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你欠我一个拥抱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你欠我一个拥抱》泗水刘年著_耽美言情小说

你欠我一个拥抱

作者:泗水刘年分类:耽美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有些故事,人们愿意常讲,也喜欢讲。有些故事,人们愿意常听,也喜欢听。为了生他,他的母亲接连生了四个女儿。为了养他,他的父亲在工地意外身亡。他依旧顽劣,依旧乖戾,依旧任性。直到一个女孩的出现,他终于慢慢地改变了自己。直到他改变了自己,他才终于认识到亲情的伟大。为了忠贞的爱情,他倾尽所有,深深地爱上了那个女孩,也让那个女孩爱上了自己。为了伟大的亲情,他毅然而然地回到家乡,带领着乡亲们走上致富之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龙飞安顿好她们母子,便跳上拖拉机,加大油门,又是一路风驰电掣,奔回了张家坑村。

林妙香的姐姐林妙峰已经张龙飞家中等候多时了,正陪着张惜春在大榆树底下嬉戏,乐呵个不停。

林妙香和林妙峰是孪生姐妹。俩人模样相像,性格也相近,但唯一不同的就是林妙峰嫁了个镇上有名的老板魏仲生做媳妇,而林妙香却嫁给了一贫如洗的张龙飞。

眼见张龙飞的拖拉机突突地冒着黑烟驶到了家门口,林妙峰连忙站起身来,撇下张惜春,紧步迎了上去。

张龙飞还没来得及停稳车子,便一眼瞧见林妙峰身着一身碎花连衣裙,轻扭腰肢走了过来。张龙飞心头一紧,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个大姨子嘴尖牙利,每次他们见面都要怼得张龙飞懊恼不止。

果然,林妙峰走到拖拉机边上,垂眼瞧着躺在车里的林妙香,眼睛里泛过一丝复杂的神情。她俯身抱起襁褓中的婴儿,拨弄着他的小脸,意味深长地说道:“哎呦,小乖乖,你可算是来了,这下你妈妈可就算是解放了。”说到这,林妙峰故意停顿一下,又笑着说道:“小乖乖,快说,你跑哪儿玩去了?这么晚才来,害得你妈妈遭了多少罪。”

张龙飞这时从拖拉机上跳了下来,一听林妙峰絮絮叨叨,含沙射影,便有点不高兴地应道:“迟来的总比不来的好。”

林妙峰一听,脸色微微一变。她知道张龙飞这么说肯定是暗指她和魏仲生只育有一个女儿的事。她正想发作,狠狠训斥一下自己这个窝囊的妹夫,却一转眼瞧见林妙香正吃力地支起胳膊想努力站起身来。

林妙峰赶紧把婴儿往张龙飞怀里一塞,转手就去扶着林妙香站起身来,慢慢地从拖拉机上走了下来。

这时,张元春带着两个妹妹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围在张龙飞身边,一个劲地嚷嚷着要看看弟弟。奶奶魏春花也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踱了出来,满脸沧桑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一丝笑容。自从前天张龙飞给家里打电话说林妙香生了个大胖小子的时候,老太太高兴得无地自容,恨不得立马就要瞧见孙子的模样。

张龙飞把怀里的婴儿让魏春花瞧了一眼。魏春花顿时笑得合不拢嘴,激动得眼泪都掉了下来,连声说好。“好,好,这孩子和你小时候出生时一模一样。”

“那可不?咱老张家的儿子当然得随我了。”张龙飞也是喜不自禁,笑着应道。

林妙峰扶着林妙香走了过来,见他们一家人都围在婴儿边上,似乎忘记了林妙香的存在,心头一恼,便没好气地说道:“模样时随了你,可是性格可得随我妹妹。要不一代更比一代强的话岂不就是废话了?”

魏春花知道林妙峰和张龙飞素来不睦,担心他们又会像往常那样互损起来,便连忙打岔道:“随谁都一样,都是我的孙子。那个,他大姨,赶紧的,进屋里去吧,外面热得厉害。”

林妙峰见妹妹林妙香眼睛微闭,脸色苍白,心头一疼,便不再说话,紧紧地扶着林妙香走进了屋里。

大女儿张元春和三女儿张探春一蹦一跳地跟在张龙飞的身后,欢天喜地地走进屋去。只有二女儿张迎春瞧了眼那个只会睡觉的弟弟后,便一声不响地走到了老榆树底下,一屁股坐到了张惜春的对面。

四岁的张惜春正在自顾自地专心玩弄着那只脏兮兮的布娃娃,对身边发生的事情充耳不闻。张迎春瞧着眼前的这个小妹妹,竟然微微地叹了口气,神情很是落寞。

八岁的张迎春似乎很是早熟,小小年纪便会洞察别人的心思,全然不像姐姐张元春那般的温顺,也不像妹妹张探春那般活泼和张惜春那般乖巧。张迎春常常一个人躺在老榆树底下的凉床上,盯着枝繁叶茂的老榆树呆呆地出神。

“妹妹啊,你有弟弟啦,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张迎春冲着眼前的小妹妹突然问道。

“噢,不知道。”张惜春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依旧专心地摆弄着手里的布娃娃,那是林妙峰在她两岁生日的时候买给她的生日礼物。张惜春高兴得不得了,到哪儿都要带着那个布娃娃。

