未启;樵苏海畔,东郊不开。方议驱长毂而登陇,建高旗而指塞,天声一振,相吊俱焚。夫春雪偎阳,寒蓬易卷,今欲先驱诱谕,暂顿兵刑,书箭而下蕃臣,吹笳而还虏骑。眷言筹画,兹理何从?”

这是什么意思?!荆钰翻来覆去读了两遍,依旧不明所以,不禁抬头一望,见大家都在抓耳挠腮,似乎全被难住了。

第一题会,第二题不会,第三题要再不会,荆钰估计现在就可以离开长安,在路上随便找个地儿吊死得了,还有何颜面去见族人呢?好不容易熬过了乡试,本以为会试不会难到哪儿去,如今看来真是轻敌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看来自己的学识真是不值一提!

正手足无措,却见斜对面贾义已经开始奋笔疾书,显得意气昂昂——难道他读懂了?难道他果真学富五车,那喝酒狎妓看淫书只是了作消遣,小恶不掩大才?

荆钰暗暗纳罕,这时忽听有人喊道:“大人,交卷!”急忙去看,见是步仁,他竟已经答完了试卷,就要收拾东西离去。众士子一声惊呼,因为他们当中有的人连名字都还没写完哩,那边就交卷了!虽说帝都长安乃卧虎藏龙之地,可这么神速的作答也是世所罕见。

监考官大感惊讶,疾步过去查看,俄而怒道:“你这写的什么东西!”

步仁嘿嘿一笑,伸出两根手指,问道:“够吗?”

监考官脸色突变,怔了片刻,吼道:“给我坐下!”

步仁不理,又伸出五根手指,问道:“这够了吧?”

“给—我—坐—下!”监考官一字一顿,重又吼了一遍。

步仁碰了满鼻子灰,指着监考官回道:“你给爷等着。”

“哼!”监考官不为所动,转身命令道,“众兵听令,木烛燃尽三支,方为考试结束,在此之前,谁要再敢捣乱,就地拘押!”

“是!”维护考场秩序的兵丁们齐声应道,扬了扬手中明晃晃的刀剑,此等肃杀之气,顿时令诸士子个个噤若寒蝉。

荆钰终于静下心来,开始小心翼翼,沉思作答。他知道,这次考试必须全力以赴,不能轻言放弃,族人们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