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少侠出没,请注意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少侠出没,请注意》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幸福飘飘的小说

少侠出没,请注意

作者:幸福飘飘分类:武侠小说类型:江湖恩怨

所拥有的,不过是一颗心。除此,不过空虚,不过余赘。引:季府来了几个不速之客,这一拜访,揭开了一个阴谋的序幕。季老爷安排季家少爷和书童踏上了寻找真相之路。一路上,有铿锵镇真假女将军,长寿村谷精草变异,千门梅月教赌局中局,神秘峡谷的花田用来做什么,灵感村的青壮年去了何处,国公府的子女将碰到什么,徐太妃期待的又是什么?六位少侠过云居山八十八阵会有什么奇遇,真相会在什么时候揭开,而结局又会是什么?你还不快来看《少侠出没,请注意》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致的情况季云翔都已经跟刘英美仙说过,她们也都表示自己将生死不弃,同生共死,感念平时对自己的理解和关爱。美仙单纯善良,一心担忧于自己的几个孩子,也明白自己如果一起只会增加负累。刘英的秉性却并未曾改变分毫,她开口道:“妹妹,你也是劳苦功高,虽然出身卑贱,却也传了季家香火,虽然说你愿同云翔同生共死,却不见得是很好的主意,不如就让云翔为你另择夫婿,许你夫婿银两,有你的安生好日子,你觉得如何?我跟云翔长青弱弱打算进京,进虎穴一探究竟,带着你始终不是特别的方便。”云翔未曾说话,美仙残然一笑:“也是好的,那我去收拾几件衣服。”

刘英对着云翔微微一笑,“你看吧。”

许久,美仙未曾出来。弱弱去一看,早已是自挂房梁,死得透透的。人心恶毒之甚,杀人先杀的心,妒忌的妇人做出的可怕的言行。

刘英怔了怔,眼角挂着泪珠:“云翔,我是为了她好呀。真的是没有恶意的。”

一个女人得不到所爱之人的爱,被怀疑试探的时候就应该以死明志啊,如果是值得的人。可惜美仙终究不是她丈夫的所爱,只是生儿育女的工具罢了。

季云翔伸手搂住伤心的刘英,叹了一口气,安慰说:“我知道,我们进京去罢。“

第二天,芙蓉镇的大街上熙熙攘攘,一群人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

”你知道吗?听打更的说,昨夜三更季府突发了一场大火,偌大的季府被烧了个干干净净,没有人从里面逃出来,想是都烧在里面了。“

“季府是比较奇怪,早上的佣人都散了,下午的时候又听说季家的小妾自缢了,刚派人厚葬了。”

“这大晚上的就起火,是不是小妾是被害死的啊。”

“谁害呀?季家的主母听说给小妾的家人又是送钱又是送物,她的家人很是感念她的恩德呢。”

“这样宽宏大量的主母也是很少见的,不要坏了别人的声名。”

“不定是小妾偷人,为了遮羞就家法处置了,就上午季家主母好像还在物色一个男的,说是又赠钱又赠房的,好把那个小妾赠出去呢。定是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要不季老爷的个性怎么会这么处理?”

“也是啊,都有三个小孩。”

听着大家的议论纷纷,辣椒一脸的深沉,探听到这个小主母已死的消息,想着不知道怎么开口跟少爷说,跟沈姐说。家毁人亡的事情,该怎么让年幼的小孩接受呢。

牡丹正在家里忙碌,房子不大,仅有两个房间。沈姐给了一些银两,让牡丹去买了一些米菜。

大家正吃饭的时候,辣椒回来了,她向沈大娘打了手势。

“主家府中起大火,烧得一干二净,少爷生母已死,其余人等都已遣散,老爷夫人不知所踪,一如老爷所说,是非之地不久留,我们该怎么办?何去何从?”

