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花葬夏季

更新时间:2020年07月05日

《花葬夏季》最新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苍景流年小说

花葬夏季

作者:苍景流年分类:重生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我很想念你/象从前一样/想念/每个人心中/只有一个宝贝/久了之后/她变成了眼泪/怀念我们的曾经/忘记了我们是如何相识的/却不能忘记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很想告诉你/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是快乐的/好想看着你的眼睛/告诉你/我真的真的喜欢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曹妈和大伯在村长、族长和村里一位高辈分的爷爷、以及曹爷爷奶奶的见证下签了协议书:等曹铭花长大出嫁后,大牛过继给曹妈,搬地主院子住,给曹妈养老。要饭娃是曹妈义子而非养子,等大牛成亲后,不管成不成亲都搬走另立门户,要饭娃也要出曹妈养老的份。

要饭娃被留下来了,这件事让曹铭花感觉好像处理事情也不是多难。她上辈子遇事一直是用逃避的办法,大女儿咬牙切齿的恨着说,“你太自私,为母则刚,为啥到你这?都是把孩子推前面冲锋陷阵。”

签协议还出了插曲。上辈子,大牛过继时候,曹妈的条件是给曹铭花留一间屋,啥时候都能回娘家。大伯不同意,指着曹妈的鼻子骂,“哪有闺女出嫁还要娘家房子的,就你张秀英能,你多大的心啊,把俺弟弟拿命换的家倒贴女婿。”

这次签协议,曹妈也想提这个条件,曹铭花无奈的笑,过几年就离开了,留房子有什么用?可这话也没办法跟曹妈说,只能用其他方式转移曹妈注意力。

是要离开曹家庄,在这里母女俩什么权益都保证不了,可怎么离开呢?绝不能用上辈子的办法——曹妈改嫁的方式离开!那样还不如娘俩在曹家庄幸福呢,至少在曹爸的庇佑下,娘俩有吃有喝的,不会被人虐待饿肚子。

曹铭花想起来一件事,上辈子大概就是六七岁的时候,有城市的包工头来招工,曹妈正好在镇上走亲戚,报名参加招工。曹妈得知被录用后,兴奋的跑去镇上曹妈的干娘家庆贺。在干娘家住大概十天,把干娘家所有洗洗涮涮的活都帮干娘做了。从干娘家又回自家干几天家务活,才去找那个包工头报道。负责包工头招工的中人,哭笑不得告诉曹妈,录取曹妈的第二天,包工头就带人离开了。曹妈华丽丽的错过这次招工,连具体哪里招工都不知道。

这是上辈子母女俩唯一的一次,依靠自己力量离开曹家庄的机会。现在重生,可不能错过,一定要牢牢抓住这次机会,说不定这就是母女俩人生的转折点。反正是上辈子失去的机会,和留下要饭娃一样,此生都要改变,只要和上辈子活得不一样怎么都行。

也不知道现在这件事有没有发生,曹铭花鞋子都顾不上穿,光脚下床,边跑边大声冲院里喊:“妈,妈……”

曹妈正在院里剥玉米,听见曹铭花喊,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赶紧喊:“妮儿,给这勒。”

这时候剥玉米全靠两只手,不停的揉搓抠掰,玉米粒才会从玉米棒上掉下来。曹妈的双手因为剥玉米,摩擦得通红。

曹铭花跑过来,心疼的摸摸曹妈的手,说:“妈,有没有镇上的人来找你去城里上班?”

曹妈摇摇头,“没人来找啊,咱给家好好勒,为啥去城里?”

曹铭花拉住曹妈的手,让她停下来,说:“妈,你看看你的手,剥玉米手多疼啊。你要是能去城里上班,有钱咱就能不用剥玉米了,还能手上抹上雪花膏,把手养的美美的。”

曹妈惊奇,看稀罕一样瞅瞅曹铭花,问:“真勒有这好事?”

