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深宅故梦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深宅故梦》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融化了的阳光著

深宅故梦

作者:融化了的阳光分类:历史小说类型:民国旧影

民国二十八年,天真烂漫的酒庄大小姐林挽歌再次遇见顾氏药业的大少爷顾南君,两人重拾十年前相处时的回忆,隐藏在心里的暗自喜欢萌发出了爱情的苗芽。一场逼婚揭开了林挽歌隐秘的身世,人心险恶打破了林挽歌平静的美好,从前的家园破碎不堪,昔日的恋人爱恨交织,旧时的密友渐行渐远。风雨虞城,她该如何走过心灵的雨季?物是人非,她又该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

夏日本是昼长夜短,夕阳却突然隐没了身子,还未等乌云集结,急促的雨点便从天降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潜入澄明的池水里掀起些波澜,打进墨绿的荷叶上聚集成水露,落在荷花上的形成股细流,敲在砖瓦上的飞溅了一地。

林挽歌三人被困于凉亭里许久,再生动有趣的话题也聊到了穷尽之处,疏但重的雨点却落个没完没了。林挽歌心生无趣,便想要离开:“哥哥,南君,我们就这样无遮无拦地跑回长廊去算了。”

林挽阳见四下再无人影可寻也只好答应:“好吧,那我们就回去吧,想来厨房也已经备好饭菜了。”

林挽歌微低着头,将双手举高,抱住了头,纤细的手指尽力伸到最直,想要将整个脑袋都掌于手中,保持着这个姿势飞快地踩过湿透了的青花石板。

忽然,身后跟来更加局促的脚步声,林挽歌不再觉得手背上有雨点打过,往外展的手臂碰触到了另一只手臂,林挽歌转过头去,仰视着身后的那个人。是顾南君,他摘了片很大的荷叶,用手高举着将它撑在林挽歌的头上。林挽歌会心一笑,干净的笑容像是一股清澈的泉水般旋转在她浅浅的酒窝里。

此时落在最后的顾挽阳微微一怔,顿了下身子才跟上前去。

踩过一级级石阶,躲进了长廊的屋檐底下,林挽歌将身子靠在木色的栏杆上,望着屋瓦上滚落下来的雨水,啪嗒啪嗒。此时,顾南君正把手里的荷叶扔进了草丛里,身上的西服也有些湿了。林挽歌将身子侧了过来,看见顾南君的刘海上沾上了雨水,走上前去将细嫩的手伸了出来,替他将刘海上的雨水抹去。顾南君露出的饱满额头使他的一张脸显得更加成熟了许多,烟雨朦胧,却也掩不了顾南君脸上泛起的淡淡红晕。

“挽歌,你真好看。”顾南君从未有那么近地看过林挽歌,他看见林挽歌的睫毛密密长长的,每一根都特别细致地卷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来。

挽歌只是笑着,却不说话。两双极美的眼睛都射出光来,灼灼的两束光相遇且交融在了一起。

“我们……那个……我们……还是快些回正厅去吧。”一旁的林挽阳话语有些凌乱。

林挽歌与顾南君两人这才不好意思地回过神来,于是三人一道穿过曲折的长廊回到了正厅。此是林家的晚宴也已经备好,并未有什么新奇的菜色,只是荷叶里包裹着的鸡肉有了股缠人的味道,林挽歌的眼色总是不自觉地搜索并碰触到顾南君,两人的筷尖也总会莫名其妙地碰到了一起。

林老爷似乎是嗅到了这股奇特的味道,笑着说:“你们这是怎么了?”

“挽歌和南君的口味一样,都只恋这荷叶里的一股清香。”顾南君慌忙解释道。

众人都只是一笑,稍稍缓解了一点尴尬。

“老爷。”门口的吴管家突然闯了进来,他的神色有些不好,将左手掌微微一拱,挂在林老爷的耳旁嘀咕着什么。

林老爷的笑容转瞬之间就消散了,随即脸色一沉:“那南君贤侄八九月份的时候可一定得到我林家来尝尝王厨子做的糯米莲藕,有那么一股子藕断丝连的甜腻。”

顾南君一脸的不解:“林伯父这是……”

