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最弱之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最弱之王》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渣渣渣渣渣不渣小说

最弱之王

作者:渣渣渣渣渣不渣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治愈

懦弱乖僻被别人当成白痴的中二病患者迎来了他的第十六个生日并决心在一个新的环境里痛改前非,可是命运和他开了个玩笑,本被确认死亡的姐姐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且告诉他他所想象的东西是真实存在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冷。

就像是三年前的那个夜晚,我坐在地板上哭到晕厥,冷到瑟瑟发抖。

就算知道这么躺着会生病,就算知道不会有人来管我,我还是这样躺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开始发高烧,连续病了一个星期,当初连死了的心都快有了,可一想到脑海里那张始终挥之不去的脸,我还是拖着病怏怏的身子去买药了,直到一周之后才有所好转。

从那时起我才接受了那个最疼爱我的人早已消失的事实。

我已经没有再去撒桥的对象了,我也不可以再去做那个什么事情都有姐姐顶在前面的小鬼了,明白了这点的我开始去尝试自己生活,像是迷上的漫画男主角那般,仅凭着自己的力量生活,然而我什么都做不到,因为我不是那个“男主角”。

没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寄宿在身体内,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机缘巧合,更加不是什么被选召的孩子,我啊,只是个普通人,连自己照顾好自己这种小事都做不好的普通人。

我也曾挣扎过,也曾努力过,“想要变得出色”这种念头在心里从未消失,我想要让在天上的姐姐看到一个长大了的弟弟而露出欣慰的笑容,想要像那些“男主角”那样,既孤独,又强大。

——那就变成王好了。

不知何时心底传出了这样的声音。

——既孤独又强大的不是才什么男主角,应该是「王」才对!

那么王又是什么呢?这次便没有什么回应了,就像是在刻意戏弄我那般,我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抱着稚嫩的想法,王好像也不错,听起来比男主角帅多了,应该不会丢了姐姐的面子吧?

越来越冷了,我不禁将身子蜷缩得更紧了些,就像是一条干涸土地上垂死的鱼,只能向这个无情的世界展现着它最为丑陋的一面,直到那股温暖的感觉出现,慢慢注入这颗快要枯竭的心。

手像是被什么握住了,我不自觉的将其握紧,然后朝那个方向靠了靠,像是撒娇般抱紧了她。

好温暖,好柔软,而且还富有弹性。

嗯?等一下,富有弹性是怎么回事?这个形容词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地方吧?抱着这样的想法,右手下意识地捏了捏,反馈回来的是好到惊人的触感还有轻微的娇喘。

轻微的娇喘………

一个激灵下我睁开了朦胧的睡眼,然而眼前出现的场景却让我的大脑再次变得一片空白。

一个女孩子正侧身躺在我的枕边,她的脸正对着我,眼睛轻轻闭着,小巧却又不失挺拔的鼻梁,精细但也不缺灵性的眉宇,两颊微红,薄薄的樱色唇瓣上闪烁着淡淡的光,还有因为挤压而显得格外壮观的胸部,而我的手却不知为何轻轻覆于其上。

什、什、什么!这特么是个什么情况啊!?这枕头,这被子,这床,是我的房间没错啊?那为什么这女孩子会躺在我床上啊!不不不不,这个问题暂且带过,我的右手是什么时候处于那种位置的,这可不是遵循我的意志才做出来的,我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吧?

等等等等,为什么结尾会用上疑问的语气?如果承认了的话就会被当成变态抓走吧!?

别啊,我是无辜的…….

正在大脑忙着重新运行想要处理当前的状况时,躺在边上的女孩子好像动了一下,脖子就像是没有上油的轴承,我有些艰难地一点一点转过头去,正好看到她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然后便顺着我的视线向下看去,好死不死的是,我在思考的过程中就没有想到“只要手移开就没有证据”这种简单易懂的事,右手…….它依然自顾自的沉溺于那温柔乡中。

随后便是那几乎可以掀翻天花板的尖叫声。

下意识的收回了手却因为动作太大而没止住势头,本来就已经靠近床的边缘,我就这样直挺挺的向下倒去,可笑的是现在我满脑子浮现的确是那种小说里经常有人大喊“吾命休矣”的桥段。

可背后好像被什么托住了那般,就是托的力气大过头了,我以完全相反的势头前倾,最后一头扎入了某种绵软的物体中,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某种香味使劲往我鼻子里钻,就算我再怎么迟钝也该清楚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这已经不是“不可抗力”这种理由能解释了吧,但在这种时候我倒是开始理解为什么右手会“背叛”我了,这波就算被当成变态揍一顿也值了!