“妈,真的,我哄你干啥。”

曹妈感兴趣的说:“那是不是比镇上的人过的还好?恁干姥姥家,给镇上住勒那个干姥姥,他家人都很少干地里的活。”

“是的,妈,城里比镇上好的太多了,城里根本不用下地。”

曹妈不明白不种地没粮食吃什么,问:“不用下地吃啥?”

要饭娃插话说:“娘,我知道,城里人都是去上班,挣钱买粮食吃。”

“真勒?那怪好勒。”

曹妈被张潮说的心动。

曹铭花继续加油,说:“妈,要是有镇上的人来找你上班,你千万一定跟着他们去啊。去城里上班比剥玉米享福多了。妈,你看你的手,都红了,我去给你找个工具,那样剥玉米轻松点。”

曹铭花起身去找类似于螺丝刀之类的工具,可曹家就是普通农户,哪里有这种工具,再说,乡下也没有卖的啊。

曹铭花苦笑下,喊要饭娃,说:“那个……哥,你去找根硬实点的木棍。”

“好嘞,妹,我就去。”

要饭娃边说边起身去找木棍。

曹铭花感觉喊出第一声“哥”后,再喊要饭娃“哥”,也不是那么羞于喊出口的事了。

她指挥要饭娃把找来的木棍,用刀砍出平尖头,作出螺丝刀的模样,手握的一头绑上一块布。木棍是榆木的,这种榆木质地非常硬,暂时代替螺丝刀完全没问题。

曹妈拿着制作的新工具,握住绑布条的一头捅玉米棒,不相信的试试。

“噫,真的容易多了。”曹妈立马高兴的合不拢嘴,说:“妮,你咋这能呢?”

要饭娃又赶紧再做一个木棒。有了方便的工具,剥玉米的速度也快多了。

……

整个曹家庄只有一家最清闲,那就是曹铭花母女,曹爸在外邮寄回来的钱,供养母女俩的日常,曹家地里的农活全部有请长工帮着种,娘俩不用下地干活。地里收的全部归娘俩,谁也不敢截留。贪心的大伯,最多也就是想着过继儿子,也没有胆量公开霸占曹铭花娘俩的其他东西。

曹妈娇生惯养长大的,不太会做衣服鞋袜,缝纫手艺最多也就拆洗个被子的能力。曹铭花娘俩的衣服鞋子,大部分都是曹奶奶和邻居嫂子们帮着做的。除了饭是自己做的,衣服是自己洗的,曹铭花娘俩简直到了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没有体力劳动,给了曹铭花和曹妈上辈子一生气就能睡几天的条件,哎。

曹铭花重生是秋天,穿夹衣。夹衣就是有里衬的双层衣服。虽说是在庄里生活,曹铭花真的愣是没穿过补丁衣服。

粮食和棉花卖的钱,曹妈都塞到床里芦席里,曹妈不识数,压根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钱?油盐酱醋都是拿粮食和货郎换的,娘俩又不出庄子,根本没有花钱的地方。

曹铭花从小找不到小朋友跟她玩,别人家都是兄妹几个,大孩子要帮父母干活,小孩子要照顾更小的弟弟妹妹。上辈子的她,为了等小朋友跟她玩,要帮别人看孩子、搂猪草……之后,人家小朋友才有空跟她玩。

曹铭花重生后很忙,具体忙什么她也不知道,每天都惶惶的忙。

曹铭花的重生生活渐渐走向正轨,带着后世的记忆,掌握历史发展前景,让她有一种俯视后生的优越感看周围。

曹铭花不准备把她重生的事告诉曹妈,上辈子曹妈和她一样稀里糊涂的活到九十多岁的高龄,九十多年愣是没活明白为什么活着。

这世从留下要饭娃开始,曹铭花想换种活法。就像大女儿说的,明白为什么活着!跟大女儿生活的十几年,比之前活的近八十年都深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