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今夕何夕,与子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今夕何夕,与子》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且珩著

今夕何夕,与子

作者:且珩分类:历史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片段: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里又激动又失意,自己喜欢他,但是他怎么可能喜欢自己啊……我故作随意地问:“你今年也有27了,为什么不娶妻?”他看着我说:“因为你。”眼神格外认真。民国,神秘家族大小姐,拥预知未来能力,家族暗中助历史发展,历史大事的推进,她却发现当年母亲遗留的秘密。面对家族压力,身边人的背叛,对事件的无力,她又该何去何从……而她也遇到他,本来是水火不容,不共戴天。他却一次次走进她的心间,本以为是自己的单相思,可是他说:“因为你”,两情相悦。可是当他拿着枪指着她时,她又该如何面对…PS:前面故事发展比较慢,但是后面就好看了,故事是层层递进的。不是纯言情,围绕女主发生的民国真实历史。想了解历史的可以看一看。剧情很多悬疑谋略,不是简单谈恋爱。女主第一人称视角结局HE...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姐,今天你要去见那些经理了,要不要打扮漂亮一些呀?”小伊为我梳着头发问。

这些天,我也与他们熟悉了。他们很好相处,性格随和,而且大家没有那种等级的压迫感,尤其是小伊十分活泼热络,总是想办法让我笑,消除了一些我的警惕心。有时他们和我讲曾经的故事,虽然毫无记忆,但让我感到格外欣慰,原来我忘记的曾经这么充实。

“不用了。”我轻轻笑着。

“那自然也是不用了,我们小姐生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哪用的上什么打扮呀!”小伊打趣着拿过一件外套给我披上。

出了厅堂,家丁武肖为我开了大门。

这是我醒来后第二次走出李公馆,何舜华开着黑色的轿车在外面等我。

“大小姐,上车吧!”武肖为我打开车门,殷切地看着我。

“谢谢。”我点头致谢。

“不用谢了,大小姐。对我还有什么客气的了!”武肖爽朗的一笑。他长得壮实,中等身高,皮肤较黑,但眼睛格外好看,一双桃花眼闪着光似的。

“大小姐,快点上来吧!”何舜华也不耐烦了。

我连忙上车,武肖帮我关上车门,向我挥挥手。我一笑,也轻轻挥了挥手。看到窗外武肖目送我离开,他站的笔挺,仿佛是军姿。

“何先生,武肖是不是以前是军人?”我问。

“武肖啊…是的…不过后来他受伤很重不能继续上战场了,老爷就收留他了。”何舜华开着车。

看着窗外南京城的繁华,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热闹的人群让我竟然有些向往。

“大小姐,不记得了吗?那里那座寺庙你每年庙会都会去的。”何舜华看向左边窗外,目光示意我看,但是他的声音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凉。

“是吗…”我看着那辉煌的寺庙,金黄色的琉璃瓦,朱红的墙面,人来人往,但还是毫无记忆。

“对了大小姐,记住在别人面前你千万不要表示自己失忆了。那些经理面前你也不能说。”何舜华叮嘱我。

“为什么?他们不知道吗?”我问,既然我都昏睡了一个月了,而我们家又出了这么大的事,一般人应该都会旁击侧敲知道些什么,更何况他们是公司的负责人。

“他们不知道,最好也不要知道…否则会让他们…失去信心,他们当初之所以愿意继续跟着李家,就是因为大小姐你还活着,觉得李家还有希望…”何舜华看着路况说,又补充道,“对了,大小姐记住不能喝酒,对身体不好。”

在一家饭店停车,何舜华帮我拿好包,站在我旁边,陪我进去。

一进包厢,大家一愣看着我,似乎在看陌生人一般,随后一个西装革履的比较年轻的男人反应过来,起立,面带笑容:“李小姐来了!”其他男人也立马起来招呼。

何舜华向我一一介绍,我也微笑着一一握手问好。热络之后,大家坐下开始寒暄。

“李小姐几年不见真是愈发窈窕了。”谢先生笑眯眯地看着我。

“李小姐,现在恢复怎么样了?我们家最近得到一上好的人参,待会我派人送至府上给小姐补补。”赵先生殷切地说到。

“不用了,赵经理,这几个月还要多谢你们了,我以茶代酒敬各位一杯。”我端起茶杯,大家满上酒。

“大小姐,我们只是干些皮毛,真要谢就谢何先生吧!若不是他力挽狂澜,拉来投资人,这公司就被刘裕洋和那伙外国佬吞掉了。”谢先生坐在何舜华旁边,谢先生比较年轻大概三十多岁,他笑着拍了拍何舜华。