“尸骨有没有发现。”

“那倒是没有,我有折回去看过,未曾有见到,或是老爷躲避起来了,以老爷夫人的身手逃出火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除非老爷他们借此遁走。。”

“唔。”妙香沉吟半晌。

“直说吧,老爷有书信留下。”

沈大娘叫过冠松,冠峰和梅香,书童和牡丹,月姐也都在场。看着沈大娘一脸的凝重。

“少爷小姐,你们要站好,仔细听我说,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说。”

冠松一贯的云淡风轻。早就知道这一行不会简单的,才半天就有事情可以说啦。冠峰心想:”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除了大母我可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梅香一言未发,只是看着沈大娘。

“少爷小姐,你们的亲生母亲去世了,季府被大火烧得精光,老爷夫人也没有人看见逃出来,这里有老爷留下的几封书信,少爷可以拿去看下。”

梅香“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牡丹抱住梅香不知道说什么好。冠峰顿时呆住了,也忍不住呜呜的哭起来,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呀?妈妈呀,妈妈?”

冠松只觉得头一嗡,伸手接过书信,只听见耳朵里的嗡嗡作响,信上的字眼都仿佛一个个在开花。完全看不见写的是什么。只是在强制冷静着。

沈大娘看见冠松他们的样子,说:“你们先哭一会儿。”

姐弟叁个抱成一团,呜呜咽咽的,一下子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天地间的血脉至亲就剩下了眼前的人儿,那份悲恸心伤笼罩在三个人身上,仿佛能听见他们伤心而快要碎裂的心。

杜鹃看着少爷,昨天比自己幸福的少爷现在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看着他小小的坚强的身体,是有多少的悲痛压抑在心间呀。

哭声从高到低到无声,冠松冠峰梅香瘫坐在地上,沈大娘把他们抱到床上,开始读他们父亲写给他们的书信。

“冠松冠峰还有梅香:“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说明我们都已经不在了。”

“嗯,嗯。”孩子们带着哭腔回应着。

“继续读吧,大娘。”冠松强自镇定地说。

“事情很是紧迫,为了你们地安全,为父就把你们托付给沈大娘她们了,以后她们就是你们的娘亲。冠松处有一锦囊,可以叫沈大娘打开,里面有信物。可以拿着去找我的师父,他住在云居山,不容易见得到,你们一定要见到,请他教授你们武艺,告知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信物只可以用来恳请师父教授武艺,请他老人家帮忙出谋划策。切记切记。”

“冠松,不要怪为父,事件错综复杂,难以言明。这已经是最好的安排了。以后弟弟妹妹你一定要照顾好。”

“沈大娘,稚子无知,就交给你们了。”

“另书童二人,如不愿一起,可给予银两送回家中。”

“父:季云翔。”

沈大娘对牡丹说:“我们要准备去云居山,你们可以再做打算,如果愿意,也可以一起。只是路途遥远,旅程艰险。”

一直沉默的清冲说:“大娘,我是个孤儿,我叔叔婶婶把我送进季府,我也无处可去,就跟着你们,你们就是我的家人,少爷还是我的少爷。”

牡丹细思量:“季老爷此事早有安排,怕是惹了厉害的仇家,我若知情,必死无疑,不如和杜鹃一起跟随去云居山。”

牡丹说:“大姐,我们也愿意一起,还有事情就是杜鹃其实是我的女儿,为了生计,不得已女扮男装去季家当了书童。”

冠松不由得多看了杜鹃一眼,这少年,哦,不,这女娃子吗?一点也不像呢。

沈大娘沉默了片刻,说:“牡丹,你们留下不是特别安全,那就一起吧,以后我们有福共享,有难同当。”

“我们连夜出发。”

一行人趁着夜色,在暗夜掩护之下,离开了这个仅仅呆了一天的地方。杜鹃回首看了看破落的房屋,这几年,母亲辛苦拉扯自己成长,房屋虽破,生活艰辛,可是也有许多的快乐和欢笑在记忆里,不可磨灭!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