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幻序新界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幻序新界》免费在线阅读_幻行耀王小说

幻序新界

作者:幻行耀王分类:科幻小说类型:战斗

梦幻般的序石落下。新时代来临,极少部分人类获得了超能力,正义与邪恶的抗争又上升一个阶段。2000年前诞生的超能力者,将站在这个世界的中央。一步步走过这个时代。而在时代的尽头,究竟是一切的终结?还是新未来的开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罗宏云,22岁,是一个超能力者,能力是可以从左手心里释放出一根其他人无法看见的触手。力量很强,连厚厚铁墙都可以轻易劈成两半。

但是,我却很讨厌,甚至是痛恨这个能力。

三年前的发生的事情,我还历历在目——

那天,风和日丽,序石的纳米级大小的碎片落入我体内。而后因为一次家庭冲突,我无意间发动能力,将母亲重伤。幸好抢救即时,母亲保住了性命,但也变成了植物人,三年来,她从未醒过。

尽管父亲原谅并安慰了我,可是我还是心里觉得很愧疚,甚至一度想把自己的手给砍掉,但我还是没有勇气下手。我是一个懦弱的人,从来不果断。

虽然触手其他人看不见,但我能清清楚楚的看见它。

那是一根粗大、散发着暗紫色光、表面布满尖刺的触手——恶魔的触手。

从那以后一旦看见章鱼一类的动物时,我便会回想起误伤母亲的事。

现在,我居住在启典城的一个小公寓里,干着编程员的工作。

今天1554年10月23日,星期六。

早上,闹钟“滴滴”响着。我身子一翻,伸出手关掉了闹钟。

艹,昨晚打游戏去了,忘记关闹钟。

睁开眼睛,又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天花板。

早安,我——

穿好衣服,洗漱完后,我打开了门。

这时,电话响了,我拿出一看,是挚友——林互打来的。

“罗宏云,今晚来庆天烤肉店,我请你们吃烤肉,很贵的,60元一人,康孔浩也会来的。”

吃烤肉,听到这三个字时,我不由得冷笑一声。

上个想吃烤肉的,已经被飞刀给干掉了。

“行,知道了。”

“话说前天晚上那个ID:冰晶静的队友太牛逼了,有操作的呀!若不是她,恐怕我连小组赛都赢不了。”

这边,我苦笑着。

“对,我们两个都太菜了。还有,不要拿章鱼鱿鱼之类的,不然绝交。”

“行!”

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经过了三年岁月的安抚,心中的伤痛已抚平了一些。

趁着今天清空万里,我打算去医院里看望一下昏迷的母亲。

在此之前,我去花店里买了一些水仙花,随后到达了启典城的人民医院。

其他人可以放假,但医院里必须随时有医护人员。

我环顾四周,只看见零零散散的几个病人。

终于到了,157号病室,母亲所在的地方。

心里有些紧张,双手紧握着。

什么呀!我不是已经来过几次了吗?怎么还这么胆小啊!

思想斗争了一会儿,我还是鼓起勇气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妈,我来了看望你了。”我强笑着,轻轻的说道。

没有任何回应,如同将一块石头扔进深不见底的枯井里,听不见一点回声。

这让我既感到遗憾,又感到安心。

望着病床上,已经成植物人的母亲,我的左手心在发痛,没错,那是我正用手指甲抠着左手心。

但很快,我停了下来。向前几步,把买来的水仙花放进床边的花瓶里。

接下来,我提起盆子,去接了一盆热水,然后端回来。并拿出一条毛巾,浸湿,把母亲的脸擦拭干净。

这时,门边,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我回头望去,那人正是我的父亲。

父亲与我面面相觑,但我还是开口打破这奇怪的氛围。

“爸,你也来了。”

“我也过来看望你妈的。”

父亲不好意思的笑了,他穿着厚厚的黑色羽绒服

说真的,这是第一次我也父亲同时来看望母亲。以前根本没有碰见。

对此,我沉默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父亲也知道我一般寡言少语,便走了过来,寒暄道:“你最近这么样?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我过得还可以,倒是爸你,秋天了,衣服多穿点。”

我是真的不擅长于跟长辈交谈,但也同龄人却能聊个有声有色。

……

又一阵沉默。

我愣在原地,过了一会儿,父亲开口说道:“如果你有事的话,那你赶紧去忙吧!”语气中带有一丝遗憾。

我低着头,咬着牙,准备离开了医院。

一出大门,我便看见天色阴了起来。

什么啊!自己这么能一话不说的离开啊!

一边在街上走,一边暗骂着这样的自己。

这时,我经过了[环绕之宇]第第一大队的分部。

那是一座巨大的圆柱形大厦,四周是从上到下的台阶。

我停下了脚步,仰望着这庞大的建筑。

如果当初没有误伤母亲,那我现在应该进入了[环绕之宇]。

其实,我一直认为,跟我有一样经历的超能力者很多,甚至他们的经历比我更惨。

世界上,有很多人想成为英雄,但长大并认识到这个世界以后,大多数人都会放弃这种“愚蠢”的想法,我就是其中的一员。

如果我进入了[环绕之宇],那也是为金钱名誉,而虚假的表演着。更何况,现在我不想发动超能力,无法进入[环绕之宇]。

我有时会抱怨着那颗序石,为什么要选择我,明明能胜任这份力量的人多得去了。可想想,十亿人中只有100000人获得,我是那100000人中的一员,不知是该感到幸运还是倒霉。

“……”

好烦,下雨了。

雨滴落在我脸上。但我没有找地方避雨,而是继续一脸无奈的望着那座大厦,望着大厦中间挂着的四个大字——环绕之宇。

雨越下越大,四周被雨滴击打的“啪啪”声所充斥。

街道上早已没了行人,各种店铺也纷纷关闭。

任凭雨水冲刷着我的身体,仍不为所动。

…………

突然,一把张开的雨伞出现在我头顶,遮住了雨水。

我的头缓缓的转了过去,看到一位穿着黑色休闲服的青年站在我身旁,并且右手里握着那把雨伞。

是火因雨田,我上个星期在医院里遇见过他。

这时,火因雨田欣然笑着,问道:“怎么了?罗宏云。遇到什么不愉快的事了?”

