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对你的心动不请自来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对你的心动不请自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纪舟的小说

对你的心动不请自来

作者:纪舟分类:校园小说类型:宠文

乍见之欢,久处仍怦然。这大概就是郑休宁对宋茗叶的感觉。陪他的小朋友从晨间走向迟暮,从乡野走向人生,再回首,我们原来互相搀扶着,走出半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那天起,宋茗叶冷淡的态度似乎改变了不少,和郑休宁也逐渐称得上是朋友。

在干活的间隙,偶尔也会和郑休宁搭上几句话。

直到那日,那日的暴雨,浇在了两个年轻人的心头。

虽是中午,天色却黑压压的怕人,宋茗叶下午便没再去田里,而是留在家里,静静等待夏日的暴雨来临。

宋父仍然在邻市,尚未回来,宋茗叶的感冒也早已好了。

门却突然打开,宋茗叶本坐在屋檐下发呆,看到有人进来,本能的站起身来,与撑伞进来的郑休宁四目相对。

天空黑沉,撑伞的少年步伐缓慢而坚定,一步一步向宋茗叶走来,

“今天,不去田里么?”

宋茗叶微微点头:“嗯,大雨就不去了。”

“那好,”

说话间,郑休宁已走到了宋茗叶的身边,将收好的伞摆在一旁,默默走进屋去搬了那把上次坐过的椅子出来,并于宋茗叶的椅子身边。

“一起看雨吧。”

宋茗叶微微愣了会,点头:“好。”也并肩坐下。

大雨如期而至,宋茗叶和郑休宁比肩于老屋檐下。

院中大雨滂沱,两人静坐观雨,女孩专注看雨,男孩只不发一言。

只是男孩目光却是不时飘向身边的女孩。

也许是暴雨一扫夏日的炎热与沉闷,亦或是身边人,让宋茗叶感到温柔而安然。

暴雨来得快,去的也是,不过个把小时,已不见一丝雨滴,大地被雨水冲刷出崭新的模样,不复夏季太阳炙烤的干涸。

经雨洗刷后的天空格外澄清,彩虹悬挂其中,映衬在少女的身上,霞光万丈。

“你看!好漂亮的彩虹!”宋茗叶站起身来,手指远方的天空朝郑休宁喊到。

“嗯,很漂亮。”郑休宁也站起身来,目光灼灼,盯着身旁的女孩说道。

“从来没看到过这么清楚、漂亮的彩虹啊”

宋茗叶未注意到身边人的目光,眼里充满了对看见彩虹的欣喜之情。

郑休宁语气也充满了轻快,“嗯,我也从来没看到过。”

小女孩对彩虹的欣喜,表现出来的属于少女的那份纯真,他终于找到了。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话间,郑休宁将两人的东西收拾好,拉着宋茗叶出了宋家门。

一路向村东走去,郑休宁没有再拉着女孩的手,因为他知道,在这样一个村子里,这种行为带给女孩的,绝不是什么好事。

不久,便到了一座气派的大院前。

“进来吧。”郑休宁推开门,朝着身后的宋茗叶说道。

女孩记得自己曾未经允许擅自进来过一次,虽是无意但终究心虚,慢慢的磨蹭进了门。

“陈叔,备车。”郑休宁朝从后院走近来的陈叔说道。

老人穿着一袭园丁服,头发花白却目光如炬。

“陈叔好。”宋茗叶赶忙鞠躬行礼。

“你好。”陈叔微微鞠躬后站起身默默打量着这个女孩,目光澄澈,但愿没什么坏心思,陈叔在心里想着。

“陈叔,去‘盛夏’。”郑休宁说道,便拉着宋茗叶往车库走去,身后的老人看着二人紧拉的双手,一时晃了神。

这里的车库并不大,郑家却也摆放了三台豪车,在这样一个乡镇里,足以显示其家底之雄厚。

宋茗叶默不作声,只默默观察,注意到角落里那台黑色的车,似乎和那位前来说要娶姐姐的坏人的车,一模一样。

车轮一路向前,宋茗叶靠在后座,望着窗外,不发一言。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安静地停在一个酒吧门口。

宋茗叶下车后,望向面前闪着霓虹灯光的酒吧大门,眼底有着惊奇,这是她,从未曾触及的地方。

不知何时,郑休宁已走到宋茗叶的身旁,轻轻环住她的肩:“走吧,带你去看看。”

宋茗叶不太习惯这样亲密的接触,刚想挣脱开,郑休宁却环得更紧,宋茗叶在心底默默叹了一口气,与郑休宁并肩走入室内。

此时已经夜深,天空的黑夜笼罩大地,酒吧内,却是灯火通明的热闹喧嚣之景。

台上女歌手身着吊带短裤,劲歌热舞正带动台下的人一起肆意张扬,在对面的二楼舞台,一位年约25的男DJ正随着女歌手的节奏一起打着碟,身体随音浪摇摆,男生女相的皮囊尽显妖娆,与同样绝色的女歌手相比,倒让人分不出个高下来。