我看向坐在我身边的何舜华,他安静地喝着酒。目光都到他身上,他平静地放下酒杯,微微一笑说:“各位言重了,何某若没各位相助也是回天无力啊。”与大家敬酒,面带微笑。

“这哪里,何先生青年才俊,我们这些老家伙怎能相比?”曾先生敬了杯酒,又把目光放在我身上,“将来还是要靠你们这些青年才俊了。我们也老了,思维不及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对了,小姐有没有中意的人,公司靠何先生一个人未免乏力。李老板在时可与小姐订亲?”赵先生问。

我愣了一下,家里他们从来没有和我提过这事,我也暂时没有这种心情,我轻轻一笑:“没有了…”

“赵经理,”何舜华突然打断我,“听说赵夫人说媒很有眼光,下次麻烦夫人留意一下有没有适合大小姐的男子。将来大小姐一个人管理肯定辛苦。”

全场一时间无人说话……

什么?说媒?我?我看向何舜华,不可理解,这种事怎么要他管?他又不是我的长辈!

“那好,我叫夫人留意一下。”赵先生笑着答应了,也有点尴尬似的自己喝了杯酒。

何舜华根本忽视了我的目光,淡定地吃着饭。我有点气愤,但谢先生很快引入下一个话题。

从饭店出来,坐上车。我看着坐在前面的何舜华,从我醒来到现在,他给我的最大印象莫过于安静沉默,本以为他不善言辞,但今天看他和那些经理聊天…引经据典,侃侃而谈,对公司的规划和情况十分了解,让我不禁刮目相看。

但是——

“何先生,你为什么要赵夫人说媒?”我还是不能理解,他再关心公司或我,现在说也是不合时宜吧。

“大小姐,你不小了。而且你需要一个帮手。”何舜华还是那种波澜不惊的语调。

我感觉我竟无言以对。

“何先生,如果没遇见我满意的人,我是不会同意结婚的。”我气愤地说。

“自然以大小姐满意为先。”他语气放缓。

“何先生,冒昧地问一句你今年多大?”我问。

“比小姐大三岁,26了。”

“那何先生还未娶妻?”我依然在生气,而且男子在这个年龄没结婚的真的不多。

他愣了一下:“大小姐都未婚,何某怎敢娶妻?”

这什么和什么啊?他明显就是借口啊,但他似乎并不想继续回答这个问题了。不过这个话题真的让我很生气,从心里上的一种排斥。

晚上,何舜华不知为何出门去了,也无人知道其去向。

我看着以前的照片,虽然也没有几张。黑白色的照片,照得其实并不真切。

“这是我的父母?”我看着照片中那个美丽清秀的女子和一位英气的男子。

“是啊。太太和老爷一直十分疼爱小姐。”小伊在一旁帮我铺床,但是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我继续翻下去看见一张照片我的父母和我,而我旁边还有一个小男孩,与我一起拿着一束花笑得格外灿烂,那个男孩有点眼熟。

“这是?”我指着这个小男孩问。

“这个是小姐12岁的照片,这个男孩是何舜华。”刘大妈一边在折衣服一边凑过来看。

“何先生?”他怎么会在这。

“小姐,李府曾经的管家便是何先生的父亲。”刘大妈讲,“现在何舜华这孩子也算是子承父业了。”

“那刘妈,你可以和我讲讲何先生的身世吗?我想了解一下他。”我放下相片。

“他啊…是个好孩子”刘妈开始回忆过去,“十五岁前他在乡下长大,在他十五岁,老爷资助他读书,而他也在21岁时考取美国庚款留学,在什么哥什么比亚大学留学,后来回来就在你父亲手下做事。小姐,何先生你是绝对可以信任的。老爷不幸去世后,老爷的公司被许多不怀好意的人记住,那时候就是靠何先生的努力才保住老爷的财产。”

“好,谢谢刘妈。我知道了。”我关上装相片的木盒子。小伊把箱子放回抽屉里。

“那小姐早点休息。”刘妈说完走了。

我一个人走到书房,拿出抽屉的账簿,在灯下一页页翻看。何舜华干净的字迹,整齐的笔迹使账本井井有条。而且一笔笔账记录得十分清楚,看起来毫无漏洞。

我望向窗外,一片黑暗,连对面的那盏灯也灭了。微弱的虫鸣从草丛中传出。

不是我不信任他,只是我醒来了失忆,不敢相信任何人,尤其是他这么一个神秘的人。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厉害的他甘心只为李家卖命,甘心当一个管家,而且一分家产也不觊觎,以他的才能去政府谋个一官半职或自立门户完全不是问题。

他对我很少有言语,却把家里的事安排的井井有条,对我的关心又无微不至。

但是他又为何急着想让我结婚啊?

何舜华,他的沉默,他的安静,他的才能,让我根本无法看明白他,让我无所适从。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