“哎...”瞧着妹妹这般地没心没肺,张迎春又微微地叹了口气,便不再说话,顺势往凉床上一躺,幽幽地想着心事。

这时,隔壁的胖婶一扭一扭地走了过来,摸了一下坐在凉床上的小惜春的脑袋,便乐呵呵地走进了张龙飞的家门。胖婶是隔壁张大强的老婆,也算是张龙飞的堂嫂。她人长得胖,心直口快,口无遮拦,是村里有名的“大喇叭”。凡事进了她的口,不出半个时辰,就会传遍整个张家坑村。

不多久,胖婶便含着一块水果糖又乐呵呵地走了出来,满面笑容,嘴里还念念有词,一扭一扭地走向了村头。

很快,林妙香生了儿子的事情很快就在这个平静的小村庄里传开了,其爆炸性不啻于当年如花似玉的林妙香嫁给了家徒四壁的穷小子张龙飞一般。林妙香的美貌和温柔足足让张家坑的小伙子们对张龙飞嫉妒了一年之久,直到他们的第一个女儿张元春的出生。

林妙香接连生出了四个女儿,这又让村里的好事者赚足了话头。有的说自己当初就没看好他们的婚姻,自夸自己的眼光独到;有的则煞有介事地感叹老天爷的公平;而有的则居心叵测地嘲弄张龙飞的好运气到头了。

张家坑本就是个三百多人的小村子,村子里哪家有点婚丧嫁娶之类的红白事情,似乎就变成了全村人的事情。整个下午,张龙飞家的门槛都要被村里人踏破了。张龙飞也是忙坏了,端茶倒水,递烟送糖,愣是没有挪出半点时间来歇会。直到傍晚时分,前来张家串门的人方才渐渐少了,张龙飞这才有空走进里屋去看一下自己的老婆孩子。

林妙香半躺在床上,脸色已经较之前好了许多。姐姐林妙峰正坐在床边上,拉着林妙香的手在低声地说着什么。

张龙飞不用询问就知道林妙峰在说些什么,也就索性懒得搭理她。他径自走到床边,俯下身子逗弄着熟睡中的儿子。

“睡着呢,别碰他。”林妙香伸手挡开了张龙飞的胳膊,不耐烦地说道。

“咋的啦?我的儿子我还不能看看啊?”

“那你的小舅子你就不能管管啊?”林妙香突然有些失态。

张龙飞一听就怔住了。他没想到林妙香这个时候旧事重提,着实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愣了半晌方才喃喃地说道:“我怎么管?他一个大学生,还用得着我管吗?再说了,西安那么大的城市,我到哪儿找他去?”

“我不管。我弟要是再找不着,我也就不活了。”说着,林妙香竟然嘤嘤地啜泣起来。

张龙飞一见林妙香掉眼泪,顿时就慌了神。他连忙好生安慰着林妙香,说等到忙完这阵子就到西安去,帮他寻找她弟弟的下落。林妙香见张龙飞给了自己保证,这才稍稍止住了呜咽,抬手抹了抹眼角的泪花。

张龙飞转过头去,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妙峰。他知道肯定又是林妙峰在妹妹耳边吹风,说她们的弟弟林翰林多么多么地可怜,她们的父母又是多么多么地伤心。林妙香素来心软,听不得自己的家人受一丁点委屈,这才冲着张龙飞发了脾气。

林妙峰被张龙飞瞪得浑身不自在。她抬眼望了下窗外,见天色已晚,便跟林妙香说自己得赶回家给魏仲生做晚饭。

瞧着林妙峰骑着那辆红色的“木兰”摩托车一溜烟地远去,张龙飞的面部表情甚是复杂,过了半晌方才吐出两个字:虚伪。

这时,大女儿张元春从厨房间走了出来。她已经和奶奶魏春花一起做好了晚饭。她一眼便瞧见父亲站在大门口发呆,便轻步走了过来。

“爸,看什么呢?大姨走了么?”

“丫头啊,我问你,你觉得你大姨好么?”

“好啊。”张元春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那她那辆木兰好么?”

“好啊。”张元春不止一次坐过林妙峰的木兰摩托车,每次都兴奋得直嚷嚷。

“那到底是她人好还是车好啊?”

“都好。”

“哎...”张龙飞竟然微微叹了口气,眉头微皱。“今年骑车是伊人,他日不知谁骑车。”

见父亲突然莫名其妙地冒出这两句话,小元春不明其所以,眨巴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一脸不解。

魏春花今晚显得兴奋异常。做晚饭时,她特意多做了几个菜,准备让张龙飞喝点酒好好休息一下。

张元春和两个妹妹很快就扒拉完碗里的饭,筷子一丢,她们便一窝蜂地跑出去玩了。只有小女儿张惜春吃饭太慢,还需要奶奶魏春花喂着吃。

几杯白酒下肚,张龙飞的兴致也就上来了,数日来的疲倦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眯着眼瞅着魏春花怀里的张惜春,突然开口问道:“丫头,爸爸问你,你有弟弟了,你高兴么?”

“高兴。”四岁的小惜春奶声奶气,一脸天真。

“你做姐姐了,你高兴么?”

“高兴。”

“那你都做姐姐了,你今晚就不能跟妈妈睡了,从今天起你就要跟着奶奶睡了。妈妈要带着弟弟睡觉了,好么?”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