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状元郎,你有喜了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状元郎,你有喜了》决黛枫桦著_状元郎,你有喜了全文章节目录

状元郎,你有喜了

作者:决黛枫桦分类:穿越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大燕朝最年轻俊美、前途无量的新科状元宋云舒据说因为跌断腿,请假三个月。然而实际上,她根本没有断腿,而是请假回家生了个孩子!更悲催的是,还不知道孩子的爹是谁!连小皇帝都忍不住替她操心:宋爱卿,听说你家胖团子丢了个亲爹?你来看看,丢的是这个俊美风流的腹黑尚书?是这个出尘若仙的高冷国师?还是这个带着面具的妖孽皇叔?美丽勇敢的宋爱卿啊,请做出你的选择吧!要是选不出来的话,朕可以打包全部赐婚给你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于是宋云舒就干脆带着小皇帝加入了收割的队伍,也不是真的让小皇帝干多少农活,只是让他一边体会一下收获自己劳动成果的快乐,一边仔细观察一下科学种植对于农作物的重要性罢了。

小皇帝开心极了,整个人玩的不亦乐乎,浑身沾满了泥土草屑,连脸都糊成了小花猫。

正在其乐融融的时候,忽然一声暴喝传来:“皇上!您这成何体统!”

宋云舒猛地回头看去,却在田埂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高大颀长的身影,更熟悉的,还是那张银质面具,在阳光底下熠熠生辉。

面具男?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然后又听小皇帝软糯的声音在身边嗫嚅开口:“穆、穆王叔……

什么,这个面具男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穆王?

宋云舒只觉眼前一黑。

自己在几个时辰之前,轻薄了大燕最不能招惹的煞神?

小皇帝和宋云舒排排站在穆王楚玉宸面前,低头耷拉脑地挨训。

“身为一国之君,却耽于玩乐,将来如何承担得起一国之重,难道你是想要这楚家江山断送在你手上吗!”

楚玉宸的声音严厉,小皇帝被训得眼泪汪汪,战战兢兢地开口想要解释:“穆皇叔,朕,朕不是在玩乐……”

“皇上当我是眼瞎的吗?要不是在玩乐,你脸上的灰土,龙袍上的草屑是怎么来的?”楚玉宸一国眼刀扫过来,小皇帝立刻吓得汪着一包泪水躲到了宋云舒身后。

宋云舒:“……”

皇上,咱们能仗义点么?这样会让咱们君臣之谊的小船很容易说翻就翻啊皇上!

然而已经晚了,楚玉宸已经注意到了她,炮轰的火力瞬间更加飙升:

“果然是你!本王就知道,留你这种心思不纯、居心叵测之徒在皇上身边,果然是会把皇上带坏的!本王不知道你是怎么蒙蔽了太后,但是从今日起,你,立刻卸去翰林院的侍读学士之职,滚去西北边镇做个县令,永世不得回京!”

宋云舒心中咯噔一下,欲哭无泪。

果,果然要被送去大西北喝西北风了吗?

“不,皇叔,您不要赶走宋爱卿,朕不要宋爱卿走,他是朕最喜欢的老师了!”小皇帝一下子不干了,顿时顾不得害怕,一下子扑出来抱住楚玉宸的手臂哭着央求。

宋云舒微愣,侍读学士,说的好听是个学士,说的不好听,实际上就是个陪皇上读书的高级书童,但是小皇帝却把她当成老师来尊敬了吗?

楚玉宸丝毫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将手抽了出来,冷声拒绝道:

“不行!像这种工于媚上、引诱皇上堕落之人,皇上越喜欢,将来的危害就越大!宋云舒此人必不能留,现在只是送他出京,皇上要是再为他求情,就休怪本王将他推出砍了!”

小皇帝被吓住了,不敢再说话,但是伤心之下哭得一抽一抽的,不住打嗝。

宋云舒心疼坏了,顿时忘了对煞神的恐惧,站起来一把抱住小皇帝,拧眉怒瞪楚玉宸道:

“我今日才知道,原来大名鼎鼎的战神穆王居然是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刚愎自用!之前您空口白牙诬蔑我断袖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现在你居然质疑我的职业道德,那我却不能忍,必须要跟你好好掰扯掰扯了!”

“敢问穆王,您口口声声说我工于媚上带坏了皇上,您真的仔细了解过我给皇上授课的内容吗?您考评过我授课的成果吗?最最基础来说,您哪怕过问过皇上本人的课业吗?您知道他是进步还是退步了吗?”

一连串的质问劈头盖脸抛出来,砸的楚玉宸哑然,接着便恼羞成怒道:

“本王今天亲眼所见,难道还有假?你不要告诉本王,你带着皇上玩泥巴反倒是在为他好!”

宋云舒冷笑着斜睨他,满脸不屑之色:“要不然怎么说你刚愎自用呢!谁告诉你我是在带着皇上玩泥巴?实话告诉你,今天这些麦子是皇上亲自耕种出来的,所以皇上才会亲自去收割!往小处说,这是珍稀自己的劳动成果,往大处说,这是为天下表率,劝课农桑,有何不对!”

楚玉宸不由得微愕,这事儿他道真的不知道。

但是看着眼前这小翰林张牙舞爪的样子,他想起之前他扑上来故意抱住自己故意恶心自己的那一幕,心中又是一阵恼怒,冷声道:

“即便皇上有意劝课农桑,每年春祭之时去先农坛祭祀播种也就罢了,何须如此事必躬亲?收割这些杂事自然有无数宫人仆从去做,皇上的时间何其宝贵,怎么能如此浪费?”

宋云舒嗤笑一声:“穆王说的轻松,但您上下嘴皮子一碰,光吐出‘劝课农桑’四个字何其容易,但您知道为何要劝课农桑吗?您知道怎么劝课农桑才行之有效吗?”

楚玉宸语结。

他堂堂一国亲王,怎么会知道农事?当初帝师教他和皇兄的时候也没教过啊!

宋云舒见他说不出话来,就冷笑着哼了一声,然后把小皇帝拉出来往面前一推,拍着他 肩膀鼓励道:“来,皇上,给你皇叔讲讲!”

小皇帝小心翼翼瞥了楚玉宸一眼,声音稚嫩却条理清晰的道:

“宋爱卿带朕亲自播种、耕种、收割,朕虽然劳累,但是却明白了朕所吃的一粥一饭都是这样种出来的,要是没有这一切,全天下的人都要饿死,所以才知道劝课农桑不能疏忽。宋爱卿还教朕要分不同土质、不同肥料、不同方法分开种植,麦苗长得有好有坏,今天的收成有高有底,所以朕知道了劝课农桑不是嘴上说说,而是大有学问,要考虑光、温、水、土、肥五大要素,最合适的种植方法才能种出最多的粮食,喂饱最多的子民。”

“好!皇上真厉害,记得一点都不错呢!”宋云舒毫不犹豫地啪啪鼓掌,毫不吝啬地给予小皇帝最大的鼓励。

楚玉宸却沉默了,眸光复杂地看向面前的小皇帝和宋云舒,好半天才垂了眼皮道:

“是本王……是我行事冲动了。宋翰林带着皇上做的这些事,确实对皇上有益无害,你……做的很好。”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