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傲娇宠妻:总裁买单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傲娇宠妻:总裁买单》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粉你选择著

傲娇宠妻:总裁买单

作者:粉你选择分类:总裁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经过了这样一个波折,两人之间的感情更升华了许多,许洛洛也突然意识到了要更加珍惜,因为一切都是不定数的。任邵言为许洛洛擦掉泪水:“那我可要好好做一下旅游计划了!”一段故事算是结束了,但是有更美好的另一段故事也开始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远远的就看着许洛洛在跪着,任邵言心中一沉,他还没等过去呢,就被陈雪琴给拦住了:“儿子,你昨天晚上回来怎么没跟妈说一声,咱们都好久没见了,妈妈都想你了。”

每一次任邵言都会去跟母亲去问好,非常孝顺,而这一次却很例外,陈雪琴知道这变化来自于许洛洛。

“对不起,妈,昨天晚了,我就没有打扰你。”

陈雪琴拉着儿子的手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满足,而后又指挥跪在地上的许洛洛,“你看不到啊,那柜子上那么多灰尘吗?起来擦一擦。”

许洛洛勉强站起来,身体已经摇摇欲坠了,她一直在撑着,眼睛花的厉害,几乎看不清东西。

陈雪琴在观察任邵言的表情,按理说自己的儿子他清楚,任邵言不是那么容易动心的人,不会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对一个女人有恻隐之心。

好在任邵言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

许洛洛已经在费力地擦柜子了,他只觉得五脏六腑,你的力气全都被抽空了,整个人特别像踩在棉花上一样,随时都能倒下去。

“儿子,你对这个未来妻子还满意吗?”

任邵言知道母亲不喜欢许洛洛,而自己也应该跟母亲一样,毕竟那个早早就离世的女孩是自己的亲妹妹:“不满意,让她走吧。”

任邵言这是故意的,也许走了对许洛洛来说是个解脱,许洛洛那个洒脱性子,估计也不爱上豪门当这个金丝雀。

“傻儿子,当然不行,你别忘了,你妹妹是怎么没的。”陈雪琴想起那件事情,眼中就充满着恨意,“是他们家欠我们家的,给你妹妹报仇已经晚了这么久,他在黄泉之下一定会怪我这个妈。”

任邵言一直忍不住的用余光在看许洛洛,许洛洛面无血色,真的很虚弱,看起来随时都可能晕倒。

那么瘦小的一个身子,那么小的年纪,却要遭受这些,而这一切仇恨跟许洛洛其实没关系,是他父亲造成的。

任邵言起身准备要走:“妈,我有点困了,我想早点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儿子,你别着急走,你不觉得这画面看起来特别的赏心悦目吗?”陈雪琴的脸上挂着只有报复者才有的畅快笑容。

在任邵言的眼中,自己的这个母亲虽然严厉,但是不乏慈爱,对自己也是很好的,然而现在的陈雪琴却让任邵言有些陌生。

就在任邵言要走的时候,陈雪琴突然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有指挥许洛洛:“许洛洛,你过来,邵言的鞋子脏了,你帮擦一下吧。”

许洛洛努力的睁着眼睛才能保证自己不晕过去,她本来就有点低血糖,不吃饭的话很容易晕倒的,然而就算说出来也没有人会在意这些,所以干脆就忍着了。

“好的,夫人,稍等我一下。”其实许洛洛不是在拖延时间,他是在努力的维持着清醒。

任邵言看许洛洛要过来了,他实在是于心不忍,许洛洛太小了,任邵言开口阻止:“算了,你不用过来了,我可以自己解决。”

任邵言想坐在沙发上低头给自己擦鞋,然而还是被陈雪芹给阻止了:“有现成的人不用,干嘛自己,儿子,这女人是你未来的妻子,她理应为你做这些。”

没有违抗过母亲,任邵言的字典里就没有这个词汇,可是这一个心中的小怪兽却在叫嚣。

许洛洛非常费力的,终于走到了任邵言面前,又很艰难的蹲了下去。

当许洛洛手上的布,碰到任邵言的鞋子的时候,任邵言终于忍不住了:“好了,不用你擦了。”

“儿子,我就知道你会心软,可是对于仇家的女儿不用客气。”陈雪琴脸上依旧是那样扭曲的表情,“她也只配给你擦鞋,许洛洛永远不会成为你的妻子,因为她根本就不配。”

许洛洛擦鞋的手不动了,下一秒,眼前一黑,直接倒了下去。

许洛洛就那么躺在地上了,任邵言心中一动,他弯下身去将许洛洛抱起来,他焦急的样子,是在家里所有的人都不曾见过的:“小七,快点请大夫过来。”