然而预想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没有带着哭腔的咒骂也没有专瞅命根子下手的猛打,对方就仅仅是抱住了我,好像舍不得放开的样子。

被这样抱了约莫两分钟,异常尴尬的我忍不住开口道:“诶?那个,请问……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但耳边传来的抽泣声让我慌了神。

“别、别哭啊……我不是故意占你便宜的,要不然你占回来也行……”

“有这么安慰人的吗!”

抽泣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有些哭笑不得的娇斥,然而抱住我的力道并没有减小,反而还有加大的趋势。

“小天,我好想你。”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没能做出什么反应,只是不停在脑海中思索着这似曾相识的称呼,直到将她和那个记忆中已经有些开始模糊的姐姐重合。

冰冷的感觉席卷全身,我的眼神也冷了下来。

“你到底是谁?”

“我……”

抱着我的她身体突然轻轻颤抖了一下,然后松开了环抱着我的手臂,紧紧抓住我的肩膀。

“小天,你不认识我了吗?”

她看着我的眼睛,用颤抖的声音问我,而我紧闭着嘴巴什么也没说。

“没、没关系,小天不记得了也没关系,我现在就在你的身边……”

“你要扮演我姐姐的角色到什么时候?”

“我没有……”

“别开玩笑了。”

我甩掉了肩膀上的手,几乎是对她吼了出来。

“我的姐姐在三年前就已经死掉了!”

终于还是说出来了,这三年来我一直都在逃避的东西,我也曾幻想过一切都是假的,我也曾茶不思饭不想地等着姐姐回来,我也曾日日打扫姐姐的房间,明明是个连自己房间都懒得打扫的家伙,可无论怎样既定的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思念也好,痛苦也好,执着也好,这些被称为羁绊的东西并没能成为我的力量,反倒是成了我颓废的契机,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了连朋友都交不到的中二病。

你以为……这些都是拜谁所赐啊!

“对不起……”

怎么欺负我都没关系,为什么要扯上我的姐姐?撕别人的伤疤很好玩吗。

“可是我没有死。”

那警察告诉我“无一生还”时痛心的表情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还把我当做小孩子耍吗。

“小天左臂靠近手肘的地方那块胎记还在吗?以前洗澡的时候还特地摸了摸,和别的地方差不多呐。”

“为什么会知道……是昨天趁我睡着的时候偷看的吗。”

我的语气还是冷厉得像是一块冰。

“小天小的时候很调皮,是那种很喜欢捣乱的「熊孩子」类型,当时几乎天天都和别人打架呢。”

她微笑地看着我,我向右平移了视线,躲开了那双还噙着泪花眼睛,应该是巧合,随便瞎猜的,调皮的小孩子可不是什么稀有物种。

“难道连那句「姐姐最好了,将来一定要娶姐姐」的话都忘记了吗……”

“后面那句没说过吧!?”

这样各种意义上都危险的宣言我可没有说过。

“难道这样还不相信我是你的晓夭姐吗……”

她的手再次抓住我的肩膀,而且嘴唇还在微微颤抖着。

“不是不相信而是不敢相信,我真的很害怕,害怕那种期望落空的感觉……如果现在再告诉我发生的一切都是骗人的话,我会彻底疯掉的啊…….”

快要愈合的伤口再裂开,会变得更加难以愈合,如果自闭就能够保护自己的话,自闭又有什么错呢?

“是吗、是这样啊。”

我再一次被拥入怀中,感受着柔和的温暖和沁人心脾的香味,这种真实的触感,幻想不出来的吧。

“我不会再让你的期望落空了。”

没错,这么美丽而又坚强的姐姐不可能是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感受着身上的温暖,泪水抑制不住地涌出眼眶,一直空荡荡的手,也抱住了那算不上宽广的后背。

三年来从未有过的安心感一瞬间溢满了我的胸膛,那个能让我依靠的肩膀终于回来了。

“对了,小天,虽然晚了一点,我有东西想要送给你。”

晓夭姐轻轻放开了我,翻身下床从手提包里翻找着,然后拿出了有点皱巴巴的礼物盒,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向我递了过来。

“生日礼物!但是盒子有点皱了……”

我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把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到身后的床头柜上。

“不打开吗?”

“不了。”

晓夭姐疑惑地歪着头,“以前的小天肯定会拆开的啊?”

“那样的话就太贪心了。”

因为最好的礼物我已经收到了。

我眼神温柔,微笑着给出回答。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