面对他的关心,我抿着嘴、咬着牙,缓慢吐出三个字:“没——什么。”

听到我的回答,火因雨田也不打算多问,他扭头,看着我我刚才望着的大厦。

“[环绕之宇]分部吗?你是超能力者吧!想进去吗?”

“不……想。”

忽然,火因雨田左手搭在我右肩上,我略微一惊。

他开又开口道:“能跟我讲讲吗?闷在心里可不好。”

霎时间,我觉得火因雨田是成熟,可靠的“大人”。

犹豫了一下,我便点头答应了。

…………

被火因雨田带去了小巷内的一间酒吧。我把身上湿透的外衣脱掉,搭在暖炉处烤干。

这件酒吧并不怎么大,柜台前也就十多个座位。

正当我打量着店内装潢时,店长提着两瓶白酒走了过来。

“哟!火因雨田,好久不见啊。”

“宾蒙,看起来你今天生意似乎不太好。”

“你是外行人,酒吧一般只有下午晚上人才多。”

“哦?好吧。”

店长是三十多岁的大汉,黑发,黝黑的皮肤,脸上有着一条触目惊心的伤疤。

宾蒙把两瓶白酒放在柜桌上,同时也看向了我。

“这位小哥是你的朋友?”

“算是吧……”

火因雨田坐在凳子上,并示意我也坐。

我坐了下来,思考了一会儿,开始简述我的经历。

这边,火因雨田和店长都很认真的听着。

……

……

讲完了,我脸红,很害羞,但又觉得如释重负。

“这样的啊,因为误伤亲人,而痛恨自己。”

“我是不是很没用?”

“但总比那些以杀人为乐的人渣好。”火因雨田如同开玩笑说道,同时,抿了一口酒。

我低着头,看着面前的空空的酒杯。

这时,店长给我倒了杯葡萄酒,犹如长辈教诲道:“这不你的错,可是你却选择放弃,逃避。如果你没逃避的话,那就当着我们的面释放超能力。”

“我……”

面对店长的话语,我无话可说。

也对,自从误伤母亲后,我再也没发动这个超能力,一度想把体内的这颗序石碎片给抽出来。

此时,火因雨田一脸严肃的说道:“你只是误伤罢了——可是2000年前有个人,他杀了数万生命,可他也选择背负这份罪恶,向未来前进。”

他的这番话让我一惊,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火因雨田说的就是他自己。

“那我,还真的不如你们。”

对此,我也只有说这几个字。随后,将一杯葡萄酒一口喝完。

这时已经11点半了,我起身打算离开了。可外面还下着倾盆大雨。

突然,火因雨田走了过来,递给我一把雨伞。

“就送你了。”

“谢谢……”

道完谢后,我打着伞,离开了这里。

………………

我离开后。

店长宾蒙走到火因雨田身边。

“我猜你来我这可不仅仅是为了帮助他。”

“当然!现在有点急事。”

说完,火因雨田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张照片,正是他在户缇及博士的书房里发现的那张合影。

然后,他把照片举到宾蒙面前。

“这是我在户缇及博士书房里找到的照片,你来看一下。”

这边,宾蒙拿过照片,仔细的看着。

过了一会儿,宾蒙脸色一惊,指着照片上的男子,说道:“看这个。”

“嗯!怎么了?”

“好像,[环绕之宇]第一大队第七小队队长——魂瞬升。”

听他这么一说,火因雨田打算再仔细看一下,虽然他昨晚反复地看了一次又一次都没认出是谁。

“还是,没认出来是他。”

“虽然你看不出是他,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照片上的人就是魂瞬升。”

说着说着,宾蒙的语气越来越激动,似乎生气了,愤愤的说道:“你可能认不出,但那混蛋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同时,他用手指着脸上的疤痕。

一年前,当时作为混混团头头的宾蒙与魂瞬升战斗,脸上被划伤。

火因雨田一脸平淡的看着正在发火的宾蒙,同时又很认真的思考着:如果那个那男人是魂瞬升,那么那个女人又是谁?还有那个女孩?

毫无头绪。火因雨田无奈的叹了口气,又喝了一口酒。

“对了!”这时,宾蒙想起一件事,说道:“最近[环绕之宇]上头派遣了一位女超能力者来启典城的分部考察。”

“那又如何?”

“传言她单枪匹马的摧毁了[夜心]的一处重要基地。”

“噗——”

听到宾蒙这句话后,刚才还在喝酒的火因雨田一下子把嘴里的酒都喷了出来。

接着,他瞪大眼睛看着宾蒙。

“哇!可以啊!这么强,但还是关我什么事?”

“嗯?”宾蒙一脸疑惑,问道火因雨田:“你不是烟雷先生吗?”

这边,火因雨田给自己倒了杯酒,并喝了一口,说道:“你可能不知道,烟雷先生现在是S的危害等级。我这几天晚上都不敢出门了。”

“好吧。”

“还有……她长得好不好看?”火因雨田又喝了一口酒,望着宾蒙,醉醺醺的问道。

“嗯——”

面对这种问题,宾蒙一惊:感觉要出轨,这渣男。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