任邵言一声令下,带着不可撼动的权威,就连陈雪琴这时候都被他吓住了,不敢再说话。

任邵言抱着许洛洛,将人抱到楼上的卧室,又让她可以躺在舒服的床上。

许洛洛迷迷糊糊的,但是还能从眼睛里的微光,看到任邵言焦急的样子,她想要张口说话,却像是干涸的湖里一尾搁浅的鱼,张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似乎是看到了许洛洛想要跟他说话,任邵言握住许洛洛的手:“什么都别说了,没事了,你好好休息,医生一会儿就来了。”

许洛洛很倔强的,终于说出了话:“任邵言,我好饿呀。”

一瞬间,任邵言突然有些想哭的冲动,此刻躺在床上的许洛洛,就像是一个濒临绝境想要向他求助的可怜小动物。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阻止就是助纣为虐,对着一个无辜的18岁女孩,都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后悔瞬间占据了任邵言的内心,他不应该继续这样了。

任邵言的大手摸了摸许洛洛的头发,像是安慰她一把:“没事,都过去了,等一会医生过来,在她的指导下,我会让你吃饭。”

任邵言隐约知道这么长时间没吃饭了,应该吃一些易消化的:“小七,快点,给许洛洛准备点儿粥。”

小七跟了任邵言那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急躁的样子,任邵言永远都是有条不紊的,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在他心中引起一丝的涟漪。

可是今天却破例了,还是为了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女孩。

医生很快就来了,许洛洛是因为过于劳累和没有吃东西引起的晕厥,问题不大,只是腿上的淤青还需要上点药,不过也要过些日子才会好。

香香软软的白粥终于做好了,许洛洛连端着的力气都没有,要任邵言吹凉了喂给她。

许洛洛狼吞虎咽的样子,任邵言看在心里十分不忍,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许洛洛整个人都是圆圆的,像个可爱的糯米团子,如今又瘦又憔悴。

“慢点吃,小心会烫到你。”任邵言说完之后,自己都惊讶了,他从未如此温柔的对待过别人,把自己都惊到了。

许洛洛冲任邵言笑,脸上还有一个浅浅的梨涡,虽然嘴唇没有任何血色,可是许洛洛还是在倔强的笑着。

就像是永远在努力照亮别人的小太阳,永远不会有能源枯竭的一天。

许洛洛几乎是囫囵吞枣,因为她实在是太饿了,连精细的咀嚼都来不及,就吃了一大碗。

任邵言看着许洛洛感受到了生命的力量,年轻就是好,吃完了粥没一会儿,脸上就有血色了,力气也在慢慢的恢复。

任邵言掀开许洛洛的被子,露出她的小腿,然后看着许洛洛征求她的意见,医生让我给你上药膏。

鉴于今天是任邵言救了自己,许洛洛对他的亲密度又增加了几分,觉得任邵言其实是个大好人。

“嗯,那就辛苦你了。”

其实许洛洛一直渴望有个哥哥,任邵言几次保护她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大哥哥一样,许洛洛多么希望他是自己的亲哥,长得又帅又,会保护自己,还那么有钱,可惜不是。

他们是被命运强行地牵到一起的可怜人,许洛洛有预感,在这个家里待不了多长时间了。

任邵言虽然手脚很笨拙,在接触女孩子的时候也很僵硬,可是还是很用心的帮许洛洛涂好了膏药,又贴好了纱布。

许洛洛看着任邵言的杰作,真情实意的说了一:“有点丑啊,大帅哥。”

“我比你大很多,别这么没大没小的。”许洛洛这一晕倒,任邵言对他态度大大的转变。

因为等到她晕倒,任邵言这才意识到,许洛洛是那么的脆弱。

“明天一早我就安排你走,今天好好休息吧,在这里的一切,你就当做一场梦吧。”

这么快就要解脱了吗,许洛洛心理上很高兴的,可是一想到会离开任邵言,为什么心里酸酸的,会有一些不舍。

明明他和严桐年被棒打鸳鸯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感觉,许洛洛甚至都忘了,还有一个刚刚确认关心的男朋友

许久没联系了,也没怎么想起他,难道自己是个无情的女人。

“你好好照顾自己,我先走了。”

任邵言刚要走,却被许洛洛拉住了手:“你的意思是说明天要把我送走吗?那我以后是不是见不到你了?”

任邵言还算有些幽默的:“没事,如果实在想我了,就去看财经新闻。”

许洛洛又笑了,小酒窝又出来见客了:“任邵言我发现了,原来你还有点小幽默。”

“别贫嘴了,休息吧。”

许洛洛就是不舍得,非要拉着任邵言,也忘了一个女孩子该有的矜持:“你别走嘛,再陪我待一会儿,明天我就看不到你了。”

任邵言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个女孩子有不舍,甚至在许洛洛央求自己的时候,一向冷若冰霜的他,却想不出一个词语回绝。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许洛洛不但没生气,反而笑得眼睛弯弯的:“你不用嘴硬,我知道你喜欢我的,我也喜欢你。”

许洛洛说完之后,任邵言的脸上有两坨可疑的暗红,许洛洛补充:“你想到哪里去了?不是那男女之间的喜欢就是朋友之间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