“林少爷,韩冷韩小姐在外头吵嚷,说自己是您的女朋友,一定要进来见您,您认识韩小姐吗?”吴管家小心翼翼地禀报道。

众人静下来一听,大门口果然传来什么人在叫喧着的声音。

“韩冷,她怎么也跟来了?”顾南君喃喃道。

林挽歌眉头一蹙,生气地看着顾南君。

“打扰了,林伯父。韩小姐只是我和挽阳在大学时的同学,她是家里的独女,所以难免骄纵了些,南君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跟到这里的。”顾南君有些歉疚,给林老爷赔了个礼。

“韩冷一直中意南君,可南君从来没把她放到心上。”林挽阳也在一旁解围。

“罢了,罢了,一个小姑娘家的,在外面也不安全,去把她迎进来吧。”林老爷的眉头略微舒展了些。

顾南君赶忙跑了出去,一身醋意的林挽歌也跟了上去,她想去见识一下这个不知礼数的蛮横小姐。

微弱的灯笼光之间,走进来一个傲慢的小姐,手里拎着一只柳藤编制的箱子,身上像穿了件纱裙,裙摆正随着风在摆动,走近了一些看,脸虽扁平了些,皮相却很是出众,白皙的皮肤咕噜咕噜地像在冒着水,五官分布地很舒服,不浓烈但也不浅淡,脸部留白不多也不少,脸型极为流畅,一股子含蓄的韵味实在与她张扬的个性有些不相符,眼神里倒透着几分傲气,只是到了顾南君的身上便仅剩下了温柔的依赖。

林挽歌见了她咬了咬牙,嘴巴里一个个小肉球在唇齿间咕噜噜地不断起伏,心里想着,倒是个难缠的对手。

“南君,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走了,李伟和我说你要先跟挽阳去他家,我连忙收拾了行李过来,你知道我废了多大的劲才找到这里吗?你不要离开我了,我们以后要永远在一起的不是吗?”韩冷又恼又喜地在顾南君身边发脾气。

“韩冷你不要这样了,我们真的不合适,你完全可以找到一个比我更优秀的男孩的。”顾南君有些无奈。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只喜欢你,我喜欢你穿白大褂,我喜欢你拿手术刀,我喜欢闻你身上消毒水的味道,你喝水,你吃饭,你睡觉的样子我都喜欢。”韩冷边说边直往顾南君的身上蹭。

韩冷走过林挽歌身旁的时候只是扫了她一眼,林挽歌却看着韩冷梳得很精细的鬈发出了神,林挽歌觉得这一头秀发让韩冷不自觉地带了些小俏皮。

一行人走入了正厅,在丫鬟的指引之下来到了偏厅。

林老爷从饭桌上站起身来:“韩小姐,我是林挽阳的父亲林德明,天色也不早了,韩小姐不嫌弃的话就在林府用餐吧,晚些会让丫鬟带韩小姐去东园的客房住下。”

“那韩冷就谢谢林老爷了。”韩冷一点也不羞怯地坐在了新添置的位子上。温热饭菜升腾起的白色的雾之间,林挽歌躲躲闪闪地看了韩冷很久。

……

晚宴散去,丫鬟上前收拾了碗筷,林老爷早些回去休息了,两个丫鬟领着林挽歌一行人来到了东园的卧房。两个丫鬟各自带着顾南君和韩冷去往客房,林挽歌和林挽阳则是回了各自的房间。

“小姐,那个韩小姐人看起来挺活泼的,人长得也好看,就是脾气大了点,我要是男人我会喜欢的,南君少爷不喜欢,我想南君少爷一定是喜欢小姐这样温柔一点的。”流苏和林挽歌说道。

林挽歌心里不是滋味,也没说什么话,就匆匆回到了卧房。洗漱之后,她换上了一条无袖的白色纱裙,月光如水,和着橙红的的灯笼光倾泻在林挽歌的身上。她想起韩冷穿着的白色纱裙来,很不错的垂坠感,特别适合她,想来她的家庭也很不错吧。林挽歌边想着边转了转身子,摇动着的裙摆细细地将月光分叠开来。

“小姐,还不睡吗?”流苏在一旁说道。

“就睡了。”吱呀一声,流苏关上了卧房的门,林挽歌重重地躺在了床上,流溢的亮光不断地涌入她的眼眸:“顾南君,你可不能喜欢上别的女孩子。”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