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双子小说网 > 小说库 > 浮屠错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0日

《浮屠错》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樽前月著

浮屠错

作者:樽前月分类:历史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你眼前的我,是红尘万丈;我眼里的你,是化外一方。辩机,希望来世,你,可以成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夕阳西下,山头那一轮骄阳早早收了刺眼的光芒,只余下一抹娇羞的红。

山野间的夜晚总是来的特别的早。稀疏的星点挂上了夜幕,弦月慵懒地倚在山头。朦胧的月色笼罩在山头乡野间,显得鬼魅而又神秘。

远处若有似无的惊雷预示着雨季的即将来临。不一会儿,雨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带走了山中白日里的余热,添了几分入夜该有的凉意。

想起草庵屋外白日里晒着的草药还在屋外,我便批上蓑衣,戴着斗笠,立身于这潇潇夜雨之中。春雨惊春,润物无声。这是苍天对世人的馈赠。

我慌不择乱地收拾着被雨水淋湿倒地的草药,只望得庵门外不远处站着一个执伞的人。那人执伞立于雨中却因为这夜色的原因辨不得人颜。我想着,有谁会入夜来着深山老林看我这苦行的僧人,许是我想多了。

我只当自己是想多了,自顾自地将埋没在泥泞里的草药拾起,掸了掸周遭的淤土。

那执伞的人影不说话,却向我走近了几步。

“辩机。”那人影缓缓开口。

“阿弥陀佛。”我抬头望向那人。

那人却收了伞。只静静地凝视着我。

“不知驸马大驾光临,贫僧有失远迎。”借着灯火,我看清了来人的面貌,是房遗爱。大唐的驸马,李世民的乘龙快婿,也是高阳的丈夫……

“辩机,你怎识我?”房遗爱瞪大了眼睛盯着我问道。

“早前随恩师道岳在宫里讲解佛法之时匆匆见过驸马一次,只得片面之缘。”

我将房遗爱请进了草庵。炉上,正烹着一壶茶。氤氲的茶气拂去了夜雨的湿气,添得几分香。

“辩机师父这日子,过得还真是逍遥快活啊,果真像极了避世在外的隐士居客。”房遗爱正襟危坐,像是一个在审犯人的高官。却也不是,房遗爱本生就是个高官,这犯人,不用说,自然说的是我了。

“山野乡间的粗茶漓泉比不得宫里的琼浆玉液。驸马说笑了。”

“她有喜了。”房遗爱轻抿了一口茶冷冷地说道。

我知道他口中所说的是何人。无非是高阳。

当从房遗爱口中得知高阳有喜这事的时候,我原本直起的身子僵在了半空中,续茶的手也颤抖了几分。杯中的茶溢了出来,溅到了案上。

“那,真是要恭喜驸马了。”很快,我借着擦拭案角的茶渍定了定神。

“孩子,是你的。”房遗爱望着我说道。

我无法直视房遗爱的眼睛,说到底对于房遗爱,我还是有罪过和愧疚的。夺人之妻此其罪一,断人之后此其罪二。

“贫僧……”我望着房遗爱似乎想为自己辩解什么,可是,自己何罪之有,归根结底,自己无非是动了凡心,起了私心,自己无非是爱上了一个人。

爱本无错,要说错,或许,错就错在我是一个和尚。在世俗眼里,和尚就该了断红尘心无杂念;在世俗眼里,和尚不能谈情说爱,一旦动情就意味着破戒,意味着大不敬,意味着有违纲常。殊不知,和尚也是人,和尚的心也是肉长胎成。

“我知道,高阳并不爱我。我一早就知道。知道的清清楚楚,知道的明明白白……”房遗爱独自灌着茶,如同灌酒一般。

“可你还是高阳的驸马,大唐的驸马。这一点,很多人都可望而不可及。”

“驸马?呵呵,谁爱当这个驸马谁去当好了。无非是一籍官衔,有什么。”此时的房遗爱像是憋屈已久的人,吐着自己的苦水。

“你爱高阳么?”

“或许爱过,或许……呵……宁嫁田舍夫,不入宰相府……呵,或许从高阳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该知道,这场婚姻,她不情,我不愿,注定受这政治婚姻的煎熬。”

我们不过是命运摆弄的棋子,在命运的棋盘上,已成定局的布局,无论走哪一步,一步错,步步错。我,高阳,房遗爱,都不过只是即将被命运废弃的一颗弃子。

“阿弥陀佛……”我站起身来走至窗前闭目不语。

“辩机,其实我挺恨你,但我也很羡慕你。恨你为什么会得到高阳的爱,却也羡慕你能得到她的爱。”

“雨停了。”我转过身望向房遗爱。“再是怎样激烈的情感,也如同这夜雨一般,初始惊雷起雨声落,最终,也只得回归于雨停雷歇。”

“过两日,我会带高阳来看你。前几日高阳吵着说要来见你,山高水远路上不好走,我没敢应允。”房遗爱喝尽最后一口茶,站起身来望着我。我看得到他眼中的那种凄凉。那种郁郁不得志的凄凉。

“可曾悔过?”我问道。

“只要高阳觉得开心就行。至于我,堂堂的驸马,那么多官衔在身,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也挺好。”

我知道,那并非是房遗爱的真心话,只是他的无心之谈。任何一个男的都无法接受自己妻子被人染指这种事情,何况是一个当朝驸马。所谓官衔,也无非是高阳为了弥补自己对于房遗爱的亏欠罢了。

“不日,我就要动身去玉门关了。”我望着房遗爱眉头紧紧的说道。

“可是去接玄奘大师?”

“嗯,恩师前几日来了书信,说是快到玉门关了。故而想去迎回恩师。”

“要告诉高阳么?”房遗爱望着我,眼神里渐渐失去了柔光。

“不了,此去玉门关,就当做修行罢。”

“雨停了,我也该走了。”房遗爱抖了抖伞上的雨水,径直走出了屋。

“阿弥陀佛。”我望着房遗爱渐行渐远的身影轻声念了句佛偈。

“既然高阳选择了你,那么,要好好对她。这是你欠我的。”房遗爱忽然转过身来对我说道。

我呆呆的伫立在草庵门外,望着房遗爱离去的身影,直至他的身影消散于无尽的夜幕。

雨停了,夜幕笼罩下的山野又恢复了往日的静谧。零星半点的虫鸣声隐去了旷谷的森幽。

凉夜已深,万物皆入眠。唯独我这个挑灯夜书的苦行和尚还手执着一本泛黄的经卷在静静地念着我佛如是。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