宋茗叶第一次见这样的场景,不免有些胆怯,朝着郑休宁的方向缩了缩,引来后者嘴角一抹轻笑。

“宁哥。”

“宁哥好,嫂子好。”

一路走来,无论在喝酒还是在蹦迪的人纷纷放下手中酒杯,向着郑休宁和宋茗叶问好。

“。。。。。。嫂子?”宋茗叶在郑休宁怀中,微微抬起头,语气中带着些许朦胧

“不用理他们。”郑休宁带着宋茗叶向二楼的包间走去。

留下身后满场的议论纷纷,郑休宁亲自带来的女孩子,这可是头一回,带来这儿,又是怎样的蕴意。

推开包间门,屋内灯光昏暗,却也看得出有人已慵懒的躺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外头纸醉金迷的喧嚣。

“啪!”郑休宁将灯光开到最亮,那人也完全暴露于二人的视线之中,原来正是那位妖娆(?)的男DJ。

杨避瑾,也是这间酒吧的老板,是郑休宁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哥们,今年不过22,比郑休宁大上三岁,父母在他17岁的时候因为生意失败,烧炭自杀,杨避瑾从那之后便从国外的学校辍了学,两年后自己开了这家酒吧,并逐步成为A市最大的酒吧。

“哟,原来阿宁喜欢这种小妹妹。”杨避瑾仍是懒洋洋的,语气轻佻到。

“找死?”郑休宁目色不善。

杨避瑾很少看到这样的郑休宁,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始正色起来:

“开个玩笑,你好呀,我是杨避瑾,你可以和阿宁一样叫我避瑾哥。”

杨避瑾向宋茗叶正式的介绍了自己,这很显然,他愿意接纳宋茗叶融入他们的圈子,尽管眼前这个女孩看起来土里土气。

宋茗叶见到生人有些紧张,还没来得及回话,包间门又被人从外面大力的推开。

进来的正是那位控场女王的女歌手,辛夷,她是杨避瑾的女友,用杨避瑾的话说,就是从外面捡回来的崽儿,只能好好养着了。

“阿,你就是小叶子吧,你好呀,我叫辛夷。”辛夷进门直冲宋茗叶而去,一把拉住她的手,在舞台上充满魅色的大眼睛此时正直勾勾的盯着宋茗叶,让她想起了,村头老李家……的那只狗。

宋茗叶忍不住本能地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辛夷乌黑亮丽的长卷发。

瞅见这一幕的杨避瑾忍不住“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在吃了辛夷迎面而来的一个爆栗之后,变得老实了。

郑休宁见辛夷的手松开后,默不作声的将宋茗叶往自己的方向靠了靠。

辛夷此时已在沙发坐下,瞅见这一幕,不禁:

“啧啧,年轻就是好呀。”

“媳妇儿,我两也年轻。”杨避瑾插了句话。

“你闭嘴。”

理所当然的,杨避瑾的头上又挨了个爆栗。

无视某人的一脸委屈巴巴,辛夷目不斜视的问了一句:

“确定?”

郑休宁当然明白他在说什么,只微微点头,并未作答。

他不想吓到眼前这个尚年幼且怯懦的女孩。

“喝酒喝酒。”辛夷给宋茗叶端了杯橙汁,四人举杯。

辛夷站了起来:“楼下有点事,我去看看。”

杨避瑾作势也要站起来,并将手中的一个信封递给郑休宁,在郑休宁准备去接的时候,辛夷一把拉住沙发上发愣的宋茗叶溜出了包间。

郑休宁微微皱起眉头:“管好你女人。”

某人只是歪头耸了耸肩,一张桃花脸上仍是充满了无辜。

“事情有进展了?”郑休宁看完信封内的东西问道。

“快了,查到那老东西跑到哪里去了。”杨避瑾面色阴沉,想起5年前的悲剧,手上的力度逐渐加大。

郑休宁看见了他手上暴起的青筋,走过去拍了拍肩,十年的默契让他两都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杨避瑾微微点头,也逐渐放松下来:“嗯,我知道。”

“有什么事,跟兄弟说一声。”郑休宁嘱咐道。

“去你的。”

杨避瑾轻笑,他又想起郑休宁这次昨天电话里跟他说的话:

“我好像爱上了一个女孩。”

他还以为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千金,理所当然的门当户对,却没想到是一个命运多舛的苦命小叶子。

郑休宁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她,也许是城里的生活太辛苦了,当时尚且陌生的宋茗叶给他带来了生活不一样的感觉,又或者是,只是喜欢,无关任何原由,遇见了,我便爱她,遇不见,我便等着与她遇见。

总之,他确实,甘愿对一个女孩俯首称臣了。

“你要带她,来到这里?”杨避瑾轻轻摇晃手中的高脚杯,陈酿的葡萄酒在灯光的渲染下,鲜红而又妖艳。

“我会带着她,一步一步走出来。”

郑休宁语气坚定,其实如果宋茗叶愿意,完全可以靠着郑休宁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可从这些天的相处来看,宋茗叶虽然胆怯,眼底深处却有着不可动摇的坚持与毅力,他想要带这个女孩子,一步一步成长,一步一步,走向他